基督徒应该支持移除与南方邦联有关的塑像吗?
2020-07-08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在过去的两周里,美国各地都在努力移除南方邦联(南北战争中蓄奴州一方——译注)有关的旗帜、雕像和纪念碑等公共建筑物。

背景:

一些被移除的纪念碑和塑像的例子包括:

  • 美国海军陆战队下令移除所有公开展示的邦联旗帜包括像马克杯、保险杠贴纸和海报这样的东西都要从海军陆战队设施中移除。海军正在采取类似的政策,据报道,陆军预计很快就会做出类似的决定
  • 国会中两党共同提出成立一个委员会的提案,该委员会将就命名军事基地和其他国防部以南方邦联领导人的名字命名设施与地点的做法提出建议。不过,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回应说:“我的政府甚至不会考虑重新命名这些宏伟和极具纪念意义的军事设施。我们作为世界上最伟大国家的历史不容篡改。”)
  •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呼吁拆除美国国会大厦中十多座邦联领导人的雕像。
  • 全国赛车协会(NASCAR)纳斯卡宣布,从即日起,所有活动和设施都禁止展示邦联国旗。
  • 全国最大的新教宗派美南浸信会主席宣布,停止使用一个以奴隶主命名的法槌(联会大会时用以维持会议秩序——译注)。“美南浸信会,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让布罗德斯法槌(Broadus gavel)退役了,”格列尔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我们不想,也不能抹去我们的历史,但现在是时候让这个法槌回到执行委员会办公室的收藏柜里去的时候了。”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

华盛顿特区是一座纪念碑之城。在其68平方英里的范围内,这一美国首都城市拥有160多座纪念碑和纪念馆。其中许多纪念碑,如华盛顿纪念碑和林肯纪念堂,是为了纪念国家领导人。但在整个城市中,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纪念碑,纪念一些不太知名的人物,如纪念“乌拉圭独立之父”何塞·阿蒂加斯(José Artigas)的雕像,以及纪念那些为了拯救船上的妇女和儿童而留在泰坦尼克号上的人所树立的塑像。

无论是献给著名的人还是默默无闻的人,每个纪念物都在传递着同样的信息:不要忘记,要记住这个人或这个事业。与其把事件和人物留给脆弱的史书,不如把对他们的纪念托付给布、花岗岩、大理石和钢铁。但如果所代表的事业不值得纪念呢?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某个公共纪念物应当被拆除? 

2017年,牧师与神学家约翰·派博提出了三个问题,帮助我们思考决定一个公共纪念物是否对一个社区或一个国家有利。在他的这三个问题之上,我还想再加几个问题。

第一,我们希望保留/移除一个纪念物的目的是什么?保罗告诉我们凡事都要“为荣耀神而行”(林前10:31)。我们关于某个纪念物的最终决定应该由我们真正相信哪种行动会给神带来最大荣耀来决定。虽然不是每个基督徒都会同意这意味着什么,但它应该是我们的指导原则。

第二,要纪念的是什么?因为历史是由我们这位有主权的神而护理的,所以基督徒应该同意事实是客观的。但是,因为我们并不拥有像神一样的历史知识,所以我们对历史的解释往往是主观的。然而,认识的主观性不等于故意对历史无知,也不等于在混淆历史与宣传。基督徒应该努力发掘历史真相。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关于南方邦联旗的历史事实究竟是什么。令人震惊的是,有很多美国人愿意为这面旗帜辩护,却不知道这个标志的基本史实,比如它从来都不是南方邦联的官方国旗。只是在20世纪中期,当它被一些种族隔离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团体采用作为标志时,才开始流行起来。

同样令人费解的是,尽管南方邦联明确表示各州想要的主要权利是保护奴隶制度,但基督徒怎么能声称南北战争是关于“州权”的冲突呢?我们应该诚实地对待历史,努力理解我们所纪念的史实。

第三,这个史实是否值得大众钦佩和效仿?对于某些纪念物,尤其是那些为某个原因献上庆祝的纪念物,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邦联旗是白人至上主义者采用的一种象征,因为它颂扬那些背叛国家、为捍卫美国黑人继续被奴役而战斗之人的“精神”。这不是一个值得钦佩或效仿的事业。

不过,当纪念的是一个人时,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考虑下一个问题。

第四,作为记号,象征性地反映某个史实的人是否向邪恶做出了太多妥协,以至于无论想要纪念的史实是什么,这个人都因为太邪恶了以至于不能用他来纪念某个宝贵的精神和成就?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既要考虑这个人的品格,也要考虑他们被纪念的原因。例如,让我们考虑这两个军事领袖:乔治·华盛顿和罗伯特·李(南方军领袖——译注)。这两个人都因为品格高尚而经常被人们记念,然而这两人都是蓄奴者,这一事实是否玷污了他们作为“英雄”的资格?

虽然通情达理的基督徒可能不同意,但我不认为这两个人的纪念物是等同的。华盛顿尽管支持奴隶制这一邪恶的制度,但人们还是因为别的事情纪念他。而李之所以被人熟知,主要是因为他为捍卫奴隶制而战。华盛顿帮助建立了有缺陷的美国宪法(在修正后才将奴隶制定为非法),而李则违背了他捍卫宪法的誓言,支持使美国黑人永远戴着枷锁的事业。华盛顿的精神因他对奴隶制的支持而受损,但李的精神却被莫名其妙地与种族主义的罪恶联系在一起。

第五,我们应该用什么标准作为判断因素呢?除非我们成为破坏一切偶像主义者(iconoclasts),支持移除所有的纪念物,否则我们需要定义一个标准来决定什么应该被移除。从约拿单·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到山额夫人(Margaret Sanger),美国历史上充满了赞同当时白人至上主义的男人和女人。我们如何决定哪些对他们的纪念物必须被丢弃?

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这个决定需要与我们的同胞协商。例如,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愿意丢弃所有纪念叛国的南方邦联领袖或他们在吉姆·克劳时代(种族隔离时代——译注)种族主义继承者们的公共纪念物,但却不会急于丢弃所有当时蓄奴的开国元勋有关的塑像。我们在划定“这个人太坏、向罪恶妥协了”的界限,可能更多的是基于情感而非理性。但我们需要愿意制定一个标准,并为愿意遵从同样条件的其他人辩护。这很可能会导致不寻常的联盟。(例如,当LGBT活跃分子最终因为马丁·路德·金对同性恋的观点而试图移除雕像时,即使是那些反对金博士的人也可能会觉得有必要捍卫他的雕像。)

但最终,我们必须始终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什么能给上帝带来最大的荣耀?如果美国的任何一座纪念碑成为我们的偶像,我们都应该愿意拆掉它;如果我们拆除纪念碑所需的行动会给上帝带来羞辱,我们应该愿意让每一座纪念碑屹立不倒。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应该像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的那样,“使地上万民都知道,耶和华的手大有能力”,并“使你们永远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约书亚书4:24)。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ould Christians Support Removal of Confederate Memorials?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美国
黑人
种族冲突
奴隶制
纪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