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选择做一个带职牧师?
2020-08-04
| Sam Whitehawk

艾德·史泰泽曾经说,带职服事不是一种惩罚,而是一个机会。我现在可以确认他说得一点都没错,但一开始我并不是这样看的。

十年前我还20岁的时候,两个原因导致我提前从圣经学院退学:婚姻和事工。我们的主任牧师和植堂者(他也是一个带职牧师)当时给我看到一个令人信服的服事愿景:要在萨斯卡通(Saskatoon)和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其他地区开始一个教会植堂运动。

于是我找了一份电工的工作,但才干了一个月我就想辞职了。我怀疑自己没有完成神学学位,也没有全职服事,这个选择是不是错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开始发生变化。当我和妻子祷告并寻求建议时,神清楚地告诉我,带职服事是正确的决定。当我在恩典团契教会(Grace Fellowship Church)实习时,建筑业将成为我的“织帐篷”事工。随着我技能的增长,福音的机会也在增加。

神使用我的工作在我们的城市和更广泛的区域里结出了果子。我现在被差派去带领我们在萨斯卡通的第三个教会植堂点,而且当我仍然选择带职服事。下面是我这一决定背后的三个原因。

第一,成为榜样

在我们当地的社区,我们努力表现出我们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努力工作。这不会——也不应该——分散对福音事工的注意力。我们希望向人们展示,当基督徒像普通人一样工作、养家糊口时,顺服耶稣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所有这些都是建立教会的一部分。事实上,保罗也教导并示范了这种以基督为中心的职业伦理(帖后3:7-9):

你们自己原知道应当怎样效法我们。因为我们在你们中间,未尝不按规矩而行,也未尝白吃人的饭,倒是辛苦劳碌,昼夜做工,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这并不是因我们没有权柄,乃是要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效法我们。 

这种工作态度使我们在邻居中得到了更大的尊重和信誉。作为牧师和植堂者,我们寻求树立福音如何影响生活的各个方面的榜样。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是在向这个破碎的世界彰显基督。

第二,传福音

但是,带职做牧师的意义不仅仅是做一个榜样。“为福音的缘故”是保罗的动机(林前9:22-23),他围绕着向失丧的人传福音来安排自己的生活。建筑工作一直是我“与人同得这福音”的机会之一。我有幸与各种各样的人一起工作。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已经能够与他们建立有深度的关系。在这些关系的背景下,我能够讲到基督。

两年前,我开始在一所学校工作。泰瑞是我入职时的指导老师,他是一位很容易与人成为朋友的老人。他已经64岁了,马上就要退休了。他在事业上无比成功,在全省各地都很有名气,很受尊敬。

随着我们关系的发展,我开始与他分享福音。起初,泰瑞不想与耶稣有任何关系,但他尊重我的观点。但后来他的生命中发生了悲剧。我们开始一起工作六周后,他发现自己得了癌症。他不得不停止工作,接受治疗。

在神的恩典下,几个月后,经过多次交谈,泰瑞信了耶稣基督。他加入了我们的教会,时间不长,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祷告会上。泰瑞在退休后几周就作为一个基督徒去世了,享年65岁。他的生命,以及他的永恒,都被神全然的恩典彻底改变了。

他的家人让我在他的葬礼上致哀。在他的朋友和家人,还有我们的几十位同事面前,我得以分享改变他生命的信息。结果,又有一位同事信了耶稣,还有一位正在认真考虑福音的盼望。

第三,更多的机会

我目前的职业是建立技术工种计划(skilled-trades programs),培训像我这样的原住民就业。我现在是本市和本省许多企业的服务提供者。我走遍全省各地,与不同背景的人建立网络和关系,特别是来自原住民社区的人。

最近,我应邀代表学校前往萨斯喀彻温省北部的一个偏远的、通过飞行才能抵达的社区。该镇最近几个月发生了大量的自杀事件,所以我们受命向高中生演讲,通过教育给他们带来希望。虽然我确实讲到了良好教育的好处,但我也能够分享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找到的真正希望。

我的工作给了我无数的机会来分享福音——如果我不是带职牧师,我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神继续赐下机会,让我分享“心中盼望的缘由”(彼前 3:15)。

作为一个植堂者,我所蒙的呼召把我带到了全职牧师所不能达到的地方,得以为基督服务。带职牧师的服事推动我们在本省的每一个社区、城镇、城市和原住民社区建立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带职牧会肯定要付出代价。但我们继续努力工作,相信神,为他的荣耀建立教会。

编注:关于这个主题,另请参见《带职牧师的两难处境》一文。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I Choose to Be a Bivocational Pastor.

Sam Whitehawk(山姆·怀特豪克)是恩典团契教会的带职牧师之一,这间教会位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萨斯卡通(Saskatoon)地区。
标签
牧师
事工
植堂
带职
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