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斯特顿、狄更斯和雾中安慰
2021-02-19
| Jason G. Duesing

G.K. 切斯特顿称查尔斯·狄更斯为雾中诗人。例如,《圣诞颂歌》A Christmas Carol)就以伦敦的雾作为背景,人物、灯和光从雾中浮现出来。

当私刻鲁奇(Scrooge)第一次听到孩子们以“上帝祝福您!祝您万事如意!”的歌声问候他时,他的反应是如此剧烈以至于“唱歌的小孩吓得拔脚就跑,把钥匙孔留给浓雾和与私刻鲁奇更加意气相投的寒霜。”

切斯特顿说,狄更斯的雾并不阴沉或黑暗,而是一种吸引人的东西。对于私刻鲁奇来说,雾把他吸引到了人际关系的角落里。雾“使世界变小,就像那句普通而快乐的呼喊所宣扬的精神一样,世界很小,意味着它充满了朋友。”伦敦的大雾给私刻鲁奇带来了信使,最终我们看到他回到了朋友们身边。

切斯特顿关注的是狄更斯这部作品中带来安慰的主题。毕竟,安慰是“圣诞节所特有的,首先是属于狄更斯的”。是雾让私刻鲁奇看向自己的内心,寻求得着安慰,因为里面才有火炉和盛宴。切斯特顿进一步解释说: 

故事的美和真正的祝福并不在于它的表面情节,即私刻鲁奇的忏悔与否。故事的美和真正的祝福在于真正幸福的大火炉,这火炉透过私刻鲁奇和他周围的一切发出光热。

我们的当代之雾

我们的日子也是一团迷雾。凄凉的头条新闻和文化冲突充斥着我们的街道和网路,混乱在到处弥漫。然而,我们往往并没有把这团迷雾看成是一种对我们的提醒,提醒我们转移到有真正安慰的地方、有火炉和朋友的地方,在每年的最后一个月会自然而然到来的地方。

乔治·麦克唐纳(George MacDonald)圣诞为“祝福全年的一天”。因为圣诞的核心是一个安慰的信息——预示着一个带来“安慰和喜悦”这一信息的国度。

弥赛亚-君王的应许首先出现在族长雅各对他儿子犹大的祝福中,即透过犹大有一位要作王(创49:10)。对此,克里斯·布鲁诺( Chris Bruno)解释说

上帝将王权的权杖,即统治者的杖, 赐给了这个破碎的家族。但犹大的后裔不仅要做以色列的王,还要做万国的王。

神的子民看到这个预言的一部分随着大卫王的兴起而得着了成就,但就那位君王而言,先知拿单说的是:“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撒下7:13)。因此,大卫只揭示了尚未完全实现的应许一部分的内容。

对此,安德鲁斯·柯斯滕伯格(Andreas Köstenberger)写道:“旧约以弥赛亚的应许未实现而结束”,但新约“以一节经文开始,宣布耶稣是大卫的儿子、亚伯拉罕的儿子、期待已久的弥赛亚!”(马太福音1:1)

因此,当主的天使给牧羊人带来“大喜的信息”(路加福音2:10)时,就标志着两约之间对弥赛亚降临这一话题长达400年沉默的结束。

在黑夜中出现了一盏灯,在寒冷潮湿的雾气中一束光开始闪耀:耶稣、弥赛亚、君王来了!巴刻(J. I. Packer)有力地阐述了这第一个降临节的盼望:

圣诞节的信息是,被罪毁坏的人类有了盼望——蒙赦免的盼望、与神和好的盼望、得荣耀的盼望——这都是因为耶稣基督顺服天父的旨意、成为贫苦、出生在马槽。因此,三十年后他得以被挂在十字架上。这是世界上所听到或将要听到的最美妙的信息。

王者归来

目前,虽然耶稣在父的右边掌权(弗1:20-23),但我们还没有看到“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来2:8)。不过,我们仍有盼望,因为耶稣这位“为世上君王元首的”(启1:5)还会再来、全面统治这个世界。他要回到我们这个迷雾重重的世界里,正如启示录21:4所说,“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以前的事会过去,一切忧伤都会不再真实。但是,当我们在恐惧和绝望的浓雾中等待时,愿我们像私刻鲁奇一样,对温暖、光明和希望的接受能力不断增强。就像狄更斯用雾驱使私刻鲁奇走向光明、朋友、安慰一样,神在我们的日子里用黑暗的雾来吸引人归向他自己,他是照耀生活在深沉黑暗中之人的光(以赛亚书9:2)。

弥赛亚王在位和回归的故事就是圣诞颂歌。在寒冷的雾气中,愿它在这个圣诞节和每个圣诞节都能带来安慰和喜乐的温暖消息。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esterton, Dickens, and Comfort in the Fog.

Jason G. Duesing(吉森·丢幸)是位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浸信会中西部神学院教务长和历史神学副教授。
标签
福音
圣诞
狄更斯
圣诞颂歌
迷雾
基督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