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文主义者》:透过一部纪录片回顾改革宗复兴运动
2019-03-18
| Brett McCracken

十一年前,就在美国教会中发生的加尔文主义复兴运动,“福音联盟” 的主编柯林·汉森为《今日基督教》写了一篇文章。接着,在2008年,他又写了一本书,将之取名为《年轻、躁动、归正》(Young, Restless, Reformed)。

在那时,新加尔文主义的日渐流行不过刚刚开始,还算是件新鲜事物。例如,“福音联盟”自己也是还处于初创岁月。也许这不过是又一股会最终消退的潮流?

答案是否定的。2017年也是宗教改革五百周年,改革宗复兴运动一如既往地依然活跃。这部新的纪录片就其原因进行了探讨。

渴求更多的一代人

世纪之交、九十年代在福音派教会长大的孩子——这也包括我自己在内——通常渴求一种丰富的、有更多实质性内容,并且遵循圣经原则的基督教信仰。我们所追求的基督教不能只停留于保险杠贴纸的程度,而是要具体到圣经的各章各节。

教会组织的许多青少年小组提供了乐趣,但在圣经和基督教教义的基要内容方面,并未给我们打好基础。这些小组和活动只是把同龄人彼此联系起来,但并未让我们与基督教的丰富历史建立连接。

在这一位超然的上帝面前,福音派运动感兴趣的似乎更在于怎样标榜与神的关系、不落后于时尚,而不在于对神的敬畏。所谓的“新兴教会”运动,虽然曾在文化上有过些势头,但却最终平息、停滞。这是因为他们的神学在篡改基督教的信息,而不是在重新宣告基督的福音。

而加尔文主义则提供了更深刻、更久远、更具思想内容的见解。在这个文化日趋混乱的时代,对于像我这样的千禧一代,它也要条理清晰的多。

莱斯·兰费尔(Les Lanphere)拍摄的纪录片《加尔文主义者》(Calvinist ,点击这里观看英文版)记述了这复兴运动是怎样发生的:年轻的男女是如何被这一前现代的神学理论深深吸引,“它对《圣经》的见解强烈、深刻、有根有据,它所提出的教义源自对圣经的谨慎诠释与思考”。

在2017年秋季发行的这部纪录片中,接受采访的有牧师和神学家,包括R·C·史普罗、里根·邓肯(Ligon Duncan)、乔·索恩(Joe Thorn)、卡尔·楚门迈克·霍顿,以及网络博主、播客,例如提姆·查理斯和萨默尔·怀特(Summer White)。

在讲述历史的同时,这部影片也教授神学。不论是把加尔文视为自家人的热情鼓吹者,还是坚定的怀疑论者,对于《加尔文主义者》,都有很多要考虑和讨论的。这部影片是为各种群体制作的,不论这群人是在神学课堂上,还是在教会家庭小组的起居室里。

回归高举上帝主权的神学

导演兰费尔因为听了保罗·华许(Paul Washer)的一篇讲道而成为加尔文主义者。在此之前兰费尔相信人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来到基督面前,而这一观点受到这篇讲道极大的挑战。

“仅次于十年前的归信,这是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一次经历。”他说到,“但我很快认识到,我并非是唯一有如此经历的人。明显地,神在祂的子民中做工,唤醒那被遗忘的关于神绝对主权的教义。”

兰费尔主办的的播客“改革宗网上播报”(Reformed Pubcast)颇具人气。通过它,他听到了许多类似的故事。根据在电影界的工作经历(参与《蓝精灵》、《变形金刚》等电影的后期制作),兰费尔认定,改革宗的复兴是一个值得用纪录片形式来讲述的现象。

在2016年,他为所提议的纪录片创建了一个启动网页,筹款目标为$35,000。这个目标三天就达到了。一个月下来,几乎达到了原目标的三倍。既然项目有了如此强劲的势头,兰费尔开始与著名的改革宗领袖们联系采访事宜,同时也有改革宗领袖开始主动与他联系。

“整件事情实在不可思议,”兰费尔如是说。拍摄《加尔文主义者》花了六个月时间,为了进行采访,他在全国各地旅行。由于不论到哪里,都有大批的志愿者为他提供留宿和其他服务,他从不需要为住旅馆付钱。

兰费尔拍摄《加尔文主义者》的目标之一,是为改革宗人士提供一个机会,来“再次体验那种感悟的奇妙,就是认识到,神在创世之前就已经拣选了你,神也必定能得着祂想要拯救的灵魂。”

这部影片当然达到了这个目的。它为持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观众们提供了丰富的事例,使之回想起,当初加尔文主义是如何打动他们,并且改变他们中间很多人的生命。电影中多种多样的声音,展现了这一运动参与者的不同轮廓、渠道和切入点,从博客空间、YouTube录像,到“激情大会”(Passion Conference,约翰·派博为主要讲员。——译注)和改革宗嘻哈艺术。

但是,对那些震惊于改革宗神学吸引力的人,《加尔文主义者》也能提供一定的解释。

这部电影最有用的贡献之一是它的动画系列。它以令人信服的视觉效果,带领观众了解TULIP这一缩写,解释加尔文主义五要义那令人振奋的概念。不论是用重复棋盘游戏“行动”的一段来解释新生,还是用火车序列将司布真的“双轨”比拟视觉化以解释神的主权与人的责任的共存,《加尔文主义者》的动画图像将改革宗的主要概念向我们做了最好的诠释。

《加尔文主义者》的视觉化叙事对于改革宗神学的贡献,就像“圣经项目”(The Bible Project)为圣经书卷和主题所做的一样:在这个日益基于图像的世界,让历史、圣经和神学更易理解、更优美。

认识盲点与看到可持续性

尽管《加尔文主义者》的格调是兴高采烈的,甚至有时有点沾沾自喜,这部影片的长处之一,在于不回避改革宗运动的失误和盲点。

影片中讨论了过分狂热与固执的危险性。例如,对于新加尔文主义者来说,除了往往很年轻外,还容易进入所谓“牢笼阶段”,喜欢辩解、搞分裂。

“有时候我们不知道成为先知与成为混蛋之间的区别,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杰夫·德宾在影片中是这样评论的。

《加尔文主义者》也讨论了改革宗运动中名人效应的危害。年轻的加尔文主义者经常更受到明星牧师,例如提姆·凯勒、约翰·派博(影片里有一位把派博牧师戏称为“改革宗神学的入门毒品”),而不是自己地方教会牧师的影响。

沙伊·林评论说,如果这种趋势得不到纠正,“我们将看到的,将和其他时尚一样的结局。一旦名人们逐渐逝去,其他一切也与他们一起逐渐消逝。这是悲剧性的。”

影片关注的另一个盲点是多样性问题。贯穿其历史,改革宗运动“倾向于站在强势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一方,而与处于社会边缘的人群并不是总有联系”,在影片中汉森这样说。

实际上,影片讲述的历史——从马丁·劳埃德·琼斯、詹姆士·蒙特玛利·博伊斯,到约翰·派博和唐·卡森——主要关于白人、北大西洋一带、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

在电影里所提出的问题中,有一个是关于改革宗运动怎样做,才能不仅吸引更广泛的人群,也扩展其下一代领袖人物的背景、来源,将来自少数民族社区和非西方国家的声音包括进来,而这才是”复兴“的未来最有可能发生的地方。

当“年轻人”成长之后

随着目前还很“年轻”的这一运动日渐成熟,肩负着日增的影响力,要如何调整才能保证它那躁动的热情不会慢慢熄灭,就像发生在它的某些初创者身上那样呢?怎样防止它变得过于与世隔绝、自我中心,成为它本来反对的那种制度化的“人”呢?

这一运动的可持续性,最终取决于在多大程度上它是为了一个超越自我的目的而存在。

就像霍顿在影片中所指出的,对于每一代人的挑战其实很简单:“我们是否正确地理解了福音?我们把福音传出去了吗?”

希望改革宗复兴运动继续在这两方面努力。


译:吴京宁;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alvinist’ Documentary Revisits Reformed Resurgence。本片尚未翻译,中文字幕仍在制作中。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加尔文主义
影评
改革宗
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