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 讲的不仅仅是科技发展,也包括我们自己
2019-03-12
| Chris Li

《黑镜》是由查理·布鲁克创作的一部英国独立单元剧,2011年首播。在网飞(Netflix)买下(第四季今天在网飞首映)这套获得高度好评的剧集之后不久,它已成为近年来谈论最多的科幻片集。《迷离时空》The Twilight Zone)是布鲁克的灵感来源,他形容《黑镜》独一无二地结合了“讽刺、科技、荒谬、和一丝丝惊奇”。

影评家对该剧的评价是它介于“愉快与不安”之间,“既奇妙又恐怖”。的确,《黑镜》用很高超的手法、以令人不安的细节,展现科技正如何塑造社会。《黑镜》非常黑暗,不是给一般观众看的,然而它引人入胜又大受瞩目,因为它击中了要害,也是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或许要面对的。

科技的黑暗面

科技进步应许的是成就我们的人生美梦,然而《黑镜》却鲜明地指出这些美梦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噩梦。科技的中性远超过它的邪恶,但是它的能力越来越大;正如钱财是中性的、有能力的(毕竟贪爱钱财是“万恶之根”——提前6:10),科技也是如此。钱财与科技这两者与我们的欲望都直接相连——善或恶——可以是祝福、或是咒诅的管道。

但是《黑镜》不仅仅关于科技,它以科技为主题背景,在很大的程度上反映着今天的社会真相。

布鲁克说:“每一集是独立的,有不同的背景,甚至不同的现实;但都与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有关,或我们在短短10分钟之内就可能陷入的生活方式有关——如果我们再不警醒的话。

片名《黑镜》就怎么看这一单元剧给了我们关键的提示。当我们关机的时候,我们的电子装置的屏幕正像一面黑镜,可以照出自己。科技有强大能力,而最大的莫过于能反映我们是谁、和我们的选择。正如布鲁克说的:“我们的问题不在于科技,而是人性。”

的确,科技不是祸首,向来都不是;问题出在人,因为是罪的问题,科技只不过是帮凶,祸首始终是人,《黑镜》里科技的黑暗面不过是我们里面黑暗的延伸。

警示故事

尽管’黑镜’直接谈到当今的社会,也同时指向即将发生的未来——在短短“10分钟之内”就有可能的社会。

多数的单元以黯然无望收场:孤立、令人沮丧的顿悟、破碎的家庭、奴役、下监、勒索、奸淫、死亡、加上谋杀(唯一的例外是第三季的“圣朱尼皮罗”)。《黑镜》在某些方面就像场景设在未来的士师记,罪孽如螺旋往下越陷越深,不是因为外在的因素而是人的内心。士师记里一再重复的那句恶兆经文:“各人任意而行”(士17:6; 18:1; 19:1; 21:25),也可以用来做今天科技被滥用的不详总结。我们许多人以近乎对宗教的忠诚拥抱科技创新(例如最新的苹果、或特斯拉产品)。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或许我们该更加谨慎。

《黑镜》提醒我们,科技揭露我们的真相,并且改变我们。这些装置被握在我们的手中,但有的时候被塑造的却是我们;如果不小心,科技可以过度刺激我们、孤立我们、奴役我们、不但让我们渐渐远离其他人,也渐渐远离神;科技可以使我们没有安静的时间,使我们分心不再关心眼前的人,把别人和自己非人化;它可以造成不健康的依赖;它可以取代神而成为偶像;它会让我们忘记神呼召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忘记神呼召我们来做什么事。

也许我们一厢情愿的认为《黑镜》与现实相差很远,然而这些剧集很清楚的指出我们现今的光景,也可能是我们有一天的光景。

神学赶不上科技

每一集《黑镜》里的反乌托邦宇宙,给布鲁克很大的空间探讨困难的话题;很少有电视台会播放以种族歧视为中心主题的影剧——那太敏感了,但是一旦把种族歧视以隐喻、累虚拟的方式呈现,人们就不设防了。

《黑镜》处理的问题包括了政治、资本主义、社交媒体、宣传、战争、人工智慧、刑事司法、隐私、虚拟现实、永生,和中间的一切。每个单元对各个角色提出困难的道德问题——同时也针对观众。科技或许是中性的,但因它而浮现的问题却不是。

身为青少事工的牧师,我知道我很快就会跟不上变化;我的学生所提出、所面对的问题——多半来自新的科技——不中断又接二连三,然而我的学生在处理这些新问题上都缺乏装备。这就是我们不能让神学赶不上科技的原因。在这科技不断演进的社会,我们不能只盲目的做个科技消费者,而需要与它摔跤。我心存感激的是那些提供各种资源装备基督徒,在这些道德、属灵、和科技问题上导航的作者们。

困难的问题最好由群体一起处理而不是由个人,我们需要其他的牧师、神学家、政治家、老师、学生、运动家、艺术家、公司、和电视节目一起帮助我们想对策;我们无法预料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或预见我们要面对的每个不良后果,但’黑镜’发人深省。

科技即有助益又叫人毛骨悚然

提姆·凯勒提醒我们“科技是圣经对人类的命令”,尽管它又可怕又神奇。在创世记第一章神叫人类治理这地,他赐科技做为这命令的工具。

科技为世界带来许多惊奇。轮子和汽车给了我们机动性;印刷术与网路让教育普及;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给我们连结的工具。科技祝福了我们,让我们更加有成果、有效率、多产、有影响力。

我们应该继续使用科技——电脑、放映机、网站、视频、播客、社交媒体、应用程式、和就要到来的——以便爱教会、并接触失落的人。但是当我们使用科技的时候,但愿我们对它的潜在危险不至于无知。

如果你真选择要看《黑镜》,它不是让你一口气看完的那种,需要你慢慢消化,不止思考它所呈现不远的将来世界,并思考它如何反照出我们。。


编注:《黑镜》单元剧有些属限制级(脏话、暴力、与裸体镜头)及成人主题。请观看者小心分辨。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Black Mirror’ Isn’t Just About Technology. It’s About Us

Chris Li(克里斯.李)在加州布雷亚的希望教会(Living Hope Community Church, Brea, California)担任学生事工主任。
标签
伦理
影视
艺术
影评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