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的妻子如何与沮丧争战
2020-04-27
| Amie Patrick

几年前,我经历了一次看似相当突然但又非常严重的沮丧。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却仍然无法甩掉它,这既让我感到惊讶又令我惧怕。而且它并没有随着时间渐渐消失。一系列困难的环境和人际关系让我在这间我们那么努力栽植的教会里感到迷惘。 我卡住了,找不到出路。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快变成一个我曾如此努力不想要成为的人——一个气馁和梦想破灭的牧师妻子,这是令人痛苦的。

接下去对我而言是一个谦卑却又强大的人生季节,一个求神解开我心中混乱的时期。

神向我显明的第一件事,是让我认识到我有多惧怕承认自己挣扎于沮丧。因为我一直认为我应该能够避免这样的巨大失败。回想起来,我是那么担心沮丧出现在我生命中,以至于它的微小种子在几年前初次出现时,我甚至都拒绝承认它的存在。我对低落情绪的缺省反应是忽略它并继续前进。我认为我有这种反应是因为自己的坚持不懈和自制,但事实上,我在躲藏并生活在否认之中。恐惧、愤怒、失望和悲伤正在堆积起来,但我假定承认它们,意味着我有沉溺在破坏性自怜中的危险。事实上,我在试图证明自己的成熟和力量的过程中忽略了这些情绪是我沮丧的主要原因。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学习到情绪不是敌人,而是一个有用的工具。此外,我看到通过用圣经真理处理这些情绪、与智慧和敬虔的人相伴,会导致自我关注的减少而不是加添。

正确的优先次序

我学会了把休息和照顾自己作为优先的事项。 我好几年的生活方式基本上反映了我的这一观点:休息和更新对别人来说很棒,但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我对为何没有独自花时间或培养守安息的习惯找了许多借口。 但事实上,我并不想克服让那些拦阻持续发生的实际困难,或许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面对我的生产力和表现欲偶像。当我读到耶稣在马太福音11:28-30 中的邀请时,就好像呼吸到了一股新鲜的空气。借此,我更深入地理解了什么是安息在祂为我所完成的工作中,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我一直在学习将休息视为恩赐,并通过崇拜、独处、运动和娱乐刻意地追求健康和更新。今天当我感到沮丧悄悄溜进心里时,首先省察的是是否建立了让得到休息和照顾的习惯。

战胜沮丧的另一个关键是刻意地重新发现教会里发生的美好。这不是“看光明面”的道德主义努力,而是对我周围的实际情况获得更加现实和整体视角所需的重要步骤。当时我变得过于关注我们教会的弱点、问题和考验;与此同时,却没有看到神仍然在拯救和唤醒人们的灵命,也没有看到婚姻正被转变,没有看到我们社区中的穷人和边缘人士得着爱护和服务,更没有看到人们越来越爱神的话语也对福音有更深的理解。当我听到并喜乐于听到人们述说着上帝成就不可能的事时,就能体验到巨大的鼓励。

最后我学习到的是:安息于我在基督里享有的,完全的,安全与保障,能让我再次承担人际关系带来的风险。能确定的是,上帝并不保证在事工里的人际关系会是简单的,也不保证我永远不会再心碎。但祂确实承诺祂的爱与恩典将永远足够。我对上帝在许多方式上利用基督的身体激励我感到出奇的惊讶,同时也对接受他们的爱与恩典变得更加敞开。

总的来说,我学习到身为牧师的妻子,与沮丧挣扎不是我必须独自害怕或应付的事。我经历了上帝的信实,因祂带我渡过与沮丧的争战,胜于我以往任何时候以恐惧试图自己回避而绕过它。今天,我有信心可以把我沮丧的心直接带到我们充满恩典又仁慈的上帝面前。祂足够伟大也足够慈爱,有足够的能力处理这个问题。


译: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Battling Discouragement as a Pastor’s Wife

Amie Patrick(艾米·帕特里克)是圣路易斯旅程教会(The Journey in St. Louis)创始人达林·帕特里克(Darrin Patrick)的妻子。艾米和达林已婚二十年,有四个孩子,并一起担任过各种事工角色。艾米拥有音乐教育学位,热情于领导,教导女性将福音切实应用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并帮助牧者与植堂者的妻子们在呼召中成长。
标签
教会
牧师
牧师妻子
植堂
沮丧
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