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世神通:最后的气宗》:朱克和我们共有的伤口
2020-11-16
| Chris Li , Quina Aragon

《降世神通》(Avatar)是一部创纪录的文化经典之作。不,我说的不是大片《阿凡达》,也不是那部大片,也不是2010年那部令人惋惜的电影版,而是2005年首播的动漫电视系列片,最近正在Netflix上重映。

《降世神通:最后的气宗》讲的是一个十几岁的主角(安)和他的朋友们试图结束一场持续的战争,以恢复地球和平的成长故事。一路上,他们在奇幻世界中冒险,发现了自己。但不可否认的是,反面的人物刻画其实才是最棒的。

警告:下面有剧透!

耻辱的伤痕

朱克是一个13岁的少年,因为敢于在作战会议上发言反对父亲的命令,而被父亲(火烈王傲赛)流放。朱克只有在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才可能从流放地回来,恢复自己的荣誉:抓住失踪了100年的神通(安)。朱克的耻辱体现在他的脸上——他的左眼上有一道明显的烧伤疤痕,拜他暴虐的父亲火烈王所赐。虽然朱克决心要抓住神通,但他慢慢发现自己必须走一条令人惊讶的道路来胜过自己的羞耻感。

《降世神通》中充满亚洲风情的世界是突出荣誉和耻辱的完美背景。然而,羞耻感是普遍存在的。韦尔契把羞耻感定义为“那种真切感受到的没有价值、失败和缺乏归属感的体验。它可能来自于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可能来自别人对我们所做的事情。” 如果内疚往往出于我们所做的坏事,那么羞耻感则是出自我们对自己的感受:糟糕的、肮脏的、不可爱的,甚至是无可救药的。羞耻感塑造了我们的身份,使我们想要躲藏(创2:25,3:7-8)。

羞耻感就像麻风病人的斑点(路5:12)和女人的血漏(加8:43)一样,朱克的伤疤时刻提醒着他自己:他是一个失败、一个耻辱、一个羞辱。

这种羞耻感的疤痕在圣经中处处可见。看看那些被抛弃的人:夏甲、利亚、不孕不育的女子、麻风病人、税吏、穷人……这时你就会发现,羞耻往往是神救赎的首选环境(路4:18-19,7:21-22)。

受苦的仆人

值得庆幸的是,朱克并不是一个人旅行。他这位充满同情心、说话幽默、爱喝茶的叔叔爱和(Iroh)一直伴随着他。爱和总是会温柔地询问他的态度和决定,在某一个时刻,爱和宣布:“朱克,如果你想要不再活在愤怒中,你必须放下你的羞耻感。”

爱和是一个传奇的战士,也是火烈王位的真正继承人,但他却选择了耻辱的苦役生活来陪伴被放逐的侄子。他让我们想起了“荣耀的王……在战场上有能的耶和华!”,他成了受苦的仆人,“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诗24:8;赛53:3)。

耶稣选择了去接触社会阶层里最底层的人,触碰了那些不可触碰的人(太8:3,可7:32-34,路7:14-15),并与那些被人看为羞耻的人交朋友(路7:34)。

顽固的羞耻感

然而朱克的羞耻感并不那么容易就可以放下,在他个人的十字路口,爱和告诉朱克:“你正在经历一场蜕变,我的侄子。这不会是一段愉快的经历,但当你走出这段经历时,你将成为你本该成为的美丽王子。”

一个人的羞耻感在他生命中是顽固的。我们无法通过物质上的成功、积极的思考或自我肯定来清除它。“我们无法靠自己从羞耻感中解脱出来,”韦尔契观察到,“除非我们与一个具有无限价值的人相连结。”

朱克经历了从蒙耻辱的王子到受人爱戴的儿子这一痛苦蜕变,这归功于他和可敬但被轻看的叔叔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他和受人尊敬但不光彩的父亲之间的关系。但他却在艰难的成长道路上学到了这一点。

加害他人的被害人

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朱克终于接近了“神通”。恢复荣誉的机会到了他手边,但有一个条件:他必须背叛唯一真正爱他的人——爱和。朱克因此选择与他的一位极具操纵性和爱杀人妹妹,亚苏拉(Azula)合作,因为后者可以在父亲面前为他说话。爱和因此被投入了监狱。

朱克终于得以坐在他父亲的右手边,但他仍然无法摆脱他内心的愤怒,羞耻感也依然禁锢着他。而当他意识到自己其实羞辱了谁的时候,他崩溃了。

在十字架上,耶稣是最无辜的受害人,他被否定、被诽谤、被辱骂、被抛弃、被咒诅、被钉死。我们可以也应该从基督的受害中看到自己本该承受的刑罚(赛53:4)。与此同时,既然他承担了我们的罪(彼前2:24),我们也是加害他的人。

当朱克目睹了他叔叔的受害时(这是他自己的背叛造成的),他开创了一条新的荣誉之路。他放弃了自己的皇室身份,加入了“神通”和他的朋友们对父亲火烈王发动的战争。首先,他必须找到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叔叔。

剩余的疤痕

在一个无疑受到浪子的故事(路15:11-24)影响的场景里,朱克也认真排练了他的道歉,并且向叔叔乞求原谅。他还没有讲完,叔叔爱和就含着泪水拥抱了他:“我从来没有生你的气。我伤心是因为我怕你迷失方向。”

加入了爱和与他的新伙伴们之后,朱克帮助神通赢得了战争。他被冠以火烈王朱克的称号。但是他的疤痕仍然存在——不再是羞耻的象征,而是救赎的证明。

我们也有疤痕,福音足够好到能够救赎、抹去我们受害和加害于人的疤痕吗?基督的钉痕喊出了响亮的答案:“是的!”(约20:27)

我们无法努力靠自己摆脱羞耻感,只能通过我们与那位被神撇弃的基督建立关系而逃离羞耻感的捆绑(路18:32-33;加3:13)。在十字架上,他除去了我们的羞耻感(来12:2),在他复活时,他把他的荣耀给了我们(约20:17;林前15:57)。

在汉语普通话中,“朱克”这个名字可以是“失败”或“爱人”的意思(中文编辑注:难以理解!)他的故事是每个基督徒的故事(赛62:4)。基督的伤痕把我们羞耻的伤疤变成了恩典的荣耀战利品。

我们是要藏起我们的疤痕,还是要把盼望放在基督的钉痕上?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中文网站:'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s Scars and Ours.

Chris Li(克里斯.李)在加州布雷亚的希望教会(Living Hope Community Church, Brea, California)担任学生事工主任。
Quina Aragon(阿拉贡)是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助理编辑和姊妹事工行政助理。她也是一位作家和艺术家,与丈夫乔恩和四岁的女儿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
标签
福音
影评
电视剧
羞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