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分歧的艺术
在教会里和在社交媒体上。
2020-11-02
| Bobby Jamieson

让我们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你和另一位教会成员在谈论一个你们彼此不同意的问题,例如环境问题如何影响你选择吃什么食物、总统会提名怎样的最高法院法官如何影响你的投票、秋季学期开学后你如何选择教育你的孩子等等。

在这样的对话中,你应该如何自处?你应该在之前、期间和之后权衡什么?

我认为,这里有八个问题需要考虑。

第一,这问题有多重要?

在罗马书14章中,保罗谈到有些人确信旧约的饮食规定仍然对基督徒有约束力,有些人则认为这没有约束力。保罗自己对这个问题也有立场,经文中我们也不难读出他的立场。但他的一个主要目的是想要帮助双方看到,这问题的背后关系到更重要的事情。

保罗挑战双方考虑什么是最重要的,并将他们谈论的内容和方式限定在与之相适应并服务更重要内容的框架里。

所以要问问自己:这个问题有多重要?相对于福音来说,它有多重要?如果这个问题既不基要也不重要,属于第三层次的问题,那么我的沟通方式有没有展现出它与重要议题、福音议题之间的差别和空白?我讲这件事的方式是否让大家明白,我知道福音是更加重要的?

第二,我对自己的立场有多大把握?

你有多大的信心认为自己是对的?你的判断基于什么证据?这些证据有多少是在圣经中,有多少是在圣经之外?你对证据的评估有多全面?有多少人对证据的研究和你一样多或更多,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

比如说,你对你在某个法案投票上的立场,是否和你对三位一体教义的立场一样有信心?你对你在美国外交政策上的立场,是否像你对单单因信称义一样有信心?你对你认为的纠正种族不公必要手段是否像你对基督的独一性一样有信心?

第一步是认识到你很可能对你持有的信念有不同程度的确信。有些信念比其他信念更有可能被证明是错误的,你也更有可能对一些信念比对其他信念更容易改变主意。同样,你谈论那些更有争议的问题的方式应当清楚地表明你对这些问题的立场不如对基督的好消息那么确定。

第三,其他基督徒可能会基于他们的分析而不同意你吗? 

问这个问题有助于降低自己的盲目。这意味着我们不仅可以承认对方是主内的弟兄姊妹,而且还承认对方是具有正常理性思考能力的弟兄姊妹——即便在谈话结束时我们仍然彼此不同意。

你能不能理解一个相信基督、追求圣洁、自觉地努力顺服圣经权威的人,竟然会在婴儿是否应该受洗或只有信徒才应该受洗的问题上,与你持有不同的立场?我能够。

当然,洗礼是一个重要(第二层)的问题而不是次要(第三层)的问题,因为我们需要就谁应该受洗、以及怎样受洗是有效的达成一致,才能组成一个地方教会。但我的观点是:你在智识上的宽容度有多大?你能放下你的麦克风,进入对方的观点中去,从里面慢慢地看一看了解他的想法吗?

第四,我们能不能保持彼此的不同意并成为同一个教会的成员?

基督徒需要在两件事上达成一致才能组成教会:合乎福音的教义,以及合乎福音的治理。所有健康的信仰告白几乎都会包含这两大类的信念。同样,一个有用的教会盟约应该从圣经中提炼出对基督和彼此的基本信仰责任。为什么这很重要呢?因为原则上来说,教会要除去成员任何未悔改的罪或未悔改的神学错误,这都应该可以追溯到——或者表现在——这位成员对信仰告白和教会之约中某些内容的违反。

除了这两类之外,基督徒之间还有神学立场、政治信念、个人喜好等巨大的山岭与峡谷。

那么,你们有什么可以彼此不同意,但仍然是同一个教会的成员呢?你能够归入这一类别的项目越多,就越容易促进和维护合一。

我们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提出这个问题:“如果其他成员在这个问题上与我意见相左,我还能喜乐地继续做这个教会的成员吗?”

第五,我是否把争论看得比人更重要?

赢得了争论却失去了人,这很容易。它也会破坏合一。这样做会让你最后失去的东西远比你认为得到的多。

如果一个男人言辞犀利、每句话都得分,却让他弟兄的灵与他疏远,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而一个女人又能拿用什么来换取姊妹之间被消弱的感情呢?

箴言中充满了关于思考如何说话,让你的话语不但可以适应当下需要,而且还可以帮助你服事他人的智慧建议:

  • 口善应对,自觉喜乐;话合其时,何等美好。”(箴15:23)
  • 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箴25:11)
  • 恒常忍耐可以劝动君王;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箴25:15)

你的声音只能传到那么远,你的社交媒体账户只能有这些粉丝,你的对话伙伴只有那么多的耐心。但除了你之外,真理还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利用。不如让对方说最后一句话,说到他们可以接受的程度,并且就在那里止步吧。

你可能赢不了这场争论,但你可能会种下真理的种子,你们的友谊可以浇灌它。如果一段友谊将死,不要做那个杀死它的人,让友谊继续存活下去,这样你的爱心可以继续使用。

第六,我是否把问题看得比教会的合一更重要?

有时候,沉默是雄辩的,甚至是震耳欲聋的。福尔摩斯有句名言:“注意,狗没叫。如果那只狗不叫,一定是因为它认识那半夜爬进院子的人!” 于是,谜团解开了。

我认为罗马书14-15章包含了所有经文中最精辟的沉默之一。

这几章论到旧约的礼仪律,如食物条例,是否对新约基督徒仍有约束力。现在,保罗对这个问题有了立场:“我凭着主耶稣确知深信,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惟独人以为不洁净的,在他就不洁净了。”(罗马书14:14)

所以,这就是保罗的立场。但沉默的地方在于:在花了一章半的讨论中,他没有提出一个支持自己立场的论据! 他没有说一句话想要说服那些不同意的人。他想帮助有不同基准良心的基督徒和谐相处。他的目的不是论战式的劝说,而是牧养式的使人和好。

像保罗一样,把教会的合一看得比你的每一个小问题都重要。像保罗一样,帮助其他基督徒在分歧中彼此相爱。像保罗一样,在你的情感中为那些与你意见不一致的基督徒留出空间,并让他们继续与你意见不一致。

第七,这辩论的时间和地点合适吗?

这里我只关注一个应用:社交媒体。

考虑以弗所书4:29所说的:“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这是对合乎圣经沟通方式的一句话总结。它教导我们要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为正确的理由说正确的话。

在社交媒体上履行以弗所书4:29是极其困难的,因为社交媒体不是一个中立的沟通工具。相反,它是一个向冲突陡峭倾斜的斜坡。为什么在社交媒体上履行以弗所书4:29节如此困难?简单来说,我认为有四个原因。

原因一:社交媒体有 "在线抑制效应"。

在网上,你说话会倾向于比较严肃,比你面对面说的要严肃多了。当你和一个屏幕上的盒子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说话时,各种正常的谨慎、矜持、敏感和同情心都会消失。

原因二:社交媒体缺乏“亲密关系敏感度”。("gradients of intimacy")

你常常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也不知道谁在听。你几乎无法控制谁会听到和谁会回应。以弗所书4:29告诫我们说话要考虑“听见的人”,但在社交媒体上你却无法识别这一点。发帖就像在人群中放烟花一样。你可能并不打算让任何人着火,但很有可能有人会被你的炮弹点燃。

你在一个有100人的房间里说话的方式和你在客厅里与朋友一对一说话的方式是不同的。把社交媒体当成客厅很容易,但实际上,它更像是在一群暴徒当中,谁有最响亮的扩音器,人们就会往那里集中。

原因三:社交媒体充满了未知的未知因素。

如果我们在外面喝咖啡,我说了一些怀疑你甚至可能会冒犯你的话语,我就会得到实时的反馈。即使你戴着面具,我也能瞥见你的反应。

但在社交媒体上,你基本不知道谁看到了你说的话、谁不同意你说的话、谁被你说的话冒犯或侮辱了。你可能在到处砸瓷器,却从来没有听到碎裂的声音,也没有踩到碎片。你可能在和别人一起投入大量精力,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段友谊可能正在迅速下降、走向崩溃,而你却不知道,直到为时已晚。

原因四:社交媒体诱使你采用老师的角色,而没有经过培训,也没有服从问责。

换句话说,社交媒体给了每个人一个扩音器。更传统的媒介——比如说,讲道、讲座、书籍、杂志或报纸——都会经过质量控制的把关。长老和会众会对牧师进行考察,校长或院长会面试一位潜在的教师。编辑和事实检查员会在文章付梓前对其进行检查。但在社交媒体上,你所要做的就是回答那个免费的、不断招手的邀请:“你在想什么,鲍比?”

因此,社交媒体在引诱我们无视雅各这两个清醒的警告:

  • 我亲爱的弟兄们,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但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雅1:19-20)
  • 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原来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雅3:1-2)

所以,在你点击“发表”按钮之前,不如问问自己:现在是进行这场对话的正确时间和地点吗?

第八,如何才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反对:我们离开时会更合一,而不是更有分歧? 

与你意见不一致是一个愉快的经历吗?这可能听起来很矛盾,但我能想到不止一个我熟悉的人,与他意见相左给我带来的是一种积极的愉悦。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如此温柔和亲切、如此恩慈和善良,以至于分歧只会展示他们对你爱的深度,以及他们对我们都承认的基督拯救的深度。

C. S. 路易斯以容易与人发生分歧而闻名,他的一位前学生乔治·华生(George Watson)在他去世几十年后这样评价他:

他是我有过的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同事,他没有要求或期望我和他信念一致。……他的态度可以用礼貌并且满有恩慈来形容。……除了文学本身,他当时的双重激情是人和争论,但他并没有经常犯把这两者混淆的错误。……他有活力但不苦毒,他很慷慨。……如果有人问我从他那里学到了什么,我的回答会是:分歧的艺术。

愿上帝教我们这种艺术。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Master the Art of Disagreement—in the Church and on Social Media

Bobby Jamieson(鲍比·杰米逊)是国会山浸信会的副牧师,主要负责讲道、教导、实习生项目和植堂事工。他道学与神学硕士均毕业于浸信会南方神学院,博士毕业于剑桥大学。
标签
合一
网络
社交网站
分歧
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