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身比犯奸淫还严重吗?
2021-06-18
| Trevin Wax

这段时间,教会中爆发的分歧让我感到沮丧。不是因为存在这些分歧——我们应当预期分歧的存在,从早期教会开始我们就一直生活在分歧中。我指的是我们处理分歧的方式。

大家都是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大家都在基要真理上达成了一致,但我们仍然在很多问题上发生辩论,例如:教会今天面临的最大危险分别是什么、如何成为神所托付资源的最佳管家、如何“做教会”、如何与世俗知识互动、如何确定政治优先事项、如何应对牧者的失败等等问题。当我们认为这些分歧意味着在基督教信念的基本层面上发生了妥协时,辩论往往会退化成争吵。

如果有一个更好的方法来探讨这些分歧呢?当圣经的信念和核心价值成为文化冲突的焦点时,我们可以从跨文化宣教工作中学习到一些东西。

纹身和犯奸淫

在提姆·慕赫浩夫(Tim Muehlhoff)与理查德·蓝哲(Richard Langer)合著的书籍《温和的信念:分歧,但不分裂教会》(Winsome Conviction: Disagreeing Without Dividing the Church)中,两位作者提供了一个文化冲突的例子。他们讲述了艾米·梅迪纳(Amy Medina)的故事,她是一位在坦桑尼亚的美国宣教士,她的丈夫正在当地教授一门关于建立圣经世界观的课程。不知何故,课堂上出现了纹身的话题,全班同学都非常反对基督徒纹身。于是宣教士问大家,“哪种情况更让你感到痛心?是你的牧师有纹身,还是你的牧师犯奸淫?”令人惊讶的是,全班同学一致认为牧师纹身更令人痛心!

这是怎么回事?乍一看,如果你是一个美国基督徒(尤其是身上有纹身可以炫耀的人),你可能会很难理解这些学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认为纹身比犯奸淫还要可怕。你可能会以为这场辩论是一种混合主义,或者一种奇怪的、新形式的律法主义。更糟糕的是,你可能会强化一种微妙的民族中心主义,即你认为坦桑尼亚信徒的反应与你作为西方人持有的更“开明”的观点相比是“落后的”。

同样,当你遇到在更广泛主题上有不同信念的信徒时,你一开始可能会对这种分歧感到震惊。(我认识许多基督徒,他们一想到任何真信徒居然会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人就感到震惊;我还认识许多基督徒,他们一想到任何真信徒居然不会投票给特朗普也同样感到震惊。) 你可能会因此很快得出结论,认为这样的分歧是因为对方的妥协、或混合主义,或律法主义,或自以为是带来的结果。也或许,你可以像这位坦桑尼亚宣教士一样,深入探究,看看问题的本质,理解学生们对纹身如此反感究竟是因为什么。

深入了解 

在这个案例中,随着对话的进行,宣教士同意圣经的确禁止纹身,也禁止犯奸淫(利未记19:28,申命记5:18)。大多数美国读经者认为旧约对纹身的禁止在今天已失效了,但坦桑尼亚基督徒则认为这两条命令都仍有约束力,令人惊讶的是,纹身代表了比犯奸淫更恶劣的事情。慕赫浩夫和蓝哲解释了学生的想法(69页):

“纹身与巫术和邪灵有关。不管个人意图如何,纹身就是放在他身上的所有权标记,它要么证实了巫医或邪灵对你生活的影响,要么至少是暗示或邀请这种影响。犯奸淫是不对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是美国人也认为一个牧师公开认同一个邪灵是更糟糕的罪。” 

更明确地说,这些学生当然也不支持犯奸淫。然而,他们确实认为,由于犯奸淫发生在公众视线之外,所以会在私下处理,因此犯奸淫的罪不会给家庭或教会带来与纹身同等程度的羞辱(69页):

“另一方面,纹身是效忠于邪灵或部落巫医的明显标志。从文化的角度来看,纹身是在宣称耶稣不是我真正的主——其他一些人或灵才是。” 

共同基础 

坦桑尼亚学生对美国人喜欢纹身的行为感到反感,如果他们把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看法的西方兄弟姊妹说成是“背道者”,那就过头了。如果美国宣教士因为很难理解这些学生对罪严重性的评估方式,而否定他们对纹身这个问题的关切,那也是错误的。慕赫浩夫和蓝哲指出,更好的方法是探索信念的光谱,以更好地澄清分歧的性质。

我们应该如何思考这个冲突?学生和宣教士都认为上帝的启示是他们的最终权威。在学生看来,美国人可能没把神的话语当回事,因为他们似乎可以接受纹身,但更明智的做法是假设他们的基督徒兄弟姊妹的确出于好心,并找到可以继续谈下去的共同基础。

澄清真正分歧 

从共同基础开始,这将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了解真正的分歧在哪里。这样,一个分歧领域很快就得到了暴露:我们在不同历史和文化背景下应用圣经命令时使用的原则,以及圣经中两约之间的差异。随着讨论的展开,很明显,争论的焦点不是圣经的权威,而是我们如何看待和解释这个旧约命令。

第二个收获是学生们对属灵争战的重视。对自己的配偶忠心是一项道德责任,这是肯定的,违背自己的婚约誓言就是道德上的败坏。然而,纹身(至少在当地文化中)是对巫医、邪灵或超自然事物效忠的一个公开标志。美国人可能会反对说,我们不应该把非洲文化所关注的理解方式应用到每一个纹身上,而坦桑尼亚人可能会反对说,美国人常常低估或忽视了属灵争战的复杂性。这种关于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强调能力和原则的跨文化讨论是我去年花了好多篇幅探讨的主题。

第三个分歧领域来自生活在有罪/无罪文化与荣誉/羞耻文化之间的差异。这是学生们认为纹身是比犯奸淫更令人痛心的主要原因。慕赫浩夫和蓝哲写道(71页):“在法律面前的罪责与在社区面前的羞耻在这两种文化中的价值是不同的。”

更好地辩论

美国人和坦桑尼亚人应该如何进行这场辩论?好吧,一个实质性的讨论将要求双方确定冲突发生的实际位置。你们得从共同基础开始,然后从那里开始一一澄清分歧的性质。在这个案例里,分歧源于我们如何解释和应用新旧约的命令的解经原则,以及某些核心价值观:我们如何在所在社区内重视属灵争战和性忠诚,以及意识到荣誉和羞耻的重要性。

慕赫浩夫和蓝哲总结说(72页):

“信念光谱并没有消除分歧,而是定位并澄清我们的分歧。其目的是欣赏共同点,为尊重不同的信念奠定了基础。这就为进一步的对话打开了大门,并希望能按照保罗所建议的方式达成相互尊重的妥协,他劝告那些信心刚强的人不要炫耀他们的自由,那些信心软弱的人不要论断他们的兄弟。”

在美国,当我们有不同意见时,为什么基督徒不能遵循同样的方法呢?与其投掷手榴弹,进行指责,并对持不同观点的弟兄姐妹进行最坏的假设,不如退一步。在你们在基督教信仰的共同基础上再接再厉。花点时间探索潜在的根本问题,这样你们就能更好地澄清真正的分歧所在:是否有在原则和核心价值观方面的分歧。然后你们可以进行富有成效的讨论和辩论,因为你们会真正辩论这个问题本身,而不是急于否定与你们有分歧的人。

这种方法能解决我们所有的分歧和异议吗?当然不会。但也许我们会有更好的装备,可以在不分裂教会的情况下友善地表达不同意见。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Are Tattoos Worse Than Adultery?

Trevin Wax(特雷文·瓦克斯)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宣教
纹身
文化冲突
新旧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