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婴儿洗作简短辩护
2020-01-09
| Kevin DeYoung

“我最好的朋友中有些是浸信会的”,这听起来好像是个笑话或是门训小组自我介绍的开场白,但这是真的!我与浸信会的弟兄们一起开会、和他们交谈,我也读过浸信会牧师们所写的书(离世和在世的都有)。无论远近,我都爱我认识的浸信会弟兄,他们传讲上帝的话语、在基督的教会里忠心服事。我在上大学时去的是浸信会教会,也知道在我教会里有很多成员倾向于信而受洗的主张。我猜我大多数的博客读者都是浸信会的。你了解情况了吧!我有上千个理由要感谢我在基督里那些不相信婴儿洗的弟兄姊妹!

但因着我在圣经里看到的真理,我真的非常乐意为婴儿施洗。

身为牧师,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一件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为会员的圣约儿女主持婴儿洗礼。每次施洗之前,我都会花几分钟的时间解释一下,我们教会为什么要为婴儿施洗。我的解释通常都会包含以下其中一些内容(但很少有时间全部都讲到):

我们在今天早晨很荣幸能为我们中的一位小婴儿施洗,我们并不认为给孩子施洗的水有何神奇之处,这水并没有除去原罪或拯救这孩子。我们并没有假定这个孩子重生了(虽然也有可能),我们也不认为每个受过洗的孩子会自动地上天堂。我们为婴儿施洗不是由于迷信或传统,也不是因为我们喜爱可爱的婴儿。我们为婴儿施洗,因为他们是圣约儿女,所以应当领受圣约的记号。

上帝在创世记第十五章与亚伯拉罕立约,创世记第十七章以割礼的记号作为圣约的印记,上帝应许要祝福亚伯拉罕,这祝福对亚伯拉罕来说意味着两件事:后裔和土地。但圣约的核心是:上帝应许自己要作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神(创17:7-8)。

割礼并非只是身体上的记号,也不只是犹太民族的标记。割礼也充满属灵的意义,肉体的割礼必须对应心里的割礼(罗2:25-29),也表明了谦卑、新生命和新的生活方式(利26:40-42;申10:16;30:6;耶4:4;6:10;9:25)。简而言之,割礼是称义的记号,保罗在罗马书4:11说亚伯拉罕“受了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上帝自己对割礼的解释就说明了,割礼的意义远远超过以色列民族身体上的标志。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只有以撒是应许血脉的延续,但这种深刻的属灵记号却同时给了以实玛利和以撒。属灵的记号并非只是给那些已经拥有属灵事实的人,而是给亚伯拉罕和他的众子。割礼并不是简单的等式,并非机械化地表示接受记号的人就拥有了记号象征的事实。如同洗礼,割礼也表明了归属、身份、圣约的义务,未来信心也有可能抓住所象征的事实。就好像在保罗的时代,有些受割礼的人并没有真受割礼(罗2:25-29),有些亚伯拉罕的后裔并不是亚伯拉罕的“真儿女”(罗9:6-8),所以现在有些受洗的人并非“真受洗”了!孩子应该留有属于圣约的记号,但是除非他们运用得救的信心,否则他们就无法抓住圣约的祝福。

今天的孩子也根据这与亚伯拉罕立的圣约受洗,保罗在加拉太书第三章里清楚说明了彼得在使徒行传第二章里强烈的暗示,就是亚伯拉罕之约并未废除,仍然是有效的。事实上,我们看到亚伯拉罕之约的基本应许贯穿了整本圣经,直到启示录二十一章的新天新地。

因为后裔是旧约亚伯拉罕之约的一部份,而且都受了割礼,所以我们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必须将婴儿排除在新约洗礼记号之外。当然,不可否认并没有经文说:“听啊!听啊!割礼和洗礼是可以互换的!”但是我们从歌罗西书二章11-12节得知,洗礼和割礼带有相同的含义,从割礼过渡到洗礼可能是有机的,当犹太人受改信的洗礼时,就成为他们归属圣约百姓的记号。有段时间割礼和洗礼同时并存,但随着初代教会愈来愈多外邦人,很多犹太人的仪式就变得不必要了,有时对信仰甚至是有害的。因此,洗礼就使割礼黯然失色,成了更新、重生、圣约成员的记号。

虽然下面提及的其他论据并不必然得出婴儿洗礼的结论,但是它们能够巩固婴儿洗礼主张者对新约的解读:

第一,举证责任应当落在那些否认孩子几千年以来都接受的记号之人的身上。如果孩子突然间被排除在圣约之外,不许接受任何的“圣礼”记号,想必这么巨大的改变,以及随之而来的争论必定会记录在新约里。此外,当旧约到新约其他的一切都朝向更包容的方向发展时,将孩子排除在圣约之外会是很奇怪的事情。

第二,经文中有全家受洗,这证明了上帝仍然视家庭为单位,欢迎整个家庭加入教会,一起服在基督的王权之下(徒16:13-15;32-34;林前1:16;参考书24:15)。

第三,新约要求儿女在主里听从父母(弗6:1)。教会的孩子不应该被当成需要福音的小异教徒,而应当被看为是效忠基督的圣约成员。

第四,在使徒同在的那两个世纪里,我们都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教会在为婴儿施洗。如果这由来已久的传统有所改变,应该有教会对于这种新做法争论的纪录。但一直到十六世纪,基督徒才开始质疑婴儿洗礼的合法性。

所以,因着教会历史的厚重鼓励我们,因着救赎历史中的榜样给我们确信,我们今天要为这个孩子施行洗礼。我们施洗是因为要服从基督的吩咐;我们将要举行的圣礼如同割礼一样,是纳入圣约群体的记号;我们将要撒的水,就像旧约公牛和公山羊的血一样,是洁净罪的记号。我们祈祷这个孩子会善用他圣约里的所有特权,在他一生中都承认主,凭信心使这些应许都成为他自己的。

我对这篇文章里的主张至今没有什么改变,但或许我已经帮到了我的浸信会朋友,使他们明白了我们所谓的婴儿洗是什么意思(和不是什么意思)。也许我已经澄清了一些误会,也许我已经巩固了一些婴儿洗支持者的信念,他们也可能无法确认他们为何相信自己所宣称相信的东西。无论你对这个议题的观点是什么,我都鼓励你在研究这个主题时翻开圣经,利用手边有用的资源。

作为一个婴儿洗礼主张者,我推荐这几本书:

  • 约翰·穆理(John Murray)所著的《基督教洗礼》(Christian Baptism
  • 葛瑞格·史特劳毕瑞奇(Gregg Strawbridge)主编的《圣约婴儿洗的理由》(The Case for Covenantal Infant Baptism)
  • 大卫·莱特(David F. Wright)主编的《洗礼的三种观点》(Baptism: Three Views),该书中的文章包括傅格森(Sinclair Ferguson)所写的《婴儿洗》、布鲁斯·韦尔(Bruce Ware)的《惟独信而受洗》,以及安东尼·莱恩(Anthony Lane)的《两者都洗》。
  • 丹尼尔·海德(Daniel R. Hyde)著,《耶稣爱小孩子:我们为何为婴儿施洗》(Jesus Loves the Little Children: Why We Baptize Children)
  • 柴培尔(Bryan Chapell)著,《我们为何给婴儿施洗》(Why Do We Baptize Infants)。

要明白一个人是怎么会接受婴儿洗的,可以阅读福音联盟《我是如何改变想法的》系列文章: 

我们把强森十四页的信件发给了他的女儿,她在上我们教会成员课的时候对婴儿洗礼的教义有些挣扎。


译:杨忠道;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A Brief Defense of Infant Baptism.

Kevin DeYoung(凯文·德扬)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八个孩子。
标签
神学
教义
长老会
婴儿洗礼
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