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事实帮助你认识1918年流感大流行
2020-05-06
| Joe Carter

2019年至2020年爆发和传播的新冠肺炎(COVID-19)让人们不得不将此与一个世纪前发生的另一个致命传染病进行很多比较——那就是1918年流感大流行,民间俗称为“西班牙流感。”

这里有一些关于1918年流感大流行你需要知道的事实,那场瘟疫已成为现代历史中最严重的公共卫生灾难之一。

第一,由甲型流感病毒亚型H1N1引发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创造了有历史记录以来最多的流感死亡人数。在世界范围内的死亡人数估计达到5千万,其中67万5千例死亡发生在美国(比较一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大概是2千万左右)。从1917年到1920年,这个病毒感染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那时全世界总人口数约为18亿。如果相同的感染比例发生在今天,对应的感染人数将是25亿。这个数字相当于今天非洲,欧洲和北美洲的每个男人,女人和小孩都被感染。

第二,在美国和欧洲人们俗称该传染病为“西班牙流感”或者“西班牙女郎”。然而,这是一种不当的称呼,因为它并非起源于西班牙。由于战时的新闻封锁,广泛传播的误解导致人们这样称呼该疾病。当时为了避免影响前线士兵的士气,协约国和同盟国都禁止报道关于流感的新闻。但是由于西班牙在一战中处于中立国的位置,西班牙媒体可以自由报道有关流感的消息。根据History.com 的埃文·安德鲁斯(Evan Andrews)的说法,“由于在新闻管制下的民众只能通过西班牙媒体得知关于流感的深度信息,他们很自然的认为西班牙是该传染病的‘零号’发源地。同时,西班牙人又认为这个病毒是法国传给他们的,所以西班牙人也把它称作‘法国病毒’。”

第三,尽管流感首次爆发出现在美国,但这次流感的源头至今仍不得而知(有人提出过源头为禽类和猪流感的可能)。在1918年3月4日,堪萨斯州的莱利堡(Fort Riley, Kansas)医院报告了一名美国士兵的病情,他当时有喉痛,发烧和头痛等症状。到下午,医院发现与他同一个单位的100多名士兵有相似症状。其他病例的爆发很快在国内其他地区的军营和监狱中出现。随着美国军队抵达法国战场,疾病很快蔓延到欧洲。(首例病例出现在莱利堡后的两个月,20万2千名美国士兵乘船抵达欧洲。)

第四,此次流感经几波传染蔓延至全球。第一波于1918年3月至5月首先发生在北美,然后5月至7月发生在欧洲。第二波——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波——于1918年8月开始并在接下来的5个月内蔓延到全球。到1918年夏末,中国,印度,新西兰,日本,北非,菲律宾和俄罗斯都已发现大量病例,第三波传染发生在1919年初,离第一波发病仅10个月。一些历史学家还声称在1920年初出现了第四波。

第五,一战时落后的卫生系统、过量的人群聚集和有限的医疗服务让此次传染病变得越发严重。许多美国士兵在还没有具备对流感的免疫能力时就被大量聚集在仓促建好的军营和船舱中。1918年夏季,平均每天有1万名美国士兵被塞进登陆法国的轮船中,4万5千名士兵拥挤在只能容纳3万6千人的营帐内。结果,1918年死于流感的士兵人数超过了死于战场的。

第六,根据疾控中心的说法,该病毒的不同寻常之处表现在它在15至34岁的成年健康人群中引发的高致死率。这次流感将美国平均寿命的期望值降低了至少12年。该病致死率约为1.7%。在任何已知的流感季或1918年流感大流行之前及之后的其他传染病中,都没有发现与之相同致死率的其他传染病。(在美国普通季节性流感的致死率约为0.1%)。致死率高的可能原因是,那时还没有流感疫苗、抗病毒药物、抗生素,也没有呼吸机。而且,当时美国三分之一的医生和护士都加入了战地服务,这使得美国的医疗供应变得非常稀缺。

第七,由于美国政府没有做出帮助疫情缓解的相应努力,各地方开始实行自己的办法。例如,纽约市卫生委员会就试图通过限制商业开放和引导错峰出行以避免地铁过度拥挤来降低流感病毒的传播。那时,美国有43个城市拥有超过10万的人口。比起那些滞后采取干预措施的城市来说,那些采取了关闭学校,禁止公共聚集及发布隔离或自我隔离命令等措施的城市更有效地延缓及降低了死亡率峰值。

第八,大流感期间,公共聚集的禁令影响了教会。在华盛顿,一群新教牧者“投票一致同意地区专员关于关闭该市教会的要求。”位于达拉斯,密尔沃基,洛杉矶和西雅图等城市的教会也关闭了,然而芝加哥和旧金山的一些教会仍然开放。但是,正如今日一样,这样的措施并不普遍。一位在肯塔基州美利市(Murray, Kentucky)的浸信会牧师在1919年1月26日举照常聚会,由于该行为违反了州禁令,他在晚间教会布道时被逮捕。在圣路易斯市(St. Louis),由于200名教区居民在教会聚集被发现,据说该市的天主教神父被移交警察。这位神父告诉警察,这些人是从教会侧面的窗户偷偷潜入教堂的,他并没有看到他们,因此检方最终没有对他提起诉讼。

第九,自1918年后,还发生过多次流感爆发。1957年至1958年的流感在全世界范围内杀死了约200万人,其中包括7万美国人,1968年至1969年的流感杀死了约100万人,其中包括3万4千名美国人。在2009年至2010年发生的H1N1流感(或称“猪流感”)中,有超过1万2千名美国人丧生。但是1918年流感大流行不仅仍是现代以来致死率最高的流感,而且是最致命的传播性病毒疾病之一,它致死的人数远超之后发生的黄热病(19世纪末)、6次霍乱(1817-1923)、非典(2002-2003)、埃博拉(2014-2016),还有艾滋病(1981至今)等传染病致死人数的总和。

又及:尽管1918年流感大流行和新冠肺炎(COVID-19)(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简称)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他们仍有许多本质上的不同。新冠肺炎不是一种流感,而是一种由冠状病毒(SARS-CoV-2)引发的疾病。我们所称的“流感”是一种由许多不同类型的流感病毒引发的疾病。冠状病毒则是另一个种类的病毒。

新冠肺炎在当下比普通流感更危险的关键原因是我们对它没有防御措施(附注:1918年流感大流行不是普通流感)。对于存活至今的我们来说,流感病毒始终与我们并存。几乎每个人都在某个时期得过流感,因此也建立了相应的免疫系统。我们也能每年研发出新疫苗来应对新的流感。尽管我们已经有这么多的免疫方式,全球每年仍有29万1千至64万6千人死于流感。

SARS-CoV-2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我们目前还没有对它的免疫能力。同时,不像对待许多流感病毒,我们还没有研发出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另外,普遍认为SARS-CoV-2具有比普通流感病毒强7-10倍的致命性。基于这些原因,新冠肺炎可能致死的人数是那些每年发生的流感致死人数的许多倍。除了应对因流感带来的入院需求和病死处理,我们还必须治疗新冠肺炎。我们的医疗资源原本就在每年的流感季变得很紧张,再同时叠加数以万计或十万计的新冠肺炎病例,医疗系统更是濒临崩溃(就像意大利已经发生的一样)。


译:黄颖舒;校:JFX。原文刊登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历史
九个事实
新冠病毒
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