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事实帮助你认识当选美国总统的乔·拜登
2020-11-25
| Joe Carter

到目前(2020年11月24日)为止,本次大选中乔·拜登(Joe Biden)赢得了306张选举人票,而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只获得了232张选举人票,因此拜登成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计获胜者,并将于2021年1月20日就职。

以下是九个事实,可以帮助你更好地认识这位即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的人。

第一,小约瑟夫·罗宾特·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1942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斯克兰顿(Scranton),但他在上小学时就搬到了特拉华州。1965年他从特拉华大学毕业,1968年从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毕业。在大学和法学院期间,因为读书他获得了五次学生征兵延期,从而未能参加越南战争。后来又因为哮喘病而被取消了服兵役的资格。法学院毕业后,他曾担任政府指定律师,后来又从事公司法务工作。1970年至1972年,他在新堡郡议会(New Castle County Council)任职,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第二,1972年,年仅29岁的拜登出人意料地击败了一位共和党在任议员,赢得了他的第一场参议员竞选。他又六次当选,从1973年到2009年——总共36年零13天。在任期内,他曾在两个有影响力的委员会任职,即司法委员会和外交关系委员会。在担任司法委员会主席的17年里,拜登对最高法院的大约十几项提名产生了重大影响。正如《洛杉矶时报》的梅兰妮·梅森(Melanie Mason)所指出的那样,拜登“进入椭圆形办公室时,将比现代任何一位总统在确认法官方面拥有更多经验”。

第三,拜登曾在1988年和2008年竞选民主党总统提名。在1988年的竞选中,有人指出他错误地表述了自己的学术生涯,并在没有注明出处的情况下使用了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休伯特·H. 汉弗莱(Hubert H. Humphrey)和尼尔·金诺克(Neil Kinnock,英国工党领袖)的部分演讲,因此被迫退出竞选。据《纽约时报》报道,他还是法律系一年级学生时,曾因在论文中使用法律评论文章的部分内容而未注明出处而受到处分。2008年,他在爱荷华州党团选举中排在第五位,得票率不到1%,退出了总统初选。7个月后,他成为奥巴马的副总统竞选搭档。

第四,4岁时,拜登患上了口吃,这是一种影响300万美国人的神经系统疾病,会导致说话中断。在学校里,他被称为“口吃男孩”和“结巴头”,在他的天主教小学里,一位修女曾因为他的名字发音有问题而叫他“布布先生”。在大学里,拜登说他的绰号是“Dash”(摩尔斯电码中的减号),因为他的口吃“就像摩尔斯电码”。后来,他通过朗读诗歌,教自己控制口吃。

第五,拜登在大学三年级的春假期间认识了他的第一任妻子妮莉娅(Neilia)。他们于1966年结婚,当时他还在读法学院,并一起育有三个孩子:博、亨特和拿俄米。在圣诞节前一周,也就是他赢得第一场参议员竞选的几周后,他30岁的妻子和13个月大的女儿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因为一辆运载玉米的拖拉机从侧面撞上了他家的旅行车(两个儿子在那次车祸中幸存)。拜登于1977年与现任妻子吉尔·特雷西·雅各布斯结婚。2015年,拜登又失去了一个孩子,当时比尤(Beau)——一位获得过铜星奖的陆军老兵和前特拉华州检察长——因脑癌去世,年仅46岁。

第六,作为副总统,拜登在政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并担任奥巴马总统有影响力的顾问。拜登是外交政策问题上的重要代言人,并作为政府代表前往50多个国家。拜登还协助制定国内政策,如担任白宫有史以来第一位暴力侵害妇女问题顾问,“支持和协调国家和全球打击家庭暴力、性侵犯和其他形式的性别暴力的努力。”由于他对政府的服务,奥巴马总统在2017年授予拜登总统自由勋章,这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第七,在他的政治生涯中,拜登在与堕胎有关的问题上立场有所转变。1986年,他对《天主教教区报》(Catholic Diocese Newspaper)说,“从受孕的那一刻起,考虑堕胎就是错误的”。然而在2008年出版的《承诺要遵守》(Promises to Keep)一书中,他将自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观点描述为“中间路线”,并补充说,虽然他“个人反对”,但不会投票“限制妇女选择堕胎的权利”。不过,他也表示,他不会投票支持分娩前堕胎,也不会使用联邦资金资助堕胎。在1977年写给选民的信中,拜登提到了1978年的“保护生命大游行”,并表示反对使用联邦资金来支付堕胎费用,“除非母亲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在1994年一封类似的信中,他说:“我们这些反对堕胎的人不应该被迫为堕胎买单。”直到2019年,他仍然支持《海德修正案》,该修正案阻止医疗补助等政府医疗项目为堕胎付费。但同年,拜登宣布不再支持该修正案,扭转了他过去40年来的立场。拜登还承诺,作为总统,他将恢复联邦对家庭生育计划的资助,将撤销墨西哥城政策(禁止接受联邦资金的非政府组织将这些资金用于堕胎),将“努力规范化罗诉韦德案”,他的“司法部将尽一切力量阻止如此公然违反罗诉韦德案的州法律横行”。

第八,与他在堕胎问题上的转变类似,拜登也改变了对同性恋和LGBT问题的政治观点。1993年,拜登支持立法禁止公开的同性恋者在美国军队中服役。三年后,他又支持《捍卫婚姻法》,禁止联邦政府承认任何同性婚姻。2006年,他说:“婚姻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事。”在2008年与萨拉·佩林(Sarah Palin)的副总统辩论中,他反对“从民事上重新定义什么是婚姻”。但四年后,作为副总统,他表示支持同性婚姻。他还承诺作为总统将“推动全球LGBTQ+的权利和发展”,并确保将覆盖变性人过渡程序,例如“性别确认手术”(即变性手术)等。

第九,拜登是第二位成为当选总统的天主教徒(约翰·肯尼迪是第一位)。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拜登称自己的信仰是一种“恩赐”:“耶稣基督是上帝希望的我们行事为人模范,”他说。“耶稣所做的一切都有点符合大体上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以尊重的方式待人。”不过,他的信仰如何与他的政治政策相联系并贯穿其中,这并不足够透明。例如,他曾说:“我的信仰告诉我,我们应该成为一个不仅接受气候危机真相,而且引领世界解决气候危机的国家。”“我的信仰恳求我接受对给穷人带去惠益的方案,作为总统,我将尽我所能与贫困作斗争,建设一个让我们更接近最高理想的未来。……”在2019年的一篇社论中,他说:“圣经很清楚:仅仅希望世界更好是不够的。我们有责任让它变成这样。”但当涉及到堕胎或同性恋等天主教会与民主党意见不一致的问题时,拜登一直认为,他的信仰不应该决定他的政策。他在谈到堕胎问题时说:“对我个人来说,我准备接受我的教会关于生命何时开始的教义”,“但我不准备把这一点强加给其他人。”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President-Elect Joe Biden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美国
总统
九个事实
大选
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