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迹象表明:作为牧师你已经很危险了
2021-01-21
| Jim Davis

本世纪初,学园传道会(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现在被称为Cru) 爆发了多起校园同工失德的案例。在不同事工、不同环境下服事,似乎忠心跟随主多年的男女工人,却挪用公款、私下过着成瘾的生活,甚至婚姻出轨。

在马克·鲁特(Marc Rutter)的带领下,Cru邀请亨利·克劳德(Henry Cloud)一起研究了这些道德失败的案例,试图找出案例中共同的行为方式,希望可以帮助将来的牧者减少跌倒风险。研究得出的模式非常清晰,就是我们今天读到的关于“危险牧师”的画像。

不幸的是,这些模式在今天的教会植堂运动中仍然清晰可见,并且在最近公开爆出的牧师失德案例中也能看到这一点。

四种基本的画像

马克·鲁特和他的同伴将其分为四类。

类型一:一夜成名的自恋型牧师

这些牧师在操控自己的组织这件事上格外成功。人们容易被他们吸引,甚至有时将其理想化和偶像化。他们的成功或者使人看不到他们的过失,或者使人误以为他们不再需要成长。对于这样的牧师来说,成功是他们所极力追求的,受人冷落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他们经常认为自己在每一件事上都是对的,任何出来拦阻的都是敌人。在组织里他是国王,周围的人都必须唯命是从,不能说“不”。 这样的人如果跌倒,通常会成为重大新闻。

类型二:无法成名的自恋型牧师

想象类型一所说的这样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恩赐或者机会取得成功,那会怎么样?或者想象一个不再受欢迎的牧师,用尽所有方式试图发迹,但也没有成功,那又会怎么样。这样的牧师就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将无法成功归罪于身边每一个人。他通常也不会鉴察自己的内心。两种自恋型人格的核心问题是他们太想要外在的成功而忽略了内在的生命。如果不在聚光灯下,他们就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那样受煎熬。

类型三:没有界限感的牧师

这些牧师不喜欢听到别人说“不”,也不喜欢对别人说“不”。他们缺少一种设立必要界限以让人专注和得着复兴的能力。这类牧师虽然不像前两类牧师那样构成极大威胁,但因为缺少专注,缺少个人发展以及过度冒险的倾向,足以使教会陷入真正的麻烦。

类型四:漂流瓶般的牧师

这类牧师不愿受人督责。事实上,他们主动地想办法避开督责,营造没有任何异议的氛围。虽然不像自恋型牧师那样苛刻,但是他也同样处在危险之中,因他天真地认为如果周围人让他顺其自然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的事工就会蒸蒸日上。

“为什么我会对这些危险迹象视而不见?”

几乎每个牧师在跌倒之后,都会反思“为什么我会对危险迹象视而不见?”经常去教会的信徒和在教会里事奉的同工,虽然不能说清楚其中的原因,但也都感到似乎哪里不对。

然而,有人却能够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很久就预计到牧师的跌倒,因为他们或者经过训练,或者凭着直觉,能够理解或识别出最容易让自己跌倒的牧师的类型。这些迹象包括说谎、欺骗、偷窃,但是这些不同迹象最后会连在一起。

这些迹象是什么呢?下面的五个问题是表明危险的五个红灯,帮助我们辨别哪些牧师正处在危险之中。

迹象一:他们是否拒绝权柄?

拒绝权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这位牧师之上没有权柄的存在。这类牧师非常可能创造了一个政体,而他自己居于最高权柄的位置。当然他也可能任命长老或者组建某种形式的委员会,但后者多是随声附和的人,而不是提出刺耳意见的人。

迹象二:他们是否拒绝批评?

身陷危险的牧师往往对那些对他的行为或态度提出批评的尝试不屑一顾,提出批评的人反而成为受他们指责的对象。牧师越有经验,他逃避批评的方式就越发微妙和更具操控性。他可能会反过来让你感到内疚,以此逃避批评。事实上,有批评刚好说明我们生活在一个堕落世界的事实。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批评。

然而,身处危险而不自知的牧师会用拒绝、愤怒、推卸责任或操控来应对批评,但不会谦卑地接受批评。

迹象三:他们是否长期处在孤立之中?

有些牧师虽然被会众环绕,但依然非常孤立,这是非常可能发生的事情。一个健康的人,他的心会向别人敞开——虽然不是向所有人(那将是另外一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但至少会向几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敞开。马特·钱德勒(Matt Chandler)曾经说过,如果有人来告诉他说知道他的某个秘密,他会回答说, “你知道的那点事儿,我的五个朋友早就知道了。” 这应该是每一个健康的牧师都需要追求的目标。

不仅如此,一位孤立的牧师不想和其他人建立联系,习惯性地越过任何人。

迹象四:他们是否把教会看成是自己的?

多年前有一位牧师严重跌倒,事后采访到和他一起工作的同工。当他被问及是否有什么原因会导致牧师跌倒,我们得到的回答是:“他把教会仿佛当成自己的教会,而非神的教会”。也就是说,在这位牧师的内心深处,他认为教会的成功需要仰赖他。这位牧师还试图不让周围人看见自己的软弱(将自己进一步孤立起来)。当他和家人都需要休息的时候,他也不肯离开讲台,因为他完全把教会放在自己的肩上。

没有一位牧师会公开说“教会是我的”,但是他的行为仿佛大声告诉所有人——教会是我的。

迹象五:年轻的牧师带领大型教会

越来越多的辅导员和牧师同意,一般来说由年轻牧师带领大型教会并不是一个健康可取的方式。容易跌倒的牧师有一些共性——错误的野心、渴望认同、缺少耐心或者想要证明自己,这些缺陷都让他更可能追求在年纪、训练、或经验上不足的时候就领导一个大型教会。

并不是所有带领大型教会的年轻牧师都会失败,也会有例外,但是这种情况牧师跌倒的风险更高。

超级强磁

核心问题可以归结为:如果说教会是吸引自恋者的超级强磁,那么讲台和骄傲就是这块强磁的两极。对于处在危险之中的牧师而言,事工的目的是为了服事他们自己的计划,而不是为着其他目的。另外,就组织层面而言,导致他们崛起又败落的共同因素是教会内缺少问责制度。

良好的问责制度包括两个部分:关系和权威。 理想的情况是,在你的长老委员会中两者同时存在,但常常不是这样。一个健康的牧师需要有从长老而来的权威批评,或者需要寻求这样的批评监督。一个健康的牧师也需要有朋友,通常是教会外面,与他关系密切的人。那些朋友熟悉他生活的每一方面。牧师也可以向他们无话不说,甚至那些可能会让自己丧失牧者资格的事情向这样的亲近朋友也毫不隐瞒。

你是否处在危险之中?

如果你是一个身陷危险的牧师,你的反应很可能是:上述的几种情况是在说其他牧师,而不是自己。如果你这样想,那么你已经在这个测验面前失败了。我们都是身处危险之中的牧师,不是在这方面就是在那方面,我们随时会跌倒。

一位健康谦卑的牧师首先会反思,哪些方面他需要成长,能够更好的保护群羊。让我们一起来思考保罗的话: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 (林前10:12)


译:小靴子;校:Eddy/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5 Signs You're an At-Risk Pastor.

Jim Davis(吉姆·戴维斯)是奥兰多恩典教会(Acts 29)的教导牧师。他道学硕士毕业于改革宗神学院奥兰多校区。
标签
骄傲
牧师
跌倒
丑闻
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