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理由鼓励你教导孩子了解宗教改革
2021-02-03
| Jeff Robinson

我们邻居对我女儿的回答有点儿困惑。

“你一定很期待10月31日(万圣节——译注),对吗?”她问。我这位早熟的12岁孩子眼皮都不眨一下:“当然。我们喜欢宗教改革纪念日。在那天我们可以吃糖果、唱赞美诗,还可以谈论马丁·路德。”

好吧,我承认这个对话让我的孩子听起来像是一个神学书呆子家的怪胎,好像我们是想在互联网时代培养清教徒的孩子,不完全是这样(至少我们还在享受我们的电力供应)。这不是另一篇告诉你如何在万圣节期间铺设一个福音派节日的文章,也不是要你在万圣节的时候把孩子打扮成矮小的教皇或者改教家。

我认为,我们这样做是对以弗所书6:4命令的补充式延伸。

到十月份,我们每周都会用几个晚上的时间进行家庭崇拜,内容是学习宗教改革的主要人物和核心问题。我们研究了约翰·加尔文和约翰·诺克斯的生活,马丁·路德内心的不安如何促使他把九十五条论纲钉在了教堂大门上,宗教改革的“五个唯独”,甚至还包括为什么我相信浸信会是宗教改革的后裔(以及为什么有人反对这一观点)。

下面有五个理由,这些理由促使我认为我们应该教导孩子关于宗教改革的知识。 

第一,让孩子们知道神对祂自己的教会何等信实

我们不是历史上第一个传福音的人,当然也不是第一个跟随基督的人,我们都是站在其他敬虔的百姓肩上。我想让我的孩子们知道路德、加尔文、诺克斯和茨温利等勇敢改教领袖们的故事,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恢复被淹没在宗教迷信、错误教义和属世生活之下的福音。

就像希伯来书第11章中的云彩般见证人一样,改教家和他们的后裔(包括我们)见证了神对祂自己的道何等信实,神如何信实地建立祂的教会。上帝才是宗教改革的英雄,宗教改革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第二,让孩子们知道宗教改革仍将继续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知道“不断归正”(semper reformanda)的重要性,也就是我们总是要不断按着圣经改革自己和教会。新教改革指的是一场特殊的历史运动。然而,改革和归正的工作将永远继续下去——无论是在我们身上还是在教会中——直到耶稣再来。我们必须不断地问自己:我们在教会中所做的一切事情“是否符合圣经”?,我们需要不断坚持和重申宗教改革最重要的原则“唯独圣经”。

每一代人都需要为圣经而战。我自己的宗派——美南浸信会(SBC)就很能说明这种需要。从20世纪20年代基要主义与现代主义的争论后不久开始,美南浸信会的神学院就逐渐走向神学自由主义。到了20世纪60年代,曾经在这个宗派中兴旺的福音在许多领袖中都失落了。20世纪80年代,神开始了一场常被称为“保守主义复兴”( "conservative resurgence")的改革,圣经的权威性和无误性再次成为我们这一宗派教义稳固而安全的基础。

圣经及其福音教义在福音派教会中可能会再次黯然失色,我们已经看到一些自诩为福音派的流行教师们在否认圣经是教会的权威基础,他们甚至已经拒绝了原罪、永生、地狱等教义。

每一代人都必须为圣经的地位而战。宗教改革仍在继续,我希望我的孩子们现在就思考这个问题。

第三,让孩子们知道捍卫圣经有危险,但却是值得冒的危险

改教家和他们的神学后裔,也就是常被现代人嘲笑的清教徒,很清楚门徒的代价。路德在逮捕和必死的威胁下躲避当局数年,加尔文使用了一个假名才得以在政府官员眼皮底下流亡到欧洲各地,约翰·班扬在监狱里呆了12年,约拿单·爱德华兹被他的教会解雇。苦难并不稀奇,它是神对每个基督徒的呼召。自保罗时代之后,没有一个人或一段历史能够比宗教改革史更有说服力地描绘出为真理而受苦的画面。

是的,我的孩子们需要知道,捍卫圣经会使他们与轻视圣经的文化发生冲突,甚至也可能使他们与教会中的许多人发生冲突。我想让他们知道,基督徒也是革命家,我也想让他们知道良善的基督徒也会在一些关键议题上意见不一——例如洗礼和主的晚餐等许多福音派认为是无所谓的事情,但这些议题并不是无所谓的事情,改教家们当然不这么认为,我的许多浸信会前辈也为坚持不同意见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第四,让孩子们知道神通过平凡的人成就不平凡的事

路德是个修士,加尔文是个牧师,班扬是个补锅匠,威廉·克理是个鞋匠。他们都出身平凡,背景并不显眼。然而,神却喜悦地通过他们的教导和受苦使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他在第一世纪使用一些普通的渔夫一样。

虽然我的自尊心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我们常常相信我们的孩子是下一个威利·梅斯或罗纳德·里根),但他们很可能会像他们的爸爸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成年人。宗教改革的一个重要教导是所有职业都一样有价值,牧师、程序员、教授和水管工都蒙召为神的荣耀而劳作(林前10:31)。神的荣耀往往在平凡的事物中闪耀得最为耀眼(林前1:26-29)。 

第五,让孩子们知道福音就是一切

宗教改革归根结底是恢复关于救恩的重要教义: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基督。我们因相信基督的代受刑罚而得称义。这就是福音。去掉它,你就会使推动永恒救赎列车的引擎脱轨。去掉它,你就会让基督的身体失去跳动的心脏。去掉它,基督信仰就会像夏天的雾气一样蒸发。福音是宗教改革的战场。难怪每一代蛇的后裔都在攻击它。

我想让我的孩子们知道,如果没有福音,他们就无法理解这个堕落世界中的生活。没有福音,今生或来生都没有盼望,我们的日子和季节都没有真正的目的。加尔文说,称义是救赎之门摆动的铰链。我希望他们密切关注那扇门。

我们是怎么做的呢?

对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我们家做了这些事情:

  • 阅读主要改教家的传记:路德、加尔文、诺克斯,还有奥古斯丁(把他看作是宗教改革的先驱), 或者爱德华兹和班扬(看作是宗教改革的后裔)。
  • 学习“五个唯独”,每周讲一个。我们帮助孩子们给它们下定义,然后查考相关经文,这些经文依次教导唯独圣经、唯独信心、唯独恩典、唯独基督和唯独神的荣耀。
  • 学习《罗马书》或《加拉太书》,学习过程中留意罪、恩典和因信称义。我们已经涵盖了罗马书的相关部分,并完整地学完了加拉太书。
  • 教孩子们学唱讲明恩典教义的诗歌,例如《坚固保障》、《怎能如此》,以及其他几十首类似的赞美诗,唱这些诗歌也给我们机会讲述作者的故事或讨论歌曲背后的神学。
  • 参加儿童的宗教改革派对,或教会的宗教改革主日礼拜。
  • 如果你没有用要理问答教过孩子们,十月份是开始的好时机。宗教改革传统的不同分支都有自己的要理问答,这些工具可以帮助你让小小心灵一次又一次地被圣经真理充满。

推荐资源

最后,还有许多可靠的资源可以帮助家庭进行这项工作。以下是我们家用过的一些资料: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5 Reasons to Teach Your Kids About the Reformation.

Jeff Robinson(杰夫·罗宾森)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是福音联盟的高级编辑,同时牧养位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基督团契教会(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学院担任教会历史方向的客座教授,并在浸信会安德鲁·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担任研究员。杰夫和他的妻子丽莎(Lisa)有四个孩子。
标签
要理问答
家庭敬拜
宗教改革
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