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令早期教会与众不同的五个特点
2021-09-20
—— Timothy Keller

在前三个世纪,基督徒受到的迫害比任何其他宗教团体都多。因为他们拒绝尊崇其他神,也不愿意敬拜皇帝,罗马社会认定基督徒过于排外、过于狭隘,是对社会秩序的威胁。

那么,如果基督徒那么令人反感,被排除在大众视野和商业活动之外,并经常遭到处死,为什么还有人成为基督徒?拉里·赫塔多(Larry Hurtado)在两本书中探讨了这个问题,一本是《前三个世纪究竟为什么有人成为基督徒?》(Why on Earth Did Anyone Become a Christian in the First Three Centuries?) 和《众神的毁灭者:早期基督教在罗马世界的独特性》(Destroyer of the gods: Early Christian Distinctiveness in the Roman World)。

赫塔多解释说,一个主要原因是基督教会是一个独特的“社会项目”。他们是一个与周边世界对比鲜明的社区,是一种反文化,既令人反感,但也对许多人有吸引力。

但是,是什么让基督教会如此与众不同?

新的身份

赫塔多指出,这个不寻常的“社会项目”基础是基督徒独特的宗教身份。在基督教之前,不存在独特的“宗教身份”,因为你的宗教只是你的种族或民族身份的一个方面。如果你来自这个城市,或来自这个部落,或来自这个国家,你就崇拜那个城市、部落或民族的神。你的宗教基本上是被分配给你的。

基督教第一次将“你选择你的宗教”这一概念带入人类思想,而不是基于种族和阶层。基督教的信息还从根本上断言,你对基督的信仰成为你新的、最深刻的身份,同时也没有抹去或消除你的种族、阶级和性别。只是你与基督的关系将它们降至次要地位。这意味着,令罗马社会震惊的是,所有的基督徒——无论是奴隶、自由人、还是贵族,或者无论他们的种族和国籍,现在在基督里都是平等的(加3:26-29)。这是对罗马社会根深蒂固的社会结构和分工的彻底挑战,从中至少可以看出五个独特的特点。

第一,早期教会是多种族的,经历了跨越种族界限的团结,这是令人吃惊的。

请看对安提阿教会领导层的描述,这只是一个例子(使徒行传13章)。在整个使徒行传中,我们看到不同种族的人之间的显著合一。以弗所书第2章见证了种族合一作为福音的果实在基督徒中的重要性。

第二,早期教会是一个宽恕与和解的社区。

正如我们所说,基督徒经常被排斥和批评,但他们也受到积极的迫害,被监禁,被攻击,被杀害。然而,基督徒教导宽恕,不对对手进行报复。在一个耻辱和荣誉的文化中,复仇是众望所归的,所以基督徒的态度闻所未闻。基督徒不嘲笑或嘲弄他们的对手,更不用说用暴力报复他们了。

第三,早期教会以其对穷人和受苦者的热情而闻名。

虽然人们期望关心自己家庭或部落的穷人,但正如耶稣的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路加福音10:25-37)中所教导的那样,基督徒对所有穷人——甚至其他种族和宗教的穷人——的“滥情”帮助是前所未有的。(见加里·芬格伦Gary Ferngren的文章《道成肉身与早期基督教慈善事业》"The Incarnation and Early Christian Philanthropy")。在瘟疫期间,基督徒没有逃离城市,而是留下来照顾所有群体的病人和死亡者,最后往往以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第四,这是一个致力于生命神圣性的群体。

基督徒反对堕胎并不简单。堕胎是危险的,也是比较罕见的。一种更常见的做法被称为“婴儿暴露”("infant exposure")——把不受欢迎的婴儿被扔到垃圾堆上,要么任其死亡,要么任其被商人带去做奴隶和卖淫。基督徒拯救了这些婴儿并收留他们。

第五,这是一种反文化的性观念。

罗马文化坚持要求有社会地位的已婚妇女避免婚外性行为,但人们认为男人(甚至是已婚男人)与地位较低的人——奴隶、妓女和儿童发生性关系是正常的。这不仅是允许的,而且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这部分是因为在那个文化中,性总是被认为是一个人社会地位的表现。性爱主要被看作是一种单纯的生理欲望,是不可抗拒的。

当然,基督徒的性规范是不同的。教会禁止异性婚姻之外的任何性行为。但古老的、看似更“自由”的异教性行为最终让位于更严格的基督教规范,因为基督教性行为的“深层逻辑”如此不同。它认为性不只是一种食欲,而是一种将自己完全交给另一个人的方式,这样做是为了效法和联系在基督里牺牲了自己的神。它也更加平等,将所有人视为平等,拒绝性别和社会地位带来的双重标准。最后,基督教将性自控视为人类自由的行使,证明我们不只是欲望或命运的棋子(见《从羞耻到罪恶:基督教对晚期古代性道德的改造》 From Shame to Sin: The Christian Transformation of Sexual Morality in Late Antiquity一书。)

爱的挑战

正是因为早期教会没有融入其周围的文化,而是用爱挑战它,所以基督教最终对其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

如果在今天进行相同的“社会项目”能否产生类似的效果?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2017年的《救赎主报告》,福音联盟蒙允转载:5 Features That Made the Early Church Unique.

Timothy Keller(提摩太·凯勒)是救赎主长老教会(位于纽约曼哈顿市)的创建者和曾经的主任牧师(已退休)、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联合创始人暨副主席。凯勒牧师著述颇丰。如欲获取他的更多资源,可浏览Gospel in Life网站,或在推特上关注他。
标签
文化
早期教会
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