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西方教会面对的四个危机
2021-02-05
| Trevin Wax

教会一如既往地处于危机之中,无论对早期、中世纪、宗教改革的动荡时期以及我们现代的教会来说都是如此。从哥林多基督徒在主餐的时候吃喝宴乐,到今天伊斯兰恐怖分子对基督徒的残酷灭绝,教会的危机一直不断。异端从内部兴起,迫害从外部袭来,教会始终处于危机之中。

但与此同时,教会也是稳定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这是耶稣说的。就像他曾经讲过的关于智慧人的比喻一样,耶稣把他的房子建造在磐石上,阴间的门就不能在祂的百姓身上得胜。是的,教会会堕落,会有假弥赛亚,会有异端践踏真理的教导,会有道德上的败坏损害我们的见证,会有迫害席卷整个大地。真教会总是处于危机之中,但又总是稳定的。我们正处于一场属灵的争战中,而结果却又是安全的。

任何回应我们当前文化处境的努力都必须牢记这两个真理——教会总有危机,但教会又总会得胜。如果我们不考虑我们所面临危机的严重性,我们就会陷入骄傲和自满,失去我们应有的美好见证。但如果我们不考虑耶稣应许的可靠性,我们就会陷入毫无意义的恐惧和焦虑。我们的使命是看到每一个挑战所伴随的机会,也要看到每一个机会所伴随的挑战。我们需要辨别力和智慧,立足于充满盼望的现实主义。

我们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来自暴政或逼迫教会政府,我们面临的挑战极其微妙——我们从世界中继承的文化和倾向逐渐偷渡到教会中,并对教会产生影响。在这篇文章中,我想指出我所看到的四个文化挑战,我希望将来有机会对每一点都写一篇深入探讨的文章。

危机一:我们生活在一个被表现型个人主义迷惑的社会。

尤瓦尔·莱文(Yuval Levin)在《分裂的共和国》(The Fractured Republic)中这样描述“表现型个人主义”("expressive individualism")。

……一种追求自己道路的欲望……(并且)渴望通过定义和表达自己的身份来获得满足。“表现型个人主义”一方面驱动你想要更像你已经拥有的某种人设,又想通过充分表现的自己在社会中获得认可。这种每个人都通过界定个人身份获得存在感的做法被看作是个人生存能力的一种表现,并且越来越和自由一样重要,被看作是人类的基本权利,它在我们的自我理解中常常是骄傲的来源。

因此,“做你自己”和“做真实的自己”是社会最喜欢的口号,这种生活方式也成了第一和最大的诫命。

表现型个人主义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因为神的话语以“我们”挑战“我”,然后把“我们”置于上帝之下。当神的话语说要向上看时,人的倾向是向内看。我们不愿向上看,因为这意味着有一位在我们之上,对我们有权柄的存在。而且,由于西方人假设自由和幸福是首要权利,我们对那些对我们有道德权柄的要求,或对那些向我们要求什么的机构都会感到不安。我们抵制任何可能扼杀我们自我定义自由的东西。

“人的首要目的是荣耀神,并永远以他为乐。”这是信仰告白告诉我们的,但表现型个人主义把这一点倒转过来:“宗教的主要目的是荣耀人,使他能永远以自己为乐。”

危机二:我们的社会有一种实用主义宗教观,把我们的信仰归入个人价值或个人隐私的领域。

在当今世界,人们倾向于将科学视为公共真理和事实的仲裁者。宗教是一种关于价值观的影响力,但这些价值观并不是绝对的或超然的。宗教被归入个人隐私和喜好的范畴,是要远离公共场所的东西。它的重要性只与它给信徒的意义感或认同感有关。

这里的挑战是,许多基督徒现在只看到信仰对他们生活的影响,而不是这信仰整体的真理性。对他们来说,基督教的道德要求只有在带来我们已经决定的、必须是生活目标的那种幸福时才适用。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当宗教被“私有化”时,“什么是好”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我们不再有一些“外在”的标准,不再有一个我们共同努力追求的美好生活愿景,不再有一些我们努力想要共同实现的东西,也不再有一个我们为了成为完整又光荣的人类而需要努力的共同目标。相反,我们用任何带来益处的东西来重新定义好,实用主义渗透其中,消费主义殖民了信仰。

危机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基督教道德观不仅老气横秋,而且极端或危险。

我经常听到基督徒安慰自己的想法,认为只要我们与那些在基督教神学和伦理学上有说服力、温和的行家一样,比如如果每个人讲道都像提摩太·凯勒、华理克或者葛培理一样有学识又温文尔雅,这世界上的人们就会意识到基督教的教导是多么合理和值得尊敬——即便他们仍然不同意。

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正处在一场道德革命中,我们文化中长期存在的信仰正在被颠覆。随着表现型个人主义的传播并且成为世界的主流观点,传统基督教教义现在不仅被认为是老套的,而且还是有问题的、错误的,甚至是极端的和危险的。

危机四:人们越来越孤立,分散,两极分化。

我们见证了公众对机构的信任度急剧下降。随着选择增多、团结减少,导致人们更多地迷失方向和分裂。在这种环境下,通常在国家和个人之间提供缓冲的机构受到的影响最大。共同体消失了、协会和团体解散了,原本发挥“调节作用”的机构被消弱了。

与这种分裂和孤立一起出现的还有两极分化的问题。互联网加剧了这个问题。

在这个时代,教会面临的挑战是抵制将我们的聚会转变成为每个人只是寻求相互满足的地方。对今天太多的人来说,我们去教会是因为教会帮助我们自我实现,而不是因为教会让我们变得美好,不是因为我们寻求荣耀神,也不是因为我们想对邻居行善。我们去教会就像去其他地方一样,是为了得到肯定。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作者博客:4 Big Challenges Facing the Church in the West Today.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文化
个人主义
获得肯定
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