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登山宝训,你不知道的三件事
2020-02-24
| Jonathan Pennington

我很高兴能投入大量精力对登山宝训进行研究、教导和写作。尽管我已经写完一本关于登山宝训的新书,但这段著名的圣经文本每天仍能教导我新的内容。

以下是我所学习到的关于登山宝训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的三件事。

第一, 耶稣的讲道具有革命性,却不是全新的

因着对耶稣的敬重,我们常以为祂的信息对人类而言是新奇而美妙的,好似晴天霹雳一般。

登山宝训确实晴天霹雳,它是来自上帝的直接启示,出自那位道成肉身者之口。但这并不意味着耶稣的教导是全新的。

当我们用第一世纪地中海世界的文化背景来理解这篇讲道时,我们会发现登山宝训与文化之间的连续性与差异性一样多。这是件好事。因为耶稣并不是在讲一些来自火星的胡言乱语,而是向真实文化中的真实人群揭开上帝的国度。

耶稣所处的的文化包含了两个部分,二者都能帮助我们理解耶稣所说的内容,同时也表明这篇讲道所教导的并不是全新的。首先是犹太人的文化背景,在犹太文化中耶稣被看做是一个先知,正如旧约中的那些先知们一样,祂呼召人们重新思考上帝是谁、上帝对祂所造之物的心意。耶稣讲道中的信息是:上帝是我们的父,祂不止看外在行为与宗教操守是否公义,祂看重人心。

这一教导根植于先知的传统,并与之产生共鸣,尤其是先知以赛亚、耶利米,辅以来自但以理和其他一些小先知书中的教导。耶稣的话与圣经的其他部分有着深刻的连续性。

讲道中的另一个文化背景是希腊—罗马哲学的领域。耶稣不止是先知,也是贤者,是一位智慧的哲学家,呼召人们基于对世界的美善愿景来重新校准自己的生活。

作为哲学家,耶稣邀请人们进入那应许真正美好生命(或人类蓬勃发展)的世界。祂是一位教师,聚集并教导门徒;祂的教导被编纂在一起,成为令人难忘的合集;祂提供了应许真正生命的八福;祂强调道德的完全(尤其见 太5:48)。当然,耶稣所说的和其他哲学家所教导的内容有所不同,但其讲道的形式与感觉对第一世纪的听众而言并不陌生。

在讲道结束时,众人都很稀奇,但这不是因为内容对他们而言太过于新鲜,而是因为耶稣教导时的明晰、能力与权柄。祂的教导虽然激进,却非突如其来。

第二,耶稣不是在教导一个无法达到的完美状态,好让你觉得自己需要恩典

对这篇讲道通常的理解(尤其是对新教神学而言),是认为它提出了一种我们明显不可能达到的道德要求,从而造成一个危机,使我们奔向基督的恩典和祂归算给我们的义。耶稣要求我们放下一切私欲或仇恨、被打时把另一边脸转过来、按着完全以神为中心的动机过敬虔生活、不为未来忧虑,以及永不论断他人——我们不可能完美地践行所有这些要求,而这正显明了我们迫切需要基督的救赎。大家都是这么解读的。

尽管从整本圣经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确无法赚得救恩,也的确需要白白的恩典,但这种解经错失了登山宝训的文体、重点与目标。即便借用路德那过分简约的分类法,这篇讲道也不是那迫使我们看到自己对“福音”需要的“律法”。相反,这是来自上帝的智慧,邀请我们借着信心,从外在的遵守转变为全心全意对待上帝,并重新定位我们的价值观、愿景和习惯,这不是“律法”,而是“福音”。耶稣正邀请我们进入天国的生活,从现在起直到那一日。这是恩典。

没有人(除了耶稣)能完美践行登山宝训中所教导的愿景,但这不意味着它与我们的生活脱节。透过信心并借着恩典,耶稣邀请我们进入门徒的实际生活。我们参与并(不完全地)在今世效法祂对天父的信靠、等候天国的样式。

登山宝训并非我们所需要知道的全部内容,亦非福音的所有内容。福音故事以弥赛亚,即耶稣的死与复活结尾。通过祂的信实,祂带来了上帝与人类之间的新约。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借着圣灵的大能,我们才得着生命。所有这一切都是借着恩典。这是核心教义。就这方面而言,路德与其他基督徒所信的都是正确的。

如今,站立在恩典中的信徒能够回应耶稣在登山宝训中的邀请。祂的教导与榜样解构与更新了我们的习惯与生活方式。做门徒是对上帝奇异恩典的适当与必要回应,而登山宝训则在这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三,耶稣的讲道是为了让我们记忆和默想

在现代西方世界,圣经唾手可得,人们的识字率也非常高。因此,绝大部分对耶稣及登山宝训感兴趣的欧美人都能轻易找到经文来阅读。谷歌一下“登山宝训”,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不计其数的译本和解经。这很好。

然而,这并不是原本人们听讲道的形式,也不是它原本被宣讲时的那种教学背景。相反,登山宝训来自一个专心用耳朵而非眼睛的时代与文化。这篇讲道(不论是耶稣原本的宣讲还是马太的文字记录)是一种透过听觉传达的可供背诵的默想材料。

马太将耶稣在不同主题上的教导集合成五个部分,登山宝训就是其中之一。它们以可记忆的主题式结构(通常三个一组)呈现,包含生动的图像和诗意的语言,以便门徒可以很容易地聆听、记忆,从而深思夫子所说的话。成为门徒,就是要记住夫子的教导,并效法祂的生命。

我还没有把登山宝训全都背下来(很遗憾),但我经常花很长时间来散步并回忆和背诵我记住的那些部分。尽管我已多次阅读和深入地研究登山宝训的文本,却没有注意到其中常令我惊讶的那新鲜能力、洞见以及冲击脑海的与圣经正典间的连接。这是圣灵写下登山宝训的原因。你也可以试着这样做。

编注:本文系与贝克学术出版社(Baker Academic)合作发表。


译:许志斌,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3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Jonathan Pennington(乔纳森·彭宁顿)是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新约释经副教授和研究博士项目主任。
标签
解经
耶稣
新约
登山宝训
贝克学术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