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备的基督》书摘20条
2018-10-20
| Ivan Mesa

当我在阅读辛克莱·傅格森所写的新书《全备的基督》(The Whole Christ: Legalism, Antinomianism, and Gospel Assurance—Why the Marrow Controversy Still MattersCrossway, 2016,由凯勒作)时,下面20条书摘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本书在我倾向于律法主义和反律主义的时候都喂养了我的灵魂,因为福音是对律法主义和反律主义的反动。是的,一本关于十八世纪苏格兰神学家们关于律法和恩典争议的书今天仍然可以帮助我们。

福音的福益(称义、和好、救赎、得儿女名分)是在基督里的。它们不脱离祂存在。只有在祂里面,它们才是我们的。(44)

论牧师和讲道

知道如何“从旧约传讲基督”,或明白圣经神学,或看到救赎历史的发展,或明白如何从圣经任何一部分去到基督那里,这并不必然导致实际传讲耶稣基督祂自己。看基督解释了嵌入旧约圣经的一系列线索,这与传讲耶稣祂自己取了我们的肉身,承担我们的罪,代替我们而死,复活使我们称义并不实际上是一样。传讲基督的一种讲道模式,这并不等同于基督祂自己,我们绝不可把释经原则与基督祂自己混淆起来。前者并没有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后者却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死了。 (49 n. 23)

牧师需要自己被神无条件的恩典征服。他们需要把一种为自己辩护的法利赛人精神和条件主义残余从自己身上清除出去。他们需要像救主一样面对压伤的芦苇,不将它折断,面对将残的灯火,不将它吹灭。说到底,敬虔的牧师岂不就像神一样,有充满恩典的心吗?这样的牧师看到神把浪子带回家,就跑过去拥抱他们,因着他们被带回家就喜极而泣,与他们亲嘴,不问问题,不要求他们满足资格或条件。 (73)

论律法主义

律法主义很简单,就是把神的律法和神祂自己分隔开来。 (83)

律法主义的核心,就是人心扭曲神的恩惠与施恩惠的神。 (88)

人常说一个人可能有一个律法主义的头脑和一个律法主义的内心。但同样太过可能的,就是人有一个福音的头脑,却有一个律法主义的内心。 (94)

律法主义几乎与伊甸园本身一样历史悠久。本质上它是一切削弱、扭曲神的大爱和神完全无条件恩典的教导。然后这教导扭曲神在祂律法之内启示的祂的恩典,未能看到律法按其在救赎历史当中本有的处境,是向人表明一位满有恩惠的父。这就是律法主义的性质。确实,我们可以说,这些是律法主义各样的性质。 (95)

我们当传讲基督完全的位格和工作,然后信心就直接紧紧抓住在祂里面神的怜悯,这样悔改的生命就开始,这悔改的生命就成为信心的果子。 (101)

说到底,我们不能按时间先后把相信和悔改分开。真基督徒是带着悔改的心相信,是带着信心悔改。出于这原因,新约圣经表明这两种层面时,这两个说法都使用,它们出现的顺序各异。但按性质的次序,就福音内在的逻辑和福音“文法”发挥作用的方式而言,人绝不能说悔改先于相信。离开了相信这处境,悔改就不能发生。 (104)

相信总是悔改,悔改若是真实,就总是相信。 (104 n. 17)

恩典按定义,是排除了一切限制。因此恩典消灭了一切夸口,它让夸口窒息,在我们任何一切关于自己有所贡献的讨价还价开始之前,就已经让这一切哑口无言。按定义,我们不能在任何方面、以任何方式、通过任何行动“限制”恩典。因此拆毁律法主义的,是对神恩典的认识,就是说,认识神祂自己。恩典凸显了律法主义的破产,表明律法主义不仅无用,还是毫无意义,恩典扼杀律法主义的生命气息。 (110)

论反律主义

虽然在一种意义上,反律主义是与律法主义“相反”的一种错误,但在另外一种意义上,它是与律法主义“同等”的错误,因它与律法主义一样,都是将神的律法与神祂自己和祂的品格分隔开来(从旧约到新约,神祂自己和祂的品格是不变的)。反律主义未能认识到,那定我们罪的律法,是神起初赐下,为要教导我们如何不犯罪。 (141)

对律法主义最深入的回应,并不是“你不是在律法之下”,而是“你是在藐视福音,未能明白神的恩典如何在福音当中发挥效力!”因着你因信与基督联合,你在律法之下就不被定罪,但这同一个因信联合带来的结果,就是律法的要求通过圣灵在你身上得到满足。你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你不明白律法,而是在于你不明白福音。因保罗说我们是“因律法与基督成为姻亲”。我们与律法的关系不是一种赤裸裸的律法关系,冷冰冰没有人性。不是的,我们遵守律法,这是我们与我们新的丈夫耶稣基督结婚的结果。(153–154)

反律主义和律法主义其实并不是如此完全相反,因它们两样都是与恩典对立。因此圣经从来没有把一样当作解决另一样的药方。而解决这两样问题的药方,都是恩典,神在基督里,在我们与基督联合当中的恩典。 (156)

律法主义只有一种真正的解决之道,就是与福音为反律主义开的同样药方:认识与耶稣基督祂自己的联合,尝到这联合的滋味。(157)

反律主义可能隐藏在教义和神学术语当中,但它既暴露,也掩盖了人内心对绝对当向神尽的义务或本分一屑不顾。因此在教义方面进行解释,这只是这场争战的一部分。我们面对的,是某样更难以捉摸的事情,是一个人的精神,一种直觉,一种有罪的性情趋向,一种微妙的将本分和喜乐分开的做法。这要求努力、爱心的教牧关怀,特别忠心、强调与基督联合、完全地解开神的道,好让福音可以融化我们心里顽固的律法主义精神。 (161)

神的陈述带出神的命令。这是圣经基本的文法。在这种意义上,恩典总是生出义务、本分和律法。(168)

诫命就像火车铁轨,圣灵浇灌把神的爱浇灌在人心里,这给人的生命加力,让这生命在铁轨上运行。爱给火车头加力,律法指引方向。爱和律法互相依存。爱能脱离律法运行,这种观念是是虚构的想象。它不仅是一种糟糕的神学,也是一种糟糕的心理学。它需要从律法借用眼睛才能让爱看得见……旧约信徒和救主都没有把神的律法与满有恩惠的祂自己割裂开来。凡父命令耶稣做的,祂都去做,这并不是律法主义。我们这样做,也不是律法主义。 (168–169, 173)

论确据

得救确据是相信基督结出的果子。基督能,实际上确实拯救凡因着信到祂这里来的人。因信心就是信靠基督能施行拯救,因此有一种相信和确据是如萌芽一般存在于信心当中。因此信心的作为本身就包含有确据的种子。确实,信心起初的作为,就是一种关乎基督的确据。 (197)

当信心如此这般把握住我们最终和完全称义这现实,此时基督祂自己就显为大。这就是享有得救确据的关键,这完全是因为确据是我们确信祂是一位伟大的救主,祂是我们的救主。因此在福音确据中,基督处于中心地位;确实基督是一切。 (200)


译/校:古旧福音

Ivan Mesa(伊凡·梅森)是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神学硕士,担任福音联盟的图书编辑,负责收集和编辑书籍,监察长篇文章和评论,并帮助管理社交媒体。他和妻子萨拉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
标签
圣经神学
神学
恩典
律法
书摘
改革宗
古旧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