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艺术
《基列家书》:教牧事工新视角
2024-07-10
—— Philip G. Ryken

编注:福音联盟邀请你与惠顿大学校长菲利普·莱肯(Philip G. Ryken)一起阅读和讨论玛丽莲·罗宾逊(Marilynne Robinson)的普利策奖小说《基列家书》(Gilead)。欲了解更多有关“赞美经典”(Commending the Classics)系列的文章,请参阅早期发表的读者指南:利兰·莱肯(Leland Ryken)对阿尔贝·加缪(Albert Calmus)的《局外人》(The Stranger)、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的《小伙子古德曼·布朗》(Young Goodman Brown)的解读,以及凯瑟琳·尼尔森(Kathleen Nielson)对弗兰纳里·奥康纳(Flannery O'Connor)短篇小说的解读。

我不记得是谁向我推荐了《基列家书》,但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本书。当然,部分原因是作者文笔实在精彩,玛丽莲·罗宾逊不愧是一名才华横溢的作家。有评论家写道,《基列家书》“沉静优美”“笔法细腻,思考周全,字里行间流露出丰富的恩典。”

小说的背景同样吸引了我。《基列家书》是虚构回忆录,描写来日无多的牧师给幼子写下家书,讲述了祖辈的故事,反思了他蒙召事奉的生涯。他即将离开人世,想借着这封家书告诉儿子舔犊深情以及他一生的教训。本书细腻地描绘了牧师事奉的一生,既有喜乐又不乏挣扎。

经典文学作品中的牧师

我第一次读《基列家书》的那段时间,正好和一位神学院学生一起吃了顿午餐,他提到他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读了许多小说,这些小说都是他祖父推荐的,他认为每位年轻牧师都该读一读。这些书的一个共同之处是主人公都是牧师、神父或传教士。我记得,《埃尔默·甘特襄》(Elmer Gantry )、霍桑的《红字》(The Scarlet Letter)以及乔治·贝尔纳诺斯(Georges Bernanos)的《乡村牧师日记》(The Diary of a Country Priest)都在书单上。

那次谈话让我兴奋不已,因为它把我生命中的两大爱好结合在了一起:优秀的文学作品和教牧事工。很快,我开始思考属于这一类的其他优秀作品:艾伦·帕顿(Alan Paton)的《哭吧,心爱的国家》(Cry, the Beloved Country)、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的《权力与荣耀》(The Power and the Glory)、弗雷德里克·布赫纳(Frederick Buechner)的《戈德里克》(Godric)、约翰·布坎(John Buchan)的《女巫森林》(Witch Wood)和远藤周作的《沉默》(Silence)。

我注意到这些书来自世界各地:美国、英格兰、苏格兰、法国、墨西哥、日本、南非。我还注意到,它们从各种各样的视角来看待牧师的事奉。

很快,我就梦想着开设一门实用的课程,用世界文学经典来帮助神学院的学生理解福音事工的呼召。要帮助神学生预备成为牧师,还有什么比阅读讨论名著中的精彩故事更好(或更让人愉快)的呢?

最后,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我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一个小型牧师博士研讨会上讲授了这个课程,课程名为“世界文学中的教牧事工”。后来,我与父亲利兰·莱肯和好友托德·威尔逊合作,写了一本小书,名为《经典文学作品中的牧师》,书中就提到了我上面提到的一些小说。

通过这一系列短文——其中一部分摘自我在书中关于《基列家书》的章节——我重温这部我最喜欢的小说。本文目的是希望你读过这部杰出的作品,会更想去阅读其他类似的书。

你遇到的牧者

对牧师和从事任何形式的福音事工的基督徒来说,读优秀文学作品至关重要。原因有很多,但这个原因最关键:伟大的文学作品会滋养你的灵魂。正如查尔斯·奥斯古德(Charles Osgood)在他的《诗:恩典的管道》(Poetry as a Means of Grace)所提到的,文学作品“在见识、智识、道德、属灵层面扩展我们的思想;让我们更有怜悯心;观察力更加敏锐;纠正我们对所有事物的评价。”

那些以牧师(或神父)为主人公的伟大文学作品,的确对事工的人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些作品拓展了我们教牧事工的视野,提出在事奉过程中出现的道德问题,并帮助找到解决办法。它们让我们对有需要的人更加关心,也揭露哪些地方会遇到试探,甚至还能纠正事工中那些不完全讨神喜悦的方方面面。

以牧师为主人公的小说为读者刻画出了栩栩如生的牧师形象,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这些主人公分为好几种类型。有忠心的牧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不过还是有一些。更多故事里的牧师是不折不扣的罪人。一个明显的例子是《红字》开头那个犯了奸淫罪的牧师。但亚瑟-丁梅斯代尔只是美国文学作品中一长串堕落牧师中的第一位。无论是贪婪、欲望还是虚伪,人们几乎可以通过美国文学中的牧师追溯到美国文化的道德沦丧。

除此之外,还有一类将牧师描写成供人取笑的喜剧人物。今天,我们熟悉的这类人物通常是电影和电视情景喜剧中出现的无能、迂腐的神职人员。但在美国文学中,拿牧师来开涮的传统由来已久。19 世纪的一个突出例子是欧文·布朗(Irving Browne)的戏剧《我们最好的社会》(Our Best Society)中的“奶油奶酪”牧师(Reverend Cream Cheese),他是法国胡格诺传教士“奶油奶酪”(Crème de la Crème)的后裔,接替了“多音节博士”(Dr. Polysyllable)的讲坛!

令人欣慰的是,许多最好的牧师小说都全面细致地描写了牧师。在这些作品里,我们看到牧师或神父忠心回应神的呼召,小说也不回避他们在服事中的困难挣扎,以及性格上的许多缺陷。这些小说中的牧师说明了芭芭拉·布朗·泰勒(Barbara Brown Taylor)从她的导师那里学到的宝贵功课:

被按立为牧者并不等于说你就能完美地事奉神了, 只是表明你在公开地事奉神,让别人通过你的起起伏伏学到各种教训。你可能并不比别人坏到哪里去,也不比别人好到哪里去,但你必须要让人看到你, 你必须要让他们看到你的本来面目。

从这本书开始

《基列家书》的主人公约翰·埃姆斯牧师(Reverend John Ames)没有完美地事奉神,但他的确是以一种可以被看到的方式事奉神。玛丽莲对这位可敬的牧师的多方位描述让我们看到他是怎样一个人。一方面,他满怀热情地宣讲福音;另一方面,他又因为自己没有把神话语大能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而沮丧不已。他对神呼召他去服事的这一群人满怀同情,但同时, 对这些实在是爱不起来的迷途羔羊,他纠结万分。约翰牧师让我们看到教牧事工那些最美好、最艰难的部分。

.希望这篇导言能让你开始读《基列家书》,玛丽莲·罗宾逊笔下的埃姆斯牧师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他的生命和服事教给我们宝贵的功课。这是一本虚构的回忆录,作者恰如其分地没有列出章节,为的是与这种文学形式保持一致。读者经历的是主人公的意识流,而不是构思缜密的情节。以后,我将按照各种主题而不是按顺序或情节来讨论。

小说如此的结构,让我们很难知道如何将《基列家书》分成适当的部分来阅读。对于第一部分,我的建议是至少读到第 17 页。很快罗宾逊的文笔就会深深吸引你,让你手不释卷。


译:变奏曲;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Gilead: A Novel View of Pastoral Ministry.

Philip G. Ryken(菲利普·G·莱肯 )(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神学硕士;牛津大学哲学博士)是伊利诺伊州惠顿市惠顿大学的校长,也是福音联盟的理事会成员。他著有 50 多本书,包括《像耶稣那样去爱》(Loving the Way Jesus Loves)。他和妻子丽莎有五个孩子和两个孙子。
标签
牧师
书评
小说
基列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