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拣选
怀特菲尔德致卫斯理信

乔治·怀特菲尔德在1740年给约翰·卫斯理写了这封信,回应卫斯理题为“自由恩典”的布道。怀特菲尔德认为这个问题对健全的基督教至关重要,于是从美国殖民地的乔治娅匆忙写信给他在大洋彼岸的朋友。

序言写到:“出版这封反对亲爱的卫斯理先生讲道的书信会造成哪些不同影响,我心知肚明。我许多极力主张 普救论的朋友,立刻会被此信冒犯;许多为相反立场热心的朋友则会非常喜乐;那些对两种立场都不温不火、被属肉体的推理牵制的人,则希望该问题从未处于争论之下。……因此我期望,一方面那些持守拣选教义的人不要感到欢欣得胜,或是为之结党;另一方面,那些对此教义怀有偏见的人也不要太过担忧,或是深感冒犯。神从起初就知道自己一切所行之事,那伟大的一日将会启明,为什么主允许亲爱的卫斯理先生与我有如此不同的思维方式。”

George Whitefield(乔治·怀特菲尔德)是基督教大觉醒运动中的重要人物之一,循道宗的共同创始人。
标签
神学
教义
拣选
改革宗翻译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