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很重要,但不要神化它
2020-07-15
| Daniel Darling

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们在欢度圣诞假期、看电视或者和朋友相聚的时候,我却不得不很早起床,穿上多层保暖的衣服,然后强迫自己出门。

在我青少年的时候,父亲有很多地方让我想不明白,比如他认为让我和他一起疏通和安装管道很重要。几乎每到学校放假或者暑假,我都要和父亲一起工作,在新建的房屋中安装红铜色水管、塑料排水管道和铸铁天然气管道。很早我就知道自己并不像父亲那样在建筑方面有天赋,但是我却非常擅长安装房屋管道。这份工作带来赚钱的机会,但更重要的是帮助我明白了努力工作和基督徒受托的责任。这些道理是我在完全停止和父亲一起工作,试图寻找自己的事业方向时才慢慢明白的。

爸爸并不是一个受过训练的神学家,他也没有大学学位。但是父亲给我上了几堂非常深刻的人生课程,认识到努力工作和好好工作的尊贵之处。爸爸是一个话不多的人,他以出色的工作和诚实的品格为大家所熟知。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觉得我们可以走了,但是父亲还是坚持继续工作,单单因为想要使工作可以做的更好。“可是爸爸,管道在墙里不会有人看见的。你为什么在乎它是否笔直和整齐呢?”我现在已经学会不再问他那样的傻问题,但我记得父亲的答案:“儿子,我看得见。更重要的是,神看得见。”

加给我们上帝形象的礼物

从父亲的身上我学到了工作对于人的意义。工作是好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因为我们有神的形象,特别是在工作的事情上有神的形象:“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创2:2)。耶稣对法利赛人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约5:17)。

因此,工作是一件加给我们上帝形象的礼物,创造主将之赐给带有神形象的人:“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创2:5)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神创造的计划需要人的参与,由(按神的形象被造的)人护理看守所有受造之物。就像摩西告诉他的读者那样,在神的设计中,若是缺少了人的护理看守,这个世界不会运转,也不能运转。

我们被造不是为了敬拜地球也不是要破坏地球。带有神形象的人应该是最具环保意识的。我们关心地球,因为神创造了地球让我们护理看守。我们的工作不是生活的副产品—而是人生旅程中必要的部分。工作是人的一部分。我们被造管理全地:改造和探索。

如果我们努力工作,关心这个世界,这就是神的形象在我们身上。

受了咒诅的工作

正像神给的其他美好礼物一样,我们的工作因为人的堕落而败坏了。看一下神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对亚当说的话(创3:17-19):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

地球起初被造时是完美的,为彰显神荣耀的受造物,如今一同叹息(罗8:22),感受到咒诅带来的劳苦。地也不效力,工作变得艰难,令人疲惫,成了虚空的苦差事。工作、吃饭、睡觉,再工作、再吃饭、再睡觉。然后就是死亡。

期待工作令人满意是对的,但如果期待工作中没有任何挫败这样的想法就错了。在这个美好却堕落的世界,我们在工作中会同时经历满足和挫败。

进一步讲,福音更新了我们工作的目的。这并不是说基督徒是最好的艺术家,手艺人,管理者,全职妈妈和律师。但是福音确实帮助我们看到工作的全新价值,将我们的工作指向了神的国,在那里有一天我们会脱离一切使我们丧失尊贵的荆棘和蒺藜。在基督里,神恢复了我们起初被造的形象,满有神的形象: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

我们不是因为工作而得救,但是得救的人得竭力好好工作。

如果工作成了祭坛……

不幸的是我们把工作当成一切,当成敬拜和委身的对象,而不是神起初所赐的美好礼物。

比如,我们的工作经常被当作身份和价值的象征。想一想当你第一次遇见一个人时,你们的聊天内容。下一次你在教会中遇见第一次来的人,或者在火车上与别人聊天,或者遇见新搬来的一家人,你甚至不怎么思考就会问,“那么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们的回答在某种程度上左右了你对他们的印象。

不管是在华盛顿还是田纳西,这个问题都变得特别重要。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城市,在那有许多有活力的艺术家,人们经常通过创作活动来定义自己。我们通常会听到的是:“我是一个作词人。我正在和某人一起作一个项目了。我正在为某个公司或机构作推广。”而在华盛顿特区,这就像一个权力游戏,为了提高影响而不断交换名片和添加联系人:“我在国会为议员起草方案。我刚开始在这家智库工作。我在政府机关工作。”

想一想以下几个问题:

  • 我的工作重要吗?
  • 它给我带来影响力吗?
  • 人们知道我所做的吗,他们会在乎吗?

我们当然不会大声问自己这些问题,但是我们会不自觉的想这些问题。

不能承受之重

重要的是,我们需要退后一步看工作被当作偶像时,工作都指挥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没有将工作留在办公室或工厂,而是把它带回了家。它就在我们的口袋里,经常把我们从家人朋友身边拉开,再看一眼邮件,再打一个电话,再做一个项目。工作在我们耳边不停地催促我们,我们仿佛像神一样,不需要休息。

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把我们的工作看的过重,超过它所能承担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自己敬拜了这个没有面目的假神,直到我们仔细查看,看到我们为工作做了许多不必要的牺牲。

工作是重要的,但把工作当成神却是可怕的。神不是按着薪水职位或公司的形象创造了我们,这些好东西有一天都会过去。它们会离开我们,而这会让我们不小心就陷入虚空和不满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不断地回到真理,我们的身份并不在乎我们的用处、影响力,或工资单,而在乎神,祂爱按着自己形象被造的人。在基督里,我们深深知道,我们不仅是为雇主工作,乃是与主耶稣在永恒里同得基业。

编注:本文节选自《尊严的革命:重新宣告神对人的丰富意念》( The Dignity Revolution: Reclaiming God’s Rich Vision for Humanity)一书。


译: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 Your Work Matters. But Don't Deify It.

Daniel Darling(丹尼尔·达林)是美南浸信会(SBC)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副主席,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创世记
偶像
工作
神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