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与年长的基督徒:你们彼此需要
2021-06-08
| Tet George

几年前,我们的牧师联系我和我的先生,说有对夫妇想要加入我们的社区小组。

我们的小组已经相当多元化,有一些种族多样性,也有年轻的单身肢体,年轻的家庭,单身母亲,和一对空巢夫妇。尽管如此,当听到牧师说这对夫妇已经接近80岁高龄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很惊讶。

我们于是就问牧师:“你有没有告诉他们,到目前为止,他们会是我们小组中最年长的成员?”令人高兴的是,他们知道这些,并还是想要加入我们。

三年后,我们小组成员的组成几乎涵盖了成年人的各个人生阶段。这个跨越年龄层的小组使我们在三个方面特别得着益处。

第一,跨代团契带来有机的门徒训练

许多教会,像我们的教会,都在努力动员成员开始门徒关系。可即便设立正式的导师计划也经常以失败告终,因为这样的关系让人感觉被动和不舒适。有谁愿意跟一个近乎陌生的人分享自己在罪上的挣扎呢?跨越不同年龄的查经小组或社区小组的好处就是使大家在接触中逐渐形成有机关系。

门训关系,无论是正式还是非正式,都会在已经存在友谊的前提下发展的更加自然。导师关系不一定只存在年长的基督徒和年轻的基督徒之间,但是圣经记载了老年人如何向少年人分享他们经过时间积累的智慧(多2:1-8;申32:7)。同时,圣经也教导少年人可以作信徒的榜样,可以充满智慧(提前4:12;雅1:5;诗119:99-100)。

在很多教会,小组大多由年纪相仿或人生阶段相近的人组成。但是上帝将祂的教会塑造成一个多元的家庭。信徒们当然可以在同类的小组中成长,但神的大家庭带来的丰富门徒训练更值得追求。

第二,跨代团契帮助我们超越环境

跟不同年代的人团契迫使我们不再以狭窄、自我中心的视角看待世界。

当年轻父母对一个3岁执拗孩童进行如厕训练的时候,似乎焦虑和事故将永远持续下去。年长的圣徒可能因着身体的疼痛和酸楚被持续提醒人生苦短,从而陷入自我消耗的试探。但是亲密的跨代团契使我们看到每个人生阶段的喜乐和挑战。这种对上帝在其家中奇妙作为的放大视角,帮助我们以怜悯的眼光看待我们以外的事。

一次周五小组聚会结束后,我们中的几位肢体并没有散去,而是留下来彼此分享自己最大的争战。最年长的夫妇在做着令他们心碎的工作,就是照顾他们患了脑部恶性肿瘤,并且没有治愈希望的50岁儿子。我们当中的一位母亲被独自抚养年轻成年儿子的重担几乎压垮。我和我的丈夫也因着持续一周接到儿子小学打来、希望我们更多管教孩子的电话而感到疲惫不堪。

沉重的心聚在一起共同为我们的三个儿子祷告。这是一幅美好的画面,我们的小组在经历不同人生阶段,拥有不同生活视角的状态下达成合一。

第三,跨代团契带来实际服事

上帝给了我们关心属灵弟兄姐妹的命令(加6:10;约13:34;徒2:44)。在不同年龄层的团契中,大家能够更加有效的满足彼此不同的需要。年轻的信徒可以帮助年长的圣徒搬运家具或者解决电脑问题。退休人士可以利用早上的空闲时间帮助全职妈妈照看孩子,或者为繁忙工作的父母准备一顿饭菜。

几年前的十月,一场暴风雪突如其来,甚至让我们当地的气象学家都措手不及。我儿子的学校因此提早放学,可我却不能及时赶回家去车站接他。我开着车带着我的两个小女儿在几英里以外拥堵的交通中,在结冰的路面上无助地看着轮胎打滑。

一位社区小组的朋友,刚进入空巢的五位孩子的母亲,接上了我的儿子并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照顾他。尽管我同龄的朋友也会乐意帮助,但她们的日程安排可能并不允许她们当天帮忙。

反主流文化的合一

与那些和我们不同的人生活在基督团体中需要我们花费精力和舍己,但是上帝却呼召我们进入这种反主流文化的合一中。当我们像一个家庭一样行事时,像一个“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的家庭时,像一个同受苦,同喜乐的家庭时,教会就得着了兴旺(林前12:12、26)。

当我们和不同年龄的肢体聚集,共同成长时,我们就体现出基督透过圣灵使之成为的一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林前12:25)。


译:高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Younger Believers, Older Saints: You Need Each Other.

Tet George(泰特·乔治)与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住在费城郊外。她委身于切尔顿教会并参与敬拜事工的服事。
标签
福音
共同体
年龄
跨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