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渴望一位审判的上帝
2019-05-02
| Derek Rishmawy

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美国第一位民选黑人官员、废奴政治活动家——译注)在叙述了他祖母去世的悲剧后,在自传中提出了这个问题。 经历了主人对她一生的奴役之后,在她年老而无法再被他们使用时,他们无情地让她与家人分隔,孤独离世。

在这个充满着希望与坚韧,同时伴随着残忍与非人道的悲惨故事中,道格拉斯几乎可以在任何一点上提出这一问题:殴打、 谋杀、不可计数被占用的时间、家庭与尊严。 自从我读了他的故事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心中盘旋。

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

这一问题持续回荡在我心头,不止是在美国不公义的奴隶制度的事上。在大多数的日子里,24小时循环播报的犯罪和暴行,不断地使我们的内心翻腾,这也使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一问题的思考上。

每一次当我读到新闻标题关于又一名性侵受害者站出来曝光某位好莱坞大亨的性侵行为。甚至有些性侵受害者曝光的是自己教会的青少年牧师,而这样的丑闻还一度被教会掩盖,我都会想到……

难道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

每次看到一位上夜间新闻、遭遇政治不公平待遇的受害者的时候——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我都会想到……

难道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

每次看到每一份关于移民拘留中心遭受虐待和创伤的儿童报告(尽管我们大多数人到现在才听说)的时候,我都会想到……

难道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

每天在美国那些允许堕胎的地方,成千上万未出生孩子的生命被结束,他们都是从未被父母拥抱在怀中、从未被爱过、甚至从未获得过姓名尊严的孩子。 我们从未想过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生命早已在无菌室那紧闭的门内被带着白手套的人扼杀了。那些只有全知的上帝才知道的孩子们。每次想到这些,我都会会问……

难道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

正如你所知道的,我可以继续这样不停地写下去,因为正如你所知道的,长时间地思考犯罪、掠夺会令人心累不已,不得不停下休息。有人在推特上非常好地形容了这样的感受:“一直生气令人感到疲惫和被侵蚀;但若不生气,却让人觉得在道义上过不去。”

愤怒的媒体文化压力影响到我们所有人,但是它至少有一样小小的好处:通过这个平台,我们终于可以看到大卫所赞美的良善:“神是公义的审判者,又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诗篇7:11)

一位公义审判的上帝

我们常常被告知我们的文化不想要一位忿怒审判的上帝。这个世代不再接受任何关于充满忿怒的上帝的教导,人们不愿相信一位预备武器、与那些逼迫上帝子民的不悔改者争战的上帝。

但是在我想到我们自己怒气或是我们对不公义行为的义愤之时,我也并不完全认同那个观点。在一个被悖逆之人扭曲和毁坏的世界里,我想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渴望着一位“天天充满义怒”的上帝。我们都知道,若上帝从未亲自鉴察这些事,那将会是一场更大的悲剧。若我们发现祂是一位不义的上帝:从不定罪、从不刑罚、也从不对付世界上的罪恶,这意味着祂从不审判,那我们将陷入极大的恐惧之中。

这样的恐惧不正是令让我们焦躁不安的原因吗?难道我们不都和耶利米一样想知道“恶人的道路为何亨通呢?大行诡诈的为何得安逸呢?”(耶利米书12:1)我们不都被这样的疑虑所困惑吗?若任凭这样下去,一切都无法得到解决:无论我们如何为选举投票、找谁投诉、去哪里抗议,有权势的人不都终将得逞吗?暴戾者不都始终将弱者磨成灰烬吗?即使有个别人被抓,但大多数作恶的不都仍旧亨通,因为他们对如何操控体制和歪曲法律了如指掌吗?我们不都如诗篇作者一样有这样恐惧,担心耶和华在患难的时候隐藏他自己吗?(诗篇10:1)

这样的时刻,我们的心需要一位指示、审判和刑法罪恶的上帝。我们需要一位可以向之呼求的上帝:“耶和华啊!求你起来;神啊!求你举起手来,不要忘记困苦的人。”(诗篇10:12)——并坚信祂会回应。我们需要一位终将亲自鉴察这些事的上帝。

报应的审判

当然,这些疑问并非我们焦虑不安的唯一原因,不是吗?因为正如那同洪水般袭来的新闻令我们内心充满对不公平事件的义愤一样,它也使我们被这样的一种感受吞噬:我们自己也以不计其数的各种方式与之同谋。

或许我们没有不停地讲着种族歧视的笑话,但是当我们听到这类笑话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说些什么将其制止。或许我们不是性奴隶贸易的交易者,但是我们曾经看过的色情片却是其产品(更不必提其固有的堕落本质)。或许我们没有偷窃邻舍的东西,但是我们把大量的钱用在自己身上,我们心里清楚那些钱本可以用来帮助他人。正如公祷书所言:“在思想、言语和行为上,在我们已经做了的事,和该做而未做的事,”我们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我有一种预感,这种喋喋不休的罪恶感正是我们一些最狂热及愤怒的政治参与背后没有说出的动力。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有一个秘密的需求——一个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或承认的需求——那就是为我们自己的不义辩护和抵偿。 如果我们能够发现邻舍的罪恶和虚伪(无论那对未经训练的眼里看起来有多微妙 ),我们对自己罪恶和虚伪的负罪感都会烟消云散。 所以我们努力行善,不仅仅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而是因为我们需要向自己以及一直看着我们的世界证明我们不是同谋。 我们的自我意识是多么脆弱啊。

因此,在我们内心深处,一位公义的上帝亲自鉴察这些事的想法并不完全是件好事。我们也会去想“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 谁能站得住呢”(诗篇130:3)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古旧的十架福音如何向我们这个矛盾的世代说话,这是一个在愤怒和愧疚良心之间摇摆不定的世代。

报应的承担者

从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和复活中有明确的话语向我们发出。在上帝儿子的死里,祂“在肉体中定了罪案”(罗马书8:3)。透过亲自鉴察在骷髅地的罪案,我们见证了上帝圣洁的旨意被揭开。十字架显明了上帝承担人类的罪孽,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罗马书3:26)。上帝实在恨恶不义,尽管祂时常向行不义的人止住祂的手。但我们也看到祂的宽容并不是永远的(彼得后书3:7-10)。我们确信这位公义的上帝将亲自鉴察这些事,因为祂已经鉴察了这些事。

然而,在那天到来时,我们仍有指望叫我们能站立得住,因为在十字架上我们明白了“在你有赦免之恩,叫人敬畏你。”(诗篇130:4)那些信靠基督的人,主耶稣已经取代了他们的位置,承受了上帝的定罪,但也从死里复活,使我们得以称义。(罗马书4:24)有恩典为那些悔改信基督的人存留;我们的罪已得赦免,我们愧疚的良心已被洗尽。(希伯来书9:13-14)

更重要的是,十字架的福音在当下是一股巨大的动力。 对于那些坚持逼迫和不义的人来说,它是上帝公义的标志:“在我的忍耐结束之前转离你的罪,我将亲自鉴察这些事。”但它也带来了希望:“转离你的罪恶,我就将我的恩典倾倒给你。把你的邪恶抛在身后。“它更告诉那些行公义的人:“坚持下去。 忠心地与你的上帝同行,尽全力行公义,并信靠祂必亲自为你伸张正义。“这使我们得以摆脱需要为自己辩护的负担,而单单效法和服侍我们热爱公义的上帝。

难道一位公义的上帝不会亲自鉴察这些事吗?我们呼求。

2000年前,祂已经来过,祂还会再来。主耶稣,愿你快来。


译:陈媛媛;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You Want a God of Judgment

Derek Rishmawy(德里克·里什曼)是三一神学院系统神学的博士生。他为Christ and Pop Culture, 今日基督教撰稿,并在自己的博客和Reformedish发表文章。他还联合主持了一个名为《纯粹的忠诚》的播客。
标签
称义
愤怒
审判
时事
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