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
呼吁终结对女性的暴力
2019-07-26
| Mary A. Kassian

墨镜无法完全掩饰她那只肿胀的黑眼睛。

当那天早晨,当我们的朋友桑德拉(Sandra)来到教会的时候,我们四个围着她。其中一位女士轻轻拥抱了她,悄声在耳边向她讲述着真理。我抱着一盒抽纸跪在她的脚边,不断递给她新的干燥纸巾,而她则把眼泪打湿的纸巾团成一个个的小球。另外两个朋友像警卫一样站在她的两旁守护着她。她所遭遇的家暴在不断升级。

警察已经不止一次被叫过去。教会的长老们已承诺为桑德拉提供律师费,保护令,住宿以及其它任何她可能需要的东西。我们也制定了一个计划:联络谁、暗号、要带她去哪儿、孩子们怎么办……我们求她那天不要回家,我们可以帮助她离开。

但桑德拉拒绝了。她坚持说她还没准备好。我非常沮丧,默默地祈祷下一个召唤我们的电话是去帮她,而不是去参加她的葬礼。

几个星期之后,电话来了。

在一股失控的愤怒之下,她的丈夫把瓷器陈列柜拉倒在地,玻璃碎裂了一地。为了进一步满足他的愤怒,他将一把椅子砸成碎片,然后喊着咒骂和威胁的话,冲出门外。桑德拉觉得在她丈夫从酒吧回到家继续他的酒后长篇大论之前,她大约还有两小时时间可以逃离。

警察已经在路上。她的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她的教会联络人,后者派出了几对夫妇来帮助她。 在桑德拉向警方陈述时,我们从危险而闪亮的碎片中清理出了一条路。太太们收拾好衣服和玩具。丈夫们把箱子和其他物品搬进等候的车中。

在短短的90分钟后,我们的朋友已经在去避难所的路上。 这一次,她永远地离开了家。 她身体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但她花了数年的时间才从她丈夫所造成的严重的情感,心理和精神虐待中恢复过来。

对妇女施暴的问题

联合国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旨在提高公众对发生在世界各个地区和社会经济阶层对妇女的暴力行为的认识。 这一天定在每年11月25日。

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教会里的女性也不能幸免。看看以下来自国家暴力预防司伤害预防和控制中心在一次广泛调查中得到的统计数据:

身体虐待

  • 在美国,将近三分之一的女性(30.3%)反映曾被亲密伴侣扇耳光,推挤或推搡。
  • 24.3%的美国女性报告说,她们曾经历过亲密伴侣的严重身体暴力,其中包括被撞到某些物体上(17.2%),被拳头或其他硬的东西击打(14.2%),被殴打(11.2%), 被抓头发(10.4%),被掐或被窒息(9.7%),被踢(7.1%),被用刀或枪威胁(4.6%),或被故意烧伤(1.1%)。

心理虐待

  • 有16.2%的妇女报告曾经被人监视、追踪、威胁,以至于感到非常恐惧,或者认为自己或他们所爱的人会受到伤害或被杀害。
  • 40.3%的女性经历过亲密伴侣的言语攻击(64.3%的人被骂丑陋,肥胖,疯狂或愚蠢; 57.9%的人表示他们的伴侣以一种看起来危险的方式表现愤怒; 58%的人被侮辱,羞辱或嘲笑 ; 48.9%的人被告知他们是输家,失败者或不够好; 39.1%被告知没有人会需要他们)。
  • 41.1%的女性经历了亲密伴侣的强制控制(61.7%表示对方密切地/带着嫉妒地监视或控制她的行为; 45.5%表示他威胁要伤害她; 43.7%表示他不让她与家人或朋友见面或交谈; 41.2% 表示他不允许她做日常的决定,比如穿什么衣服或吃什么;有39.7%的人说对方曾破坏了某些对她重要的事或东西; 37.1%的人受到威胁说会因为她伤害自己或者自杀; 35%的人说在她想出门的时候无法离开;有27.4%的人听到过这样的话:“如果我不能拥有你,谁都不能”; 22.2%的人说他限制她的财务; 21.5%的人被威胁说要带走他们的孩子 ; 14.5%表示他威胁要伤害她所爱的人)。

性虐待

  • 美国18.3%的女性被强奸过(强迫插入12.3%,企图强迫插入5.2%,酒精/药物影响下强制插入8%,9.4%表示曾被亲密伴侣强奸)。
  • 将近一半(44.6%)的妇女报告说,她们受到过性侵害(强奸以外):13%被胁迫进行性行为; 27.2%经历了不想要的性接触(亲吻,抚摸,抓取); 33.7%有不想要(非接触)的性经验(男性暴露自己,被迫查看色情视频等); 9.8%的报告被亲密伴侣强迫,6.4%的人报告与亲密伴侣有不想要的性接触,7.8%的人报告与亲密伴侣有不想要的性经验。

统计数据是惊人的。尤其是当人们考虑到这些不只是数字,而是我们的姐妹,母亲,女儿,孙女和我们的朋友们时。这些是你在超市里看到的那些女性,还有那些在教会里坐在你身旁的女士。

自古以来

最近针对电影制片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犯指控震惊了好莱坞,并为其他性虐待指控打开了闸门。 著名演员、作家、导演、记者、编辑和新闻主播陆续遭到曝光。似乎每天都有关于各行业其他强势人物的新指控。

数以百万计的女性在#MeToo(我也是)标签下集结起来,在推特(Twitter)上发表公开谴责施暴者的言论,并分享她们也曾受虐的不幸经历。她们的呼声暴露了妇女遭受性骚扰和其他形式暴力的严重程度。

好莱坞丑闻只是暴露了冰山一角。它甚至都还没有开始涉及到世界范围内对女性和女孩们触目惊心的惨状,例如女性生殖器残割和切割、荣誉杀戮、儿童新娘、色情、卖淫和性奴。

对妇女的虐待和侮辱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正如英国女演员兼编剧艾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所说的那样,“自古以来,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女性世界——的一部分。”

左翼和右翼

如果说从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惨败中得出什么结论的话,那就是施虐者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两派中都存在。

温斯坦曾把自己定位为某种程度上的女性女权主义的捍卫者。 他为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举办过一个募捐活动,支持她打破玻璃天花板。在犹他州的圣丹斯电影节的妇女大游行中,他融入了粉红色的编织帽的海洋,表明他支持女性向强大,淫荡,暴力的右翼男性发出抗议。温斯坦还帮助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以格洛丽亚·斯泰内姆(Gloria Steinem,女权主义者——译注)的名字设立了一个教授席位。

自由派媒体人士自诩为男性尊严的堡垒。他们很容易指控并谴责“福音派”和“宗教右翼”的压迫和虐待。 透过电视广播,他们不断散播的信息是,右翼思想不尊重妇女并且专政,而左翼思想则尊重和保护女性。

说到尊重女性,温斯坦当然知道如何说话。但他显然没有身体力行的能力。尽管他喷出了政治正确的平均主义意识形态的言论,但他无法掩饰自己邪恶,淫荡,掠夺性的内心。我认为,这是好莱坞最令人不安的地方。

正确诊断病因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女权主义者提出,对女性的虐待和歧视是由父权制(源自拉丁语 pater,父亲和arche, 统治)造成的。基本上,女性是受害者; 男人是问题所在,尤其是信奉犹太-基督教思想的男人。女性主义理论家认为,只有当社会推翻男性权力结构,消除男女差别,拒绝犹太-基督教婚姻和道德的范式,让妇女平等掌权时,妇女的地位才会得到改善。

我曾在医疗行业工作过,我知道一个有效的治疗过程取决于疾病的准确诊断。女权主义指认了对于女性令人震惊的虐待。但其解决方案是偏颇的,因为它没有正确地诊断出这种虐待的根本原因。归根结底,男人不是问题所在。罪才是。而罪是一种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疾病。

与文化想要我们相信的相反,教会作为耶稣基督福音的守护者和宣扬者,掌握着对暴力侵害妇女罪恶的唯一真正的治疗方法。 因为这是唯一能让有罪恶倾向的心改变的途径。

“我也是”

作为一名女性,我可以分享我自己的#MeToo的故事。 就像有一次一个年长我一倍的牧师傲慢地拍拍我的屁股。或者我所听到的那些自称互补主义者的男性使用圣经来为傲慢、自私、霸道、有罪的行为辩护。我可以继续忍受,但我不愿意, 因为在这个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我想呼吁我的基督徒弟兄们:

弟兄们,我们需要你们。我们需要你们成为上帝创造你们的样子。 我们需要你们成为妇女和儿童的保护者和捍卫者。我们需要你们成为好父亲。 优秀的领导人。好牧者们,请不要保持沉默、无动于衷,不要缩在消极的外壳里。男人起来! 与邪恶斗争——不仅仅是口头上说说,即使这一观念不再流行。“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贫乏的人施行公义。当保护贫寒和穷乏的人,救他们脱离人的手。”(诗篇82:3-4)

我也想呼吁我的基督徒姐妹们:

姐妹们,面对当下人们对女性可怕困境的高度关注,不要变得苦毒,不要指责男性,也不要采取一种受害人的心态。不要跳上集体意识抬高的流行趋势,提出以人类智慧所炮制的思想和解决方案。 让上帝的话和正确的教导成为你的心灵的锚。爱你们的兄弟,尊重他们, 肯定他们,鼓励他们追求敬虔。帮助那些受虐待的姐妹们。“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以赛亚书58:6)

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突出了男人的罪恶。 但我们都是罪人,都需要一位救主。是的,我们需要揭露黑暗的行径,并且声讨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但是,我们绝不能忘记,当谈到罪时,我们所有的人都可以引用#我也是(#MeToo)这个标签。


译:Shaylene Grace;校:刘晴,JFX。原文刊载于“渴慕神”英文网站:You Too: A Call to End Violence Against Women

Mary A. Kassian(玛丽·A·卡西安)是一位作家,演讲者和浸信会南方神学院的女性研究教授。 著有多本书籍,并创作了一些圣经学习和录影,包括《女孩变睿智》(Girls Gone Wise)和《女权主义的错误》(The Feminist Mistake)。
标签
女性
社会
渴慕神
保护
事件
公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