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对一些事工说“不”
2019-10-17
| Kimberly Girard

最近我们离开了居住13年的富有社区,搬到一个全新的城市。我们在原先居住的地区参与了许多美好的服事,我们很投入但这些服事也同时耗尽了我所有的时间。在某个时刻,我忍不住告诉一些朋友我再也不想服事人了——服事人只会给我带来痛苦与煎熬,并且我一点也不想再做下去了。

我说了那些沉重的话后就开始自我反省。我发现我把所遇到的每个需要都看作神所给予的必须完成的例行工作。我从未停止、质疑或者为这件事祷告;我只是做、做、做更多事。我被这些环绕着我的需要压得精疲力竭,而在事奉中我常超出责任、超出我所能承受的、或者令我自己的能力逐渐衰微,而我从不知道可以对事工说“不”,然后交托给作为供应者的神。

身为一个基督的跟随者,我们时常在自己的事工里成为“被浇奠的祭物”(腓2:17;提后4:6)。毫无疑问,这里有许多次神其实呼召我们向事工说“是”——既使当这过程是艰辛的或者不便的——“我也为此劳苦,照着祂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西1:29)因为耶稣也为我们倾尽一生。

我的目的不是要拒绝所有使我们快要到濒临倾尽或耗竭地步的事工。我单纯只想反问我们过度参与事工的文化处境的背后,那些驱动力量是什么?

重新启动

搬家之后我们决定要尝试以一种新的方式生活。我试着重新启动我对待新事工的态度,尝试以比较慢的速度考虑要加入的事工,并且衡量我的动机,而不再是马上做决定。

当人们要求我去做一些事情时,对于我回应速度缓慢我是这样解释的:我希望在这个过渡期间能够与我的家人们更多地彼此相爱。我就会渐渐地发现,这样的解释常常会面对三种回应:论断、渴望得到帮助,或者满有恩典地理解。

如果我邀请一个人和我一起参与某个服事,而他又拒绝了我,我就会要么论断人,要么急切地想要得到他的加入,而现在我想成为那个满有恩典地给予理解的人。那些满有恩典地给我理解、甚至鼓励我减少事工机会的人,是在不断教导我是时候和在某个点(或者许多点)上该说“不”。

透过他们的鼓励和神的恩典,我不断学习去信任神将美好的恩赐赐给一个整全的身体,我们不应该独自做决定或者自己一个人搞定。我们可以与其他人一同服事,而且有时这意味着我们要退下来好让其他人起来服事。为了达成这一目的,我们必须相信我们的身份来自神说我们是谁,而不是来自别人认为我们可以做什么。

我的形象是我的偶像

然而,我常常无法说“不”是因为我害怕别人会怎么看我。要说“不”,我必须请求神的恩典来除去自我形象这一偶像——我过于在意别人会怎么看待我。

我需要所谓的真理纪念碑——一张上帝真理的清单,列出祂是谁以及祂说我自己是谁。祂的话语不断地提醒我们,在基督里祂是如何看待我们并且爱着我们(番3:17、赛62章、约壹3:1)。我的身份并非来自我的事工,我的身份也不来自人们是否看待我为超级妈妈或超级太太或者是超人。我的身份来自我是神所爱的孩子。仅此而已。

我是否可以对某个事工说“不”?这并非等同于神是否要我们去做善工的问题——祂当然如此要求。但是否说“不”其实就是信靠祂呼召我这一事实:祂知道我的名字、祂爱我远胜于我可以想象的、祂了解我的本相。祂造我并不是为了去满足我身旁一切需要——就连耶稣在世上行走时也没有做到。

我们的终极工作

当我困顿于应当在哪里和如何事奉时,我必须诚实地扪心自问:我是否寻求讨上帝喜悦,还是讨人心的喜欢。若我寻求讨上帝的喜悦,我必须读懂祂的话语并了解祂呼召我的最终任务是什么(约翰福音6:28–29):

众人问祂说:“我们当行什么,才算做神的工呢?” 耶稣回答说:“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做神的工。”

承如上述,上帝召我们去信从祂的儿子,去信靠。所以当我们寻求倾倒生命于某种方式来荣耀祂时,我们是否可以提醒自己的身份并非取决于我们手中所做的事工,而是在于耶稣和祂十字架上的工作。


译:Deborah Lwo;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Yes, You Can Say ‘No’ in Ministry

Kimberly Girard(金伯利‧吉拉德)是一位神所宠爱的孩子、一位非凡男子的妻子、三名令人赞赏的孩子的母亲、作家、博客作家。居住在宾州的匹兹堡城。在loudsinging.com或推特上可以找到她。
标签
服事
信心
事工
偶像
圣灵
教会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