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牧师应该在教会里有朋友
2020-03-12
| Jeremy Todd

你是否有这样的经历:在一屋子人中间你仍然感觉孤独?即使性格外向的牧师,感到孤单和孤独也是常有的困扰,这也在提醒我们——那些蒙召牧养神百姓的人同样需要牧养。

在我还是青年牧师的时候,曾经有人告诫我不要和教会里的任何人成为亲密的朋友。这个建议虽然是出于对我的保护,却也令我感到更加孤立和绝望。我渴望和那些在我周围生活的、时常能见到的人建立关系。

圣经称地方教会为一个家庭是有原因的——我们在一起敬拜、一起庆祝喜乐、一起克服困难。教会成员应当看到我们最好和最糟糕的一面,并且接纳这样的我们。如果牧者自己都不愿意成为这个家庭中的一员,我们要如何期待会众将他们自己视为一家人?

意识到这个需求,改变了我对整个教会牧养的展望和我的体验。因此关于牧者和他们对友谊的需要,我明白了以下四点。

一、 牧师也是教会成员

虽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但其实教会雇员同时有责任是教会成员。成员应该与基督的身体同在,且不仅仅作为工作职责上的牧者,也应该作为个人层面上的朋友。

路加提到教会是基督徒们委身的身体时这样说,“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徒2:42),这里使徒也被包含在了身体上的肢体中。

使徒行传里所描述的亲密团契离我们并不遥远,它要通过亲自的参与才会形成。牧师和他的家庭不仅仅是教会的职业顾问,也是成员们的朋友,并且真诚地渴望了解和看顾他们主内的弟兄姐妹。牧师们必须将自己和会众都看作是“我们”而不应该是“我和他们”。

二、 教会成员是彼此熟悉的

在群体中生活要求我们允许别人进入我们的生命。耶稣祂自己可以成为我们的榜样。当门徒们被呼召时,他们并不是远远地跟随祂,而是被邀请进入祂的生命。这是困难的,尤其对于牧者和他的家人来说,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感觉到了分隔或被审视。对于牧者来说,成为家人要求他们具有可知性、真诚的努力和被了解的渴望,这种了解需要超越“讲台上的那个人”或是社交媒体上自己理想化的人设。

可知性是带有目的性的。用结婚举例的话,蜜月是极美好的,但是它不能与之后亲密关系的体验相提并论。教牧事工也是如此。到新教会的头几个月里,总充满了各样的社交活动,但那只是肤浅的关系。真正的亲密关系需要时间和努力才能建立。

当耶稣问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你是基督”的时候,他们已经和耶稣相处很久了。即便如此彼得和其他门徒在认识耶稣上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我们渴望建立更深的关系,我们就必须刻意花时间和精力。对于你来说这是如何发生的呢?你是否欢迎成员到你家里作客,并接受他们的邀请进入他们的家中?你是否邀请他人参与到你喜欢的活动中来,与他们真诚地交谈,还是仅仅只是做你自己?

三、 团契需要展现软弱的一面

牧师们总是在强调团契的重要性,但他们自己却实践得很糟糕。真正的团契需要我们展现出软弱的一面。这种软弱并不是指那种在咖啡店里流着眼泪的忏悔。但至少当有人问你代祷事项的时候,你能分享真实的需要。请不要用自尊遮盖软弱。

在十字架行刑前的晚上,耶稣就邀请了祂的门徒在客西马尼园里一同祷告。没错,他们睡着了,但无论如何在耶稣需要的时候祂邀请了他们来一同祷告。真实的软弱也许会外延到祷告者以外,但基督徒生活里一定有祷告。你上次邀请教会成员为你真正的需要祷告是什么时候?

四、 牧师也需要牧养

最近,一位教会成员提出请我和我的家人吃饭。这不是立即的需要或要求,她的动机就是单纯出于爱和善意。但是,出于骄傲,我拒绝了她的提议。感谢神,她即时而且非常有必要地指责了我,并且表达了她对我们牧养她家庭的感激,以及她如何将这次邀请作为牧养我们的一个机会看待。

拒绝来自会众真诚的招待,我们可能在无意间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我们不需要同样的照顾,并且我们会不知疲倦地牧养羊群。作为牧师,我们必须愿意承认我们像会众需要我们一样需要他们。神也希望用主内的家庭来满足这种需要。

耶稣也领受牧养

耶稣在地上的事工是为了满足我们的需要并忠心地教导国度的真理,与此同时也接受别人的善意、款待和鼓励。祂与那些被教导和服侍的人之间有真正的友谊。

愿祂的榜样提醒我们如何谦卑地接受别人的牧养。愿我们都能向肢体敞开我们的生命,承认我们的恐惧和不安,也愿我们努力地进入这些神仁慈地交托我们去带领的家人中间。


译:璐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Yes, Pastors Should Have Friends in the Church.

Jeremy Todd(杰里米·托德)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目前在西弗吉尼亚州查理士顿的哈韦斯特泊特社区教会(Harvest Pointe Community Church, Charles Town, West Virginia)担任教导牧师。
标签
友谊
教牧
牧养
教会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