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写下了申命记34章中的摩西之死?
2019-11-01
| Richard McDonald

想一想,以下这些著作有什么共同之处?马太·亨利的六卷本《完整圣经注释》(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托尔金的《精灵宝钻》(The Silmarillion)、《失落的传说》(The Book of Lost Tales),以及查尔斯·克劳萨默的《问题的关键之处》(The Point of It All)。答案是:这几本书的作者在付梓出版之前就去世了。在这几例,以及更多其他案例中,都是另一位作者对这本书继续进行编辑,并将著作完成。

圣经也有同样的情况。

圣经中清楚陈明(申4:14,5:1–2;王上 2:3,8:9;王下14:6;拉7:6;尼 1:7,8:1;诗 103:7;但9:13;代下23:18,25:4;玛 4:4;太 19:7–8,22:24;徒 3:22,7:37–38;罗10:19;林前9:9; 来9:19; 启15:3)是摩西写了摩西五经,即旧约的头五卷书。但是,如果坚持摩西是五经的作者这一身份,就制造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是谁写下了申命记34章中关于摩西的死和埋葬的那部分经文呢?

多少世纪来,圣经学者和注释作者在申命记34章的作者身份问题上一直有不同见解。例如,犹太人的传说中说是约书亚。在加尔文的申命记注释中,他认为“古人大概猜测”约书亚是申命记34章的作者,但也承认祭司以利亚撒也可能是个候选人。约翰·吉尔(John Gill)则说,作者可能是约书亚,但也承认以利亚撒、撒母耳和以斯拉也有可能。

最近的注释书作者例如尤金·梅利尔( Eugene Merrill)、爱德华·J·伍兹(Edward J. Woods)以及丹·布洛克( Dan Block)则干脆不指明作者。

也许是摩西自己?

如果考虑到神曾向摩西启示过自己的话语和大能(诗103:7),认为摩西记述了自己的死和埋葬并不显得牵强。在圣经中有其他例子,使这一想法具有一定可信性,即摩西预见到自己即将过世,并将这一情景写下来。

这与在其他处神对未来事件所做的启示是一致的。神向亚伯拉罕预演了祂毁灭所多玛和蛾摩拉的计划(创18:17-33)。神向以西结展示尼布甲尼撒正站在一处岔路口,预言他将会走哪一条路(结21:18-23)。在以西结书第八章中,神向正流放在幼发拉底河附近的以西结启示了正发生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事。而马太福音16:21则表明,耶稣知道在耶路撒冷有什么等着他——受难、钉十字架,以及复活。因此,神也可以向摩西启示,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毕竟,神向他启示了在他出生前所发生的事情(创1:1至出1:22)。

但是,更有可能是另一位作者写了申命记第34 章。在圣经和犹太人的传说中,都有迹象表明作者的身份。

以利亚撒?

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作为他大祭司职位的继承者,经常被认为是申命记34章的一个可能作者。在摩西和约书亚的事工期间,以利亚撒在以色列的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被指定认为利未人的首领(民3:32),被赋予监管圣所的职责(民4:16)。在旷野中,在以色列人与米甸人交战后,以利亚撒被安排清点战利品(民31)。他还帮助摩西和约书亚为以色列各部落分配土地(民34: 17;书14: 1)。

另外,以利亚撒是利未人。利未人是负责律法(申31:9, 26)、教授律法(民31:21;申33:10;代下17:9, 35:3)的。以利亚撒身居大祭司之职,与摩西和约书亚一起服事,可能使他具备在摩西去世后续写申命记的资格。

是以斯拉吗?

以斯拉被描述为一位杰出的文士,“通达摩西律法”,并“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拉7:6, 10)。以斯拉负责在从流放回归的余民中恢复忠实的敬拜。

作为他的复兴工作的一部分,犹太人传说中提到了他的两项举动,与我们的话题相关。一,他负责更新希伯来圣经的经文。二,在耶路撒冷和巴比伦流传的《塔木德》中,拉比们指出, 以斯拉完成了旧约各卷书的更新、搜集和编排。此外,《马加比二书》2:13暗示,为进行有关旧约正典的工作,以斯拉有大量的藏书可以使用。考虑到以斯拉的文字活动,以及他拥有的资源,可能会负责将摩西五经以摩西的去世和埋葬收尾完成。

是撒母耳吗?

鉴于其在神面前的地位(撒上2: 21, 3: 19),以及其先知的角色,撒母耳是申命记34章作者的主要候选人。旧约中的先知是受到神的启示的(彼前1:10-12;彼后1:20-21),许多人会将他们预言写成书卷(如以赛亚、以西结、约珥、弥迦,还有其他人)。

不过,按照希伯来圣经的划分,还有更多的先知书。我们所认为历史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上下、列王纪上下)在希伯来圣经中也被视为先知书。这意味着,历史书不仅仅是关于以色列的历史记录,而是由先知写成、记录着神在祂的圣约子民中作为的一部“神圣历史”(代上29:29)。这样,先知撒母耳写下了士师们的神圣历史,以及撒母耳记中直到他去世前的那些内容。有人把约书亚记也加到撒母耳的著述之中。撒母耳记上10:25和历代记下29:29 的经文也提供了撒母耳文字活动的证据。那么,作为一位先知,撒母耳可以有从神而来的权威来完成申命记。这也可以解释申命记34:10 的声明 :“以后以色列中再没有兴起先知像摩西的。

更多证据表明作者是约书亚

但是,约书亚似乎是申命记34章作者最可能的候选人。多数圣经学者和犹太人的传说都赞同这一推断。约翰·彼得·兰治(John Peter Lange指出,约书亚记1:8的教导清楚地表明,约书亚思想并遵行来自神的话语(比较申4:2, 13:1)。

约书亚自小就做摩西的仆人,可能是在服事摩西期间开始爱上神的话语(民11:28;亦见出33:11)。在申命记31:19和约书亚记24:26中,经文也给出了约书亚的确也写作的证据。

尽管神可以把关于摩西的去世和埋葬的情形告诉以上所列的每个人,然而基于对于申命记34章的简单解读,一切都指向约书亚是最有可能的作者人选。

这重要吗?

尽管的确可以继续探究申命记34章的作者,最终我们还是无法确定谁写了它。很多人听从加尔文的明智建议,让“那不是非常重要的事保持悬而未决”。于是,在就申命记34章讲道时,因为有几个合乎条件的作者人选,牧师可以就此提供自己的见解。但是,牧师应该仅限于提供自己的建议。

关于经文引发的灵感或者圣经66卷书的作者,在教导会众时,牧师可以提供以下见解:认为是摩西以外的作者写了申命记34章并不意味着动摇摩西对五经的作者权,也不减弱经文来自圣灵这一事实。而且,圣经也包括了神授权的增补和更新。例如,箴言25:1就提到希西家王的手下将所罗门王的话增补到箴言中。

尽管大卫是诗篇中许多诗歌的作者,我们也清楚知道,是另一个人将这卷书整理成我们现在读到的形式。例如,诗篇集被分为五本书,很多包含了其他人写的诗歌。出埃及记13:17提到“非利士地的道路”,就是对一个旧地名的更新提法,因为在出埃及的时候非利士人还不存在。

撒母耳也不可能写撒母耳记下,因为那时他已经去世。很可能是拿单或者迦得完成了他的工作(代下29:29)。

完成马太·亨利的权威性圣经注释的十六位牧师、克里斯多夫·托尔金,还有丹尼尔·克劳萨默,他们都是通过完成先人的著作,实现了对先人的尊敬。圣经也是一样,我们可以相信神看顾并启发了那些更新、增补(提后3:16)。


译:吴京宁;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o Wrote Moses’s Obituary in Deuteronomy 34?

Richard McDonald(理查德·麦克唐纳)是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和博伊斯学院的旧约解经客座教授。他著有各类文章和书评,并在时间许可的情况下,主持网站yourhebrewtutor.com。他和妻子南希以及两个儿子住在肯塔基的路易维尔。
标签
旧约
解经
人物
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