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世界一团糟,但我们的未来是光明的
2019-01-24
| Owen Strachan

“事情并不总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有时候事情的状况不会得到改善。”

“我们现在没有活出最好的生活。”

我们常常很难将上述的话说出口,因为我们习惯于用积极的方式去思考生活。其实很少会人思考——为什么我们生活的时代里很多事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的。我们有完善的医疗保健体系;目前世界还没有全球性的战争;自从工业革命以来,很多国家人们的寿命已经翻了一倍。

但是哪怕有这些真实地积极发展,我们还是不能找到一个结束苦难的方法。虽然我们尝试终结死亡的统治,但死亡的阴影仍旧笼罩着我们。疾病、金融危机以及衰老的考验也同样如此。哪怕我们有非常多积极的想法,可以确定的是许多的苦难和痛苦依旧存在。

在局限之下作战

以上所说的对于作为人类的我(和你)来说是真实的。但同时作为一名父亲,我的感受尤其强烈。在这层意义上,我和那位在260多年前写信给自己孩子的男人是一样的。著名的清教徒乔纳森·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非常担心他的女儿以斯帖。以斯帖作为一名远离自己成长家庭的年轻母亲,在1753年生了一场重病。她的父亲写信鼓励她女儿说:

虽然在地理上你与我们分开得很远,但是你未离开过我们的心:我深深地为你挂虑,常常的想起你,也常常为你祷告。虽然你住得离我们和你所有的亲戚朋友那么远,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个安慰——那位在我们这儿的神,也同样在奥农达加(Onondaga,位于现在的美国纽约州——译注);虽然现在我们不能看见你,也到不了你那里去,但是你永远在那位有着无限仁慈的神的手中。我们可以到祂面前,将你交托给祂看顾和怜悯。

这封信是多么令人吃惊啊。爱德华兹对神有很高的认知。他甚至写了篇“论文”描绘出“神创造这个世界所指向的结局”(A Dissertation Concerning the End for Which God Created the World,于1765年出版——译注)。除了拥有高超的神学之外,爱德华兹也同样是一个付诸行动的人。他不是单单的为复兴祷告,他也为之传讲神的道,并拒绝接受属灵上的战败。爱德华兹一生都不断地在事工、教会纪律及对神委身之中回旋。他不是完美的人,但可以确定他是一个付出行动的人。

然而在这篇感人的父亲写给女儿的信中,我们可以看到爱德华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他“深深地挂虑” 以斯帖,因为她不在 “所见”和“所及”之处。用我们的话来说,面对以斯帖的状况,他什么都做不了。虽然他努力祷告,但他依旧无能为力。事实上以斯帖仅剩下少于五年的寿命了,爱德华兹也是如此。爱德华兹已经知道他马上所要经历之事——他不能将他的女儿带入永恒之中。他不能带领任何的家庭成员跨过约旦河。

这件事情在他的能力之外。

正在祂希望我们所在之处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我们都处在以斯帖曾经处在的境遇中。我们终极的疾病(死亡)是无药可治的,同时没有任何一位父母可以保证我们的幸福。虽然这听起来是不好的预兆,但我们正处在神所希望我们处在的位置上。就像以斯帖一样,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人“永远在神的手中”。谁也不能将我们从父神那里夺去(约翰福音10:27)。没有任何事情能歪曲神对我们生命的旨意(罗马书8:31-39)。生活是不确定的,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地上的时日有多久(雅各书4:13-17)。虽然在地上我们对未来的确定性少到不能再少了,但是我们对天上之家的确定性却多到不能再多了(约翰一书5:13-15)。

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多么鼓舞人心啊。在今生感到身心疲惫的父母,将在那等候到来的日子里享受完全的安息。在地上与孤独作战的孩子们在那将到的永恒中,升天回到他们真正的家——神的家。在挣扎中牧养着不听教导的羊群的牧师将走入一个完美的国度——那里将没有任何的愤怒反抗。在亚当里,万事没有变得更好。但在基督里,未来无比的光明

这盼望绝不是模糊和笼统的。它是具体和个人的,也是宇宙性的、在基督里成就的。我们有一个永恒的家——新天新地——这个新创造的工在基督里早就开始了(希伯来书12:18-29)。有一条锁链,一个安全稳固的天梯,从历史的起头伸展到历史的末端,没有任何人能将我们从上面撞下来。我们的救赎是在圣父的旨意里开始的,在圣子的死亡之中实现,借着居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在我们心中扎根(以弗所书1:15-20)。那从神的预知、预定和拣选开始的,最终将在胜利、赞美和喜乐高举中结束。你可以这么说:在神的儿子被钉十字架和死而复活之中,盼望是如此真实以至于它几乎不能被称作是盼望了。

在祂手中安稳

因此,基督徒从来没有被遗失。我们从来没有被丢下。我们永远是神的,神也永远是我们的。基督所做的工是完整的,它已经成就了(约翰福音19:30)。这工不能比已经成了的更多一分。当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这是多么振奋人心啊。很快,我们也将渡过约旦河,就像乔纳森和以斯帖·爱德华兹在我们之前所渡过的一样。现在我们虽站在这疾风暴雨的河岸边,但我们能看见河对岸。

在我们渡到河对岸之前,我们会面对很多的试探和相当大的挑战。在这地上的日子里可能事情不一定会变好,困苦可能会长期搅乱我们,但我们不能失去我们的心,我们将会到达新的迦南美地。神绝不会丢弃我们。这是我们的盼望,这盼望根植在永恒的计划、基督已经成就的工作中:不管接下来什么事情发生,我们永永远远都在神的手中。


译:李花秀;校:Sean Hu。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Our World Is a Mess. Our Future Is Bright.

Owen Strachan(史朝恩)是《牧师——公共神学家》(美国麦种传道会,2016)的作者,他在浸信会中西部神学院担任系统神学教授,同时兼任系统神学中心主任。
标签
苦难
救赎
死亡与临终
乔纳森·爱德华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