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的磨难:一位高管如何在双重悲剧中领导
2018-11-30
| Sarah Eekhoff Zylstra

维布胡·夏尔马(Vibhu Sharma)很可能是以最糟糕的方式登上了公司最高层。

当他接到电话得知他的老板——拥有400亿美元市值的苏黎世保险集团(Zurich Insurance Group)的首席财务官自杀身亡时,他是这家庞大保险集团财务部门的二把手。

夏尔马在公司过渡时期工作了9个月,然后搬到伦敦负责公司的英国业务,与首席执行官马丁•森(Martin Senn)一起工作,直到大约两年半后森离开公司。

六个月后,森自杀了。

这两起死亡事件让公司“震惊并陷入很深的恐惧中”,每个人都对公司高管面临的长时间工作、经济压力和做重大决策带来的压力产生了疑问。

对夏尔马来说,这些事以另一种方式显示出其重要性:他第一次看到了没有信仰的工作是徒劳的。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在办公室里分享起他的基督教信仰。

他说:“无论你是在教堂,还是在工作场所,你每天都在服事中。场合并不重要。”

职业道德

夏尔马从他父母那里学到了职业道德。他们一家从印度移民来到德克萨斯州经营一间杂货店,夏尔马负责收款、清点存货、整理货架以及打扫地板。后来他们开了一家电子产品商店,他就负责上门送货和安装。

“我是在工作中长大的,”他说。“对我来说,工作是常态。”

他名义上是印度教徒,但他的父母把他送进了耶稣会高中。(“在印度,最好的学校都是一些天主教学校”他解释道。)

基督教本来对夏尔马而言没有多大意义,但他父母的那些神祇不再可信。因此这个少年在高中期间每周参加弥撒。就读于南方循道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时他每个周末都会溜出学校去当地的天主教教堂望弥撒。

那些聚会和他参加的宗教课程,使他为他的妻子(一个坚定的新教徒)和为他自己在20岁出头就归信基督做好了准备。

它们也为他对信仰与工作的思考打下了基础。为了从高中毕业,每个学生都需要为慈善机构志愿服务100个小时。(夏尔马在达拉斯医院工作,肯尼迪总统遇刺后曾被送到那里。)

夏尔马说:“仆人式领导的概念非常重要,值得灌输给我们所有人。”然而,尽管他在天主教高中就被教导过如何成为一名仆人式领袖,那时的他还不知道原因。

坠入爱河

夏尔马很聪明,在学校跳了一级,16岁高中毕业,20岁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后,他获得了七份工作邀约,这一切都使他“有点傲慢”。

他选择了八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作为他的第一份工作,在入职第一天他遇到了朱莉娅·斯塔克(Julia Stark)。

这并不是一见钟情。

这个睡着的家伙是谁?朱莉娅想。出于对自己能力的信心,夏尔马从6周的欧洲之旅到任职第一天,并没有给自己任何空档休息。他在新员工入职培训上睡着了。

朱莉娅和夏尔马是同一批新员工,他们在毕马威的午餐、欢乐时光和球类运动中建立起关系。几个月后,两人开始约会。(“我喜欢她,”他说,“我们很合得来。”)

不到一个月,他就确定想娶她。但对朱莉娅这位坚定的密苏里路德宗信徒和贝勒大学(一个浸信会大学)的毕业生,夏尔马的每一种身份都好像在告诉她:“不行”。

他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印度人,而她是来自堪萨斯城的德裔美国中西部人。他愿意和她一起去教堂,但还不是基督徒。当夏尔马宣告自己的信仰并要在几个月后接受洗礼时,他的父母非常愤怒,与他断绝了关系。

“有很多拦阻我们进入婚姻的信号,”夏尔马说,“朱莉娅告诉她的父母,‘我喜欢这个名字奇怪的家伙。他是一个素食者。他的家人和他断绝了关系,把他赶出了家门。’”

夏尔马和朱莉娅相识两年后结婚。夏尔马的父母和大部分亲戚都没有来;他们实际上很疏远。为了摆脱紧张气氛,夫妻俩搬到了明尼阿波利斯。

“我马不停蹄地工作,”夏尔马说。在毕马威(KPMG),接下来的17年他每周工作60个小时来挣钱养家。

与此同时,“我仍然会去教会,”他说。他和朱莉娅找到了一个长老会(他们在他的天主教背景和她的路德会背景之间达成了妥协)。后来,他们加入了由约翰·派博牧会的伯利恒浸信会,被他所描述的浸礼所传递的神学含义所感动,于是他们全家一起受洗。

他说:“当时我并没有把信仰和工作联系在一起,我把信仰和工作看成两件独立的事。”

这一点在夏尔马去苏黎世之前始终没有改变

瑞士和自杀

2008年,夏尔马开始在苏黎世保险集团工作,担任北美地区的首席财务官。四年后,他几乎一路晋升到最高层。但为做到这一点,他不得不搬到瑞士。

此时,夏尔马的三个孩子都在上大学。于是他和朱莉娅收拾行装,前往欧洲。

他说:“我是这家市值400亿美元、拥有6万名员工的公司全球第二大财务官。” 压力是真实存在的。

在明尼阿波利斯度假时,夏尔马接到电话:他的直属上司、该公司的集团首席财务官自杀了。

皮埃尔·沃蒂耶(Pierre Wauthier)留下一封遗书把自杀的原因归咎于公司董事长让他的工作环境变得难以忍受。(董事长在后来的内部调查中被证实是清白的,但最后还是辞职了。)

夏尔马被指派暂时担任集团首席财务官,他说:“对我来说,这是我实践信仰的地方。”瑞士是一个“非常世俗的社会”,“而你从前没有把你的信仰带到办公室”。

但在危难时刻,人们需要安慰。夏尔马深刻的信仰提供了这种安慰。

他说:“关键在于你如何安慰他人,如何以一种平静而意志坚决的态度领导他们。”他没有发备忘录或信件,而是打电话并拜访他的员工。他试着回答他们为什么上帝会允许他们受苦,试着帮助他们看到罪恶世界的破碎和来自救世主的盼望。

他能经常与之分享信仰的人并不是他的下属,而是他的老板。

公司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是马丁·森,“他自认为是一个基督徒,”夏尔马说。“对瑞士人来说,成为一个基督徒是相当独特的。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信仰。”

沃蒂耶过世后,夏尔马和森谈到了工作压力、家庭和信仰。他们共同处理自杀事件,商量如何领导公司,并且一起思考生命、死亡和上帝。

“上帝允许自杀吗?”森会问夏尔马。或“皮埃尔在哪儿?天堂还是地狱?”

自杀事件打破了工作对话和更大的生命意义的命题——诸如上帝在哪里这类问题——之间的界限。在痛苦和创伤中,会计核算仍然需要完成。所以夏尔马第一次看到信仰和工作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

夏尔马说:“耶和华预备我说话做事,他赐我言语和知识。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忙的七个月。投资者和员工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夏尔马维持了财务稳定,最终使公司挺了过来。然后他搬到了英国,在那里他看到了一种将信仰和工作结合在一起的不同方式。

英格兰

和瑞士一样,英格兰也是一个世俗国家。但英国国教仍然贯穿于整个社会生活。

“例如,在伦敦的商业中心矗立着一座于300至400年前建造的老教堂。”夏尔马说道。每周二和周四,圣海伦教堂(St. Helen 's Church)都会提供午餐,“唱几首赞美诗,以及关于某个话题的小型布道”。(他们现在仍然如此。)

大约200到300人会出现在这家保守的圣公会。

夏尔马谈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向商业团体伸出信仰的橄榄枝。很多(专业人士)是不去教会的,尤其当你看到千禧一代的时候。对他们来说,工作和生活是混杂在一起的。

既然那是真的,“为何不为着主如何在工作中使用我们祷告呢?”

奥马哈

当他和朱莉娅搬回明尼阿波利斯时,他还在思考这件事。回到伯利恒浸信会后,他们参加了一个关于信仰和工作的主日学课程,课程材料来自救赎主长老会资源中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s Center)。

“这个课程对当时正在考虑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他说。

这个夏天,他开始担任奥马哈互助保险公司(Mutual of Omaha)首席财务官。这家财富500强保险和金融服务公司雇佣了大约5500名员工,在2016年的利润近80亿美元。

夏尔马马上联系了另外两名基督徒高管,他们也同样乐于思考信仰和工作的关系。他们准备一起在奥马哈职业社区设立一个男士查经班。

“我相信你不能成为两个不同的人——在工作和工作之外,你是同一个人,”夏尔马说。“我认为你不应该为自己的信仰感到害羞。关键是你相信什么和你如何活出来。”

夏尔马的信仰影响他做正直诚实的决策,并指导他与员工打交道的方式。这也使他敢于分享自己周末去教会或在工作日晚上去查经的生活。

“我希望我能鼓励那些害怕谈论信仰的人。” 他说,“我希望我是一个可以被人们看到的例子,尽管我不擅长这个,我仍希望我可以用它来作见证。”

夏尔马对于信仰在工作中的新观点也改变了他对工作本身的看法。

“过去,我工作就是为了出人头地、追逐名利,”他说。“今天我的工作却关乎人,关乎我在做什么以及如何与生活相结合。”

在互助保险公司的案例中,这工作是在所爱的人去世后提供一份人寿保险。

“我们怎样才能让人们得到这些钱,这样他们就能支付丧葬费,或者为那些留下的人提供生活保障呢?”他说。“我支持这一点。我相信在经济上我们完全做得到,所以当有人买了一个15000美元覆盖葬礼和其他账单费用的人寿保险时,我们可以确保客户在尽可能顺利和简单的程序之下尽快得到保障,因为他们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去做。”

夏尔马说,“互惠银行40%的业务是补充医疗保险。我们为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提供服务,使他们看医生、上医院或买药的费用可以被医疗保险覆盖。”我的工作,就是确保我们在财政上有足够的资金来做这件事。你最不希望看到的事就是有人受了伤,(公司)却不得不说,‘我们已经停业了——你不走运。’或是‘我们今天没钱。明天再打来。’”

夏尔马也尽其所能塑造公司的文化。互助保险公司表示,它是一家“经济实力雄厚、面向家庭的公司,拥有可靠坚定的价值观。“它宣扬诚信,以履行承诺为责任,并致力于客户的利益。”

但公司文化取决于它的员工。夏尔马说:“我无法改变这种文化,但我可以为公司文化做出贡献,这种文化将支持我们的使命和愿景,就是帮助我们的客户保护他们所关心的并实现他们的财务目标。”

第二起自杀事件

就在夏尔马离开英国几个月前,他的前首席执行官马丁·森自杀了。

在沃蒂耶自杀不到三年之后,森的死引发了媒体对高管面临压力的猜测。在自杀的6个月前,森在遭遇了利润下滑、中国(天津)港口爆炸造成约2.75亿美元的赔偿,以及尝试收购竞争对手RSA保险集团(RSA Insurance Group)失败,最终从苏黎世保险集团离开。

将信仰从工作中剥离开的一个问题是,它为工作成为终极目标打开了大门。

夏尔马说:“工作、世界、人、文化和物质终将令我们失望。上帝却不会令我们失望!”

上帝创造的工作,不是作为一种需要你忍受的惩罚,而是使你可以在工作中获得趣味或意义。

“你经常听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个词,我讨厌这个词,”夏尔马说,“因为生活和服事不应当只是在你下班或者打卡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才开始。”

“应该这么想:工作就是服事,”他说,“我们过分执着于我们所在的场合。但如果你正在寻求服事那些已蒙拯救者和尚未得救者,你将在教会之外找到更多未得救的人。”


译:陈佳玺;校:谢昉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福音
工作与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