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疼痛中工作
2019-02-01
| Kara Bettis

露丝·奥尔森(Ruth Olsen)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一次天真无邪的骑马打仗游戏,开始还不到五分钟她就被甩出去穿过了一面石膏墙板,并且被压在一个175磅的男人下面。她虽然没有骨折,但伤到了骨盆、脊椎、脖子——她无法工作了。由于软组织和神经受到严重伤害,她也不能完成大学学业。

三年之后,她的伤复原了70%,但那时又有一辆18轮的大卡车横着撞上了她的本田雅阁,她奇迹般地活了下來,同样没有骨折,但是又再回到她先前的状况。

到如今已经超过三十年了,奥尔森仍然没有完全复原,她知道那永远也不可能了。

56岁的奥尔森现在正在对抗慢性疲劳和一种叫作纤维肌痛的慢性痛症,她说:“28年以来,我每天都在疼痛中。” 如今她是一位自由撰稿人,但在意外发生后的好多年里,她以为自己不能再做任何事。

她说:“我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对付这些疼痛。” 她之前每周工作60小时,但现在她需要学会面对意识模糊症,有时候甚至无法连续坐一小时,她的手、手臂、背和颈子都疼痛不堪。

奥尔森的故事很特殊,但是她的慢性痛症却并不特殊。根据2012年美国疾病管制中心(CDC)的统计,几乎一半的美国人(一亿一千七百万的成年人)受某种慢性病之苦——例如关节炎、肥胖症、糖尿病、乳糜泻。其中有四分之一的人无法从事日常生活中的某些特定活动。

更为复杂的是,通常有慢性病的人,不会只有一种问题,通常会有好几种症状交错,再加上他们比一般人有更高的几率出现抑郁,或其他心理问题。

新泽西马尔屯(Marlton, New Jersey)的基督教辅导与关系发展中心主任法兰克·孟古松(Frank Mancuso)说:“慢性病会带来林林总总的困难——医疗账单带来的经济压力、在属灵与情感上要持守盼望所带来的挑战、因为倦怠或自我焦距而造成关系上的压力——要想完成学业,或保有任何一种工作都令人却步。”

“在时间上,要能自己照顾自己就几乎是一个全时间的工作。”孟古松说:“一个人若需要靠工作来支付医疗费,会是一个极大的负担;有些人需要一直工作,超过退休年龄,因为通常他们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存下足够的退休金。”

拉娜·克罗芙(Lana Clough)具有社工的背景,在缅因州南部郊区的癌症中心担任辅导员,在她25年的经验中,见过各式各样影响病人工作能力的症状——疼痛、体力衰弱、意识模糊症、耐力减退、抑郁及其他种种。一个人可能整天都在克服这些问题,就好像从事一个全职工作一样。

她说:”要放弃你以为能完全掌控的生活,要调整生活节奏,这会与这个世界所主张的尽你所能、尽快往前的文化背道而驰。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克罗芙指向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2章所说身上的那根“刺”,她注意到保罗先祈求医治,后来接受他的情况:“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12:9-10)克罗芙鼓励她的病患在盼望中接受病痛的事实。

她说:“人一旦有了某种程度的接受与平安,就比较能面对神为他们所预备的。”

在南卡罗莱纳州的吉姆·哈亚博士(Dr. Jim Halla)是一位风湿病学家和基督教辅导员,他鼓励病患放慢脚步,告诉他们:“生命不是‘自主的’,一切都在神的护理之下”,他试图帮助他们把讨神喜悦放在首位。

他告诉他的病患:“神或许改变了你的任职方向、或改变了与你同事的人,但祂并没有拿走你服事的能力”。

除了一份有薪水的工作之外,奥尔森找到了另外一份爱人的新呼召,“我的使命是与人同在,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可以做个辅导他人、跟人说话、鼓舞人的人,” 她说,“我的角色的一部分是为人祷告——我不能跟他们在一起,但是我可以为他们祷告。”

凯蒂·班顿(Katey Benton)27岁的时候切除了两个卵巢,她经历了停经荷尔蒙的疗程,就在她要开始进入正常生活规律时,医生却发现她得了第3期的原发性肺类癌。

她每隔几年就需要辞职、换新工作——包括一项“共鸣与见证”事工——就在这样的的情况当中,她同样学会了从大处着眼。在二月份她与同工架设了一个网站,教导如何透过健康食品、生活方式的选择、以及“刻意的属灵操练”来经营慢性病。

班顿说:“我现在明白,我把这些碎片拼凑起来,看见神要如何使用我。” 她进入烹饪学院,虽然不能成为厨师,但是可以为慢性病患者提供营养食谱,她曾在广告公司工作,所以她也知道如何宣传。

“我学会这些不同的本领,把它们一个个累积起来;” 班顿说,“我不再以我的事业为自己定位,也不再以我的病痛为自己定位,而是以神在我生命中的作为来定位。”

25岁的凯莉·歌引(Caley Goins)患有严重的溃疡性结肠炎,她说:“对每一个基督徒而言,无论你有朝九晚五的工作、或是一个消防队员、或者待在家里,都应该弄清楚神接下来所要你做的,”

“从神学的观点来看,我向来认为每个基督徒的共同使命是——在你所做的一切事上荣耀神。“ 她说,”无论你做什么,你都该尽全力,你有没有慢性病痛都能这样做;然而,的确比较困难,但不是因为你经常疲惫的状态,而是你需要更多的恩典。

有慢性病痛的人需要恩典——得救的恩典与成圣的恩典——以及成长。哈亚说:“成长是一个信徒靠着恩典,越来越效法基督;在心思、意念和行为上改变,变成基督的样式;信徒拥抱、享受神和他的护理;也只有信徒才能有这种与文化背道而驰,与本性相反的行为。

他说:“要控制风湿病不难,但我更有兴趣的是你身为一个人的改变与成长。神不犯错,你的所在之处,正是他所要的。”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orking When It Hurts

Kara Bettis(卡垃·贝蒂)是驻波士顿的记者,报导信仰、政治、与文化相关的议题。
标签
苦难
信心
疾病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