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论”和“门训”这俩词应该放在一起聊
2019-02-13
| Trevin Wax

 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他们只顾念天上的事,在地上却没有见证。”。

这句话通常是用来挤兑那些一天到晚身处云中——只关注日光之上——而对“俗事”不闻不问的基督徒。意思是说,如果你花大量的时间注目未来的时候,你将错过当下真实改变的机会。

这个流行的说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完全的脱离圣经和历史的基础。C.S.路易斯(C.S. Lewis)指出了这个问题所在:

如果读一读历史,你就会发现,恰恰是那些专注将要发生之事的基督徒,在当下做出了最大的改变……然而当基督徒不再思想将来的国度,他们在现今的国度就变得毫无影响。

换句话说:基督徒在地上行善的前提就是把我们的眼光定睛在天上。

末世论与门徒训练

我下一本书的名字叫《末世的门训》。最近我发现,这两个词很少同时出现。许多人认为“门徒训练”就是一套帮助基督徒不断成熟的属灵操练。然而当许多人想到“末世论”这个宏大的属灵词汇时,我们会想到的是世界的末了(都是那些关于耶稣什么时候、如何再来的讨论)。

门徒训练是容易实践的东西。末世论?呃…应该是系统神学的最后一章吧。门徒训练是脚踏实地的活在当下,而末世论是关于耶稣再来时日光之上的事。是这样吗?

不尽然。

当我们脱离历史的处境(无论历史环境如何,都不改变)来看门徒训练时,我们会倾向于把门徒训练简化为操练敬虔,却忽略了另外一点——那就是让信徒通过认识自己的处境,以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份成为一名宣教士。

当我们认为“末世论”仅仅是关于将来之事时(关于耶稣再来或我们死后的情形),其实我们拥抱的是幻想神学——我们进行神学思考、研究,但却没有学会如何根据整本圣经对于世界历史的宏大异象,来解读当下的世界。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鼓励大家建立一个更加宽阔且广泛的末世论。我们不能把末世论局限于耶稣的第二次再来,或者认为是关于我们死后那一刻发生的事。末世论是圣经宏大叙事的速写。是的,它涉及将来的事——世界将去往何方——但是这将来之事(耶稣的第二次再来)是和曾经发生的历史紧密相连的,那就是耶稣的复活。

更大的末世论异象帮助我们提出一个重要的关于世界观的问题:“什么时候?”这个问题的意思是说:“在此时此刻,顺服与忠心的表现形式是怎样的?”就好像我们需要在某个特定岗位忠心顺服那样,当身处某个特定的历史时刻,我们也需要知道是什么塑造我们成为忠心的基督徒。我们要在上帝主权的计划中,理解当下。

什么时候?

当门徒训练时,不考虑“什么时候?”这个世界观的问题;或者,当我们对末世论的理解仅限于将来之事,而不是历史的全部时,我们就很难解读我们今天的世界了。在今天这个黑暗的世代,我们会失去方向,进而无法通过上帝将临国度的眼光来看待眼前的挑战。

和新约一样,《末世的门训》这本书的目的在于把末世论和门徒训练这两件事放在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对下面的这些问题做出初步的回答:

  • 在新旧约圣经中是否有先例,让我们把对基督的顺服和末世的真相联系在一起?如果有,在哪里以及是如何联系起来的?
  • 什么是门徒训练,门徒训练和教会的使命有什么关系?
  • 我们顺服的动力是如何被我们的末世论影响的?
  • 我们如何把个人的使命在生活中予以处境化?
  • 我们的世界观是如何塑造我们的门徒训练,我们的末世论如何塑造我们的世界观?
  • 我们所传讲的福音是一件真实的历史事件,这个事件如何与末世将要发生的事产生互动?
  • 我们如何通过末世论的维度来强化门徒训练中的各种观念?

所以到底什么是“末世的门训”呢?这首先是一种灵命塑造和遵行神旨的行为,但是会基于当事人所处的环境,在历史与时间的进程中实现。

这是我在书中所阐述的内容。我希望以此启发一些关于实际操作方面健康的对话——如同副标题说的:“帮助基督徒理解他们的历史文化处境”。是时候改变一下普遍的末世论观点,让基督徒能够在当下活出独特的天国公民身份了。


译:何之是;校:Sean Hu。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the Words ‘Eschatological’ and ‘Discipleship’ Should Go Together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门训
圣经神学
大使命
处境化
末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