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关于基督教与政治的畅销书
2020-01-14
| Greg Forster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 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 ——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这是一本关于基督徒对现代世界政治和社会的危机的反思著作,曾是20世纪轰动一时的最佳畅销书,但如今,却是在基督徒中鲜为人知了。这本书曾于1952年连续霸占了13周的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上第一名的位置,因为它是一个关于善、恶,绝望和救赎的并且极具影响力的个人故事。因其文字优美,毫不夸张地说, 可与奥古斯丁的《忏悔录》相提并论。即使是在今时今日,这本著作也是值得被重新发掘的,它为我们去理性思考关于福音和现代政治问题提供了清新观点。

在《见证》(Witness)一书中,惠特克·钱伯斯(Whittaker Chambers) 以他自己传奇的人生故事为视角,展现了这个现代社会如何走向堕落败坏,究其原因是因为它背离了神。他诊断了20世纪的种种危机,特别是自鸣得意和物质主义的自由民主,与极端极权的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体系,这二者之间的冲突。然而,他对属灵自满造成了政治混乱这一诊断,也同样可以为21世纪早期危机提供一个清晰的看见,例如自由民主国家内部的道德共识被打破,变得支离破碎,形成极左极右的两极分化。

从全球战争,种族灭绝,到在富裕世界中仍不断存有的贫穷,钱伯斯描述了这现代世界如何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政治纷争。此种种弊病,是宗教的社会功能衰退所呈现出来的政治表现。在实践上,无论我们信奉何种理论,我们都认为没有比人类思想更高的理性,也没有比人类意志更高的道德。

即使充斥着所有科技和经济的杰出成就,现代世界仍然无法为人们提供两件他们最深切需要的事:值得为之而活的事和值得为之而死的事。

钱伯斯的生平

钱伯斯一生的故事反映了现代世界的危机。他是一个热心关注公义的人,但对于现代世界的政治危机,他看不到有什么可行的答案。在绝望之下,他成为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最终,他成为苏联间谍,进行情报刺探、破坏和暗杀活动。然而这条路所造成的只是更加沉重的绝望,他逐渐清楚地认识到,共产主义理想这一他曾为之奉献了生命和良心的事业所能够提供的答案,和其他的意识形态一样都是破败不堪的。

接着,他在基督里转向神。他离开了共产党地下组织,将他之前倾注心血的一切事物都丢弃在身后。他在接下来超过10年的时间里投身成为政治记者,并跻身这专业的顶尖,成为《时代》周刊的资深编辑。然后他又再次将这一切名利全部抛弃,答应出席国会的听证会,供出他在苏联秘密情报机构里的工作。钱伯斯他令人心碎的见证固然使整个国家为之振奋,然而这却使他付出了事业的代价,他也早已知道必会如此。

钱伯斯写道,他为上帝所作的见证,也是见证控诉了现代世界的双重罪恶。借着抛弃并脱离苏联地下组织,他揭发了革命暴力的诱惑。又借着再次抛弃并离开《时代》周刊的事业,他揭发了功利主义和物质成功的诱惑。

神或人?

钱伯斯写道,无论对个人还是社会,最根本的问题就是,问题的解决之道究竟在于神,还是在于人?一直以来总是会有人回答“是人”。然而就当代世界来说,对这个问题的回应变成全社会一致认可“是人”,并围绕着这一答案展开他们的政治生活:或透过革命暴力的极权主义政治,或透过功利物质成功的民主政治。由于从现代科技和市场而来的压力,古老的农耕生活传统无力给我们提供可靠的途径,也不能帮助我们使宗教信仰在我们的生命中成为活泼踊跃并建造的力量。

钱伯斯的激进主义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在于他毫不留情并预见性地揭示了本世纪中叶美国在宗教上的自满。他认为这样的属灵虚弱才是导致我们政治问题的根本原因。他写道,东方共产主义选择了人作为答案,并施行极权主义,因为他们有达成信念的勇气。西方资本主义也选择了人,但它却不愿意去承认这一点。它被其基督教的历史所困扰,所以还未做好准备去抛弃法治和对人权的尊重。但是它已经失去了属灵的条件使这些法律架构能够人道并长久持续下去。

自由民主政治之树的腐烂清晰可见,并在缓慢蔓延。这腐烂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属灵的根基已经消失了。钱伯斯警告说,没有神,人无法为人而组织这个世界;没有神,人只能够使这个世界变得与人相敌。

这本书对于1951年的美国来说,无疑是石破天惊的警告。当时的美国仍然还处在战胜法西斯主义的高潮中。我们是全球大好人,世界的救星。美国文化在名义上仍然是基督教文化,虽然已经有一点破损的迹象,但基本上看起来还是不可动摇的。若要宣称我们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秩序在属灵上破产了,这就好像指着天空宣告它是绿色的一样,纯属无稽之谈。

然而,这见证得以被听见。这本书造成了轰动。它高居畅销书榜首,并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书籍之一。

不幸的是,《见证》这本书的成功也埋藏了它失败的种子。政治右翼份子因乐见本书中对共产主义邪恶可怖的描述,就将其不断再版。然而正因为如此,它慢慢地被误解成为只是一本右翼的,反共产主义的小册子。这本书当然反对共产主义,甚至可以说是反共书籍中非常重要的一本。但是,它反对共产主义并不是因为作者持有右翼立场,相反,作者是出于神对罪恶人类圣洁之爱立场——就是这立场使钱伯斯同样也反对资本主义美国的属灵破产,一如他反对苏联共产主义暴政一样。

对今日的教训

即使是今天的我们,仍可以从《见证》这本书中学习到很多。政治上的失序源于属灵上的失序,这一观点对今日的基督徒来说并不如当时钱伯斯的第一读者们那般震惊。但是钱伯斯对国家的属灵层面和它的政治层面之间是“如何”并“为什么”关联,提供了更深刻的洞见——如果我们想要摆脱我们的困境所带来的廉价和适得其反的效果,那么这就是至关重要的知识。

综上所述,我确信读一读钱伯斯这本书会帮助政治上的左翼右翼基督徒们能更多彼此理解。他的见证中对极权主义的抨击、对在自由体系中和个人责任制度下的法治和人权的坚决捍卫,可以帮助在左翼阵营的基督徒们能更好理解保守派所关注的问题。而他对在美国本土上所盛行的种种不公义形式毫不留情的揭示——即苛待劳工、白人至上主义的暴行,将外人边缘化——这可以帮助在右翼阵营的基督徒们更好理解改革派所关注的问题。

钱伯斯撕开了革命激进主义和追求物质名利成功的伪装,我们都可以从他的书中学习到很多重要的教训。


译:Lemo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 Blockbuster Bestseller on God and Politics

Greg Forster(格雷格·福斯特)博士毕业于耶鲁大学,目前是三一国际大学的教授,也是多本书籍的作者。
标签
政治
见证
共产主义
自由
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