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怎么待在你不能改变的教会里?
2018-11-14
—— Bobby Jamieson

我每一个月至少会有一次收到一位教会成员(不是牧师)的电邮,询问他们怎样改变他们的教会。不是改变打印纸品牌的那种“改变”,而是重组教会带领架构和教会制度的那种改变。他们问我,自己是不是应该把一些书籍给牧师看?要求召开一次会议?开始一个查经小组?

如果你在这样的处境,你能做些什么?你不是牧师,你能怎样改变你的教会?

简单的回答就是,你改变不了你的教会。如果你不是牧师,你就改变不了你的教会。真的,我是说真的。我不会说话兜圈子。

我是相信教会会众要在教会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我当然相信,如果教会的牧师开始走上一条圣经禁止的道路,教会能够,而且也必须开除他们的牧师。牧师不具有终极的权柄,会众作为一个整体,拥有最终的权柄。

但是除了异乎寻常的时候,如果你不是正式受到委派传讲神的话语,带领教会的那个人,那么你就不能在任何根本方面改变教会。这几乎同样适用在一个不是教会主要传道人的牧师身上。(我在本文中讲的牧师主要是指“那位牧师”,因为大多数教会只有一位牧师。)

你为什么改变不了你的教会 — 或者改变不了你的牧师

如果你不是牧师,你为什么改变不了你的教会?原因有四个。

1. 是神的话语做成改变

是神的话语让神的百姓变得有生命,有能力,光照他们,改变他们。是神的话语在教会中做成改变。这既适用在个人圣洁方面,同样也适用在敬拜的做法,领导层架构方面。

所以,全教会每周听的讲道,是改变教会的最重要力量。讲台是改变的源头。如果你不是负责讲台的工作,很简单你就不能带领那影响全教会的改变。

2. 影响力、职分和神话语的事奉

神已经命令教会要顺从——要相信,要跟从——他们的长老(来13:17;彼前5:5)。众长老要通过他们的教导和敬虔品格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3)。他们忠于圣经的讲解,敬虔、透明敞开的生命,要增加他们的影响力和在教会中的权柄。

换言之,当圣灵在一家教会设立长老的时候(徒20:28),这就好像祂把他们放在教会前面的舞台上,把聚光灯投射在他们身上,说:“跟从这些人!”如果你不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教会为什么要跟从你?

还有,如果你尝试引导教会走一个与为它设立的领导要走方向不一样的方向,教会为什么要相信你,而不是相信它自己的众长老?在这种情形里,你是在做工反对神要教会接受带领的基本方式。你是在反对神设立引导祂百姓的制度。

这种打破制度的改革可能会有道理吗?当然有。但是不要太快搬出马丁路德的例子。

你而是要看到,神是怎样已经把长老(牧师)的职分,神话语的事奉和牧师的影响力结合在一起。如果你在尝试带领教会走一个它自己的长老不要走的方向,这有可能不是改革,而是分裂。

3. 你不能教一位老牧师学会新招数

第三,你不能教一位老牧师学会新招数。

当然一个敬虔、谦卑的人会不断活到老学到老。偶尔一位富有经验的牧师会经历一种理念方面的改变。但是大多数牧师对诸如讲道、领导和教会架构这类问题的看法,是不容易受人影响。如果牧师的立场不改变,教会就不会改变。

这通常是牧师想象力局限所起的作用。如果一位美南浸信会的牧师只听过长老会人士称教会领袖为“长老”,你就不大可能说服他这种称呼是合乎圣经的。很简单,他无法想象那是正确的。如果一位牧师从未参与到一家严肃看待教会成员制的教会当中,那么“清理门户”在他看来,就像朝着马蜂窝吐口水一样适当——这就是全是汗水没有收获的事。他不能想象这艰苦工作尽头的目标,所以就没有动力为了达到那目标去历尽艰难。

很多牧师只是按照他们知道的方式做事奉工作。这是他们受训去做的唯一方式,他们效仿他人榜样去做的唯一方式,他们信得过的唯一方式。所以总的来说,你是改变不了你的牧师的。

4. 城门口的押沙龙

最后让我们假设,你在放弃试图改变牧师的努力之后,仍要从你在讲台下面所坐的位置上改变你的教会。这结果会是怎样?

我的看法是,不管你做的是什么,几乎无可避免的就是,这影响都是双重的:在某种程度上你要伤害领袖,分裂教会。

让我们假设,你是一个在教会里深得爱戴的人,是一位富有影响力的非正式领袖。如果会众开始理解认同你和你的观点,那就会削弱他们对他们牧师(一位或多位)的信任、爱和忠诚。你就会成为在城门口的押沙龙,赢取人心离开他的父亲大卫。无论你的事说起来有怎样公义的长处,你都会是在削弱圣灵已经设立牧养这群人的那个人或那些人。

而且你会分裂教会。因为认同你就意味着不认同牧师。你就让会众别无选择,只能分裂成不同的派别。你不是在改革教会,而是在酝酿教会分裂。

这有例外情况吗?当然有的,只是大部分的例外只不过是在证明上面所说的常规情况都是对的罢了。

如果你是一家急需改革的教会的成员,尽管你不是牧师,你仍能做任何事情,帮助教会走上正确方向吗?当然你能。我说的是你不能让船来一个180度的掉头。我不是说你不能做成小一点的,逐渐增大的改变,或者不能努力温柔地影响你的牧师。至于现在,还是把改革教会的枪放下,慢慢走开,这样就没有人会受到伤害。然后去为了你的教会感谢神,尽管它需要改革,正如你我需要改革一样。

前面我们讲到,如果你不是你所在教会的牧师,你就不能在任何根本的方面改变你的教会。我也承认存在着例外,虽然大部分的例外证明这原则是正确的。现在我们专门讲例外,因为我认识到许多读者发现自己实际上是身处例外的处境。

真实的例外1: 你必须改变教会的时候

第一个例外,就是如果你的教会正在滑向严重的教义性错误,例如否认三位一体,或圣经的默示和权威,或唯独通过信心唯独靠神的恩典得救。如果情况是这样,你不仅能,而且还必须做工改变你的教会。

耶稣在启示录第2章要整个地方教会为他们如何对待假师傅负责(启2:2,14,15,20,24)。如果他们把假师傅赶出去,耶稣就表扬他们。如果他们容忍假师傅,耶稣就要定他们的罪。

所以最终来说,持守纯正教义,这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地方教会的责任。这意味着如果你的教会开始否认主要的教义,你个人就有义务对此做一些事情。

你可以做的,要取决于谁在教导什么,以及这个错误的严重性。肯定的是,如果一位牧师是在教导主要的教义性错谬,他就需要从讲台上被挪开。如果其他得到正式承认是教会领袖的人,可以带领教会采取这个行动,这很好。如果不是这样,事情就会变得混乱得多,但你仍有义务要除去一位严重偏离圣经的教导师傅。

所以如果这是你的处境,就要祷告神赐智慧。祷告求你的教会有合一。祷告求真理胜过谬误。然后带着祷告的心,开始做工,除去不忠心的牧师,找一位更忠心的人。

貌似例外的情况

所以对于如果你不是牧师,你就改变不了教会的这种情况,存在着一种真实的例外。后面我还要提另外一种例外。但首先来看一些情形,它们看起来是例外,实际却并非如此。

1. 牧师在求助

首先要讲,我的前一篇文章根本没有说个别教会成员不能在任何重大方面为着一家教会进行中的改革作出贡献的意思。正好相反:教会改革要扎根在全体教会成员身上,否则就根本不是教会改革。

具体来说,比方说你是一家教会的成员,这家教会正处在改革或重新恢复活力的过程中。比如说,在教会的问题,应该寻求的解决方法方面,你是认同你所在教会的领袖的。在这样的情形里,你能做工改变你的教会吗?当然能够!你能在牧师的指导下采取主动,带头做出一些努力吗?当然能够!

换言之,如果一位合乎圣经、有要改革的观念的牧师挂出“求助”的牌子,你无论如何都要助一臂之力。

但在这种情形里,与其说你是在做工改变教会的方向,倒不如说你是在帮助,推动教会朝教会领袖已经指出的方向发展。你不是在做工反对领袖,而是与领袖一同做工。作为教会成员,你的工作绝对是至关重要。

2. 牧师似乎对改变持开放态度……

有时牧师看起来真的对改变持开放态度。他们谈论要走新的反向。也许他们有了新的影响动力,读了一些新书,发现了一个新的模式。有时这会导致实在的改变,我们在情形1里已经讲了这种情况。

但有时候牧师会希望改变,或在理论上同意需要改变,却不实际投身去带领这种改变。有时候牧师会开放听人意见,甚至很欢喜、很恳切认同一位力推新方向的教会成员。但关键点是:如果一位牧师不愿意亲自带领改变,改变就绝无可能在全教会这层面上坚持长久。

如果一家教会要改变,牧师付出的代价要比任何人都高昂。牧师要对会众作公开教导,他要启动实际方面的改革。他要回答人的质疑。代价更高的是,他要愿意接受一些打击,得罪一些老会员,为了看到改变得到贯彻执行,通常让自己面对困难得多的处境。

如果一位牧师不愿意这样做,没有一位教会成员能逼他这样做。如果一位牧师不确定他一定要改变教会的方向,你就不能作他的良心代言人。如果一位牧师不愿意走出来带领改变,你就不能把他推出来,从后台向他传话,要他讲你要他讲的东西。

简而言之,只是因为一位牧师看起来对改变持开放态度,这并不意味着他,或者教会,实际要进行改变。

3. 从第二位置上做带领

如果你是一家教会的牧师(或长老),但不是主要的讲道者,那你又该怎么办?

首先让我声明,一家教会所有的牧师或长老是共同分担带领、引导教会的责任。这意味着如果有一位“主任牧师”,他就应当习惯失去长老的赞成票,他应该为着神赐教会的智慧多于他里面的智慧而感恩。

但是第二,在大部分教会里,是有一个做大量讲道工作的人,他有相应的非正式的牧师权柄。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里谈到的,大多数讲道的牧师,在教会论和事奉的根本问题上并不是未干水泥,容易被改变。另外,实际来讲,“主任牧师”不仅要认同你提议的任何改变,在某种意义上他还要带头作出改变才行。所以我们就是回到了情形2。

底线就是,你不能从第二位置上带领改变。这要布下分裂的种子,破坏你与和你同为牧师的人的关系。

真实的例外: 教会厌恶出现真空

但最后至少还有一种真实的例外,是我可以看到的:领导层出现真空。这里我主要想的是,有一家教会,出于任何原因没有一位正式得到认可的牧师,特别是如果一位牧师最近离开了教会。

没有一位或多位可见的、得到普遍承认的领袖,教会的方向会很有可能,也确实会受各方面的强烈影响,有人会出来要做成改变。如果教会出现领导层真空,那么某人就要站出来,填补这个真空。

所有合乎圣经资格可以作带领,并且委身要进行合乎圣经的改革的教会成员,应该尝试像下一盘棋一样,占领中盘。他们应当步入领导的角色,温和地设立新的发展路径,围绕合乎圣经的优先秩序建立共识,推却没有帮助的计划安排,努力工作去呼召一位愿意讲道、忠心带领的牧师。

我们可以把这称为“自下而上的教会改革”。这样的情形是很少见的,肯定也是很难的。但已经有教会做过这样的事,当神乐意祝福这工作时,结果往往是令人惊讶的顺利。

无论你是否身处这些例外的处境,我要祷告求神赐你智慧,让你知道该如何最好去服事你的地方教会,给它加力,使它合一,无论你自己有还是没有能力去改变教会。

前面我论证说,一般来说,如果你不是你教会的牧师,你就不能在任何根本的方面改变你的教会。刚才我探索了几种看起来是例外的情形,包括几样真正的例外。接下来中我要回答这个问题,“那么如果我在一家急需改变的教会,我做些什么?”

很明显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答案。每一家教会都不相同,每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都不一样。所以在这篇文章中我不打算给你适用全部情形,照着去做就可以的指引。我也不打算讨论日光之下的各种情形。我而是要尝试提出一些建议,是相当适用于许多教会里的许多人身上的。

如何改变你的教会

首先是一个普遍原则:尽量多地发掘与你的教会和它领袖的一致之处,尽可能多地贡献你的精力,在这些一致的方面做服事的工作。

如果你在拣选这个教义问题上不认同你的教会领袖,至少你能和他们有这一点的认同,就是人要得救就需要相信福音 —— 所以去做传福音的工作吧。如果你不认同你的教会在事奉方面采用实用主义的方法,至少你能认同这些活动的本意是要服侍人,帮助他们在基督里成熟 — 所以不管是否使用这些活动,都去服事其他人,使人作主门徒。

我的要点是,你很容易抓住你不认同的那10%,忽视了你认同的90% — 而根据那90%,你在数不尽的方面是能与人一起喜乐服事的。那如果比例更接近五五开,那又怎样,我会在本系列最后一篇文章里简单讲一讲这个问题。

现在继续讲具体问题。以下几方面的服事,是大多数教会里的大多数人,靠着神的恩典,能够并且应该去做的,以此可以帮助教会成长得更健康。

1. 讲台下面座位上的服事

第一。讲台下面座位上的服事。这方面基本的观念就是,每次教会聚集都是服事别人的机会。这是欢迎访客的机会,与一位和朋友一起来教会的非基督徒分享福音的机会,帮助在幕后做事的机会,发现和分担别人重担的机会,激发其他人的爱心,勉励行善的机会(来10:24-25)。

所以从消费者转变为生产者吧。不要把上教会看作是获得个人信仰经历的时候,很是把它看作是一个罕有珍贵的机会,可以在如此短时间内服事如此多的人。

如果你的教会患上 20/80综合征 —20%的人做80%的工作,你在讲台下面座位上的服事就不应仅仅是帮助有需要的事奉可以做成,还是树立一个榜样,让人可以效法。经过一段时间,谁知道你会训练多少人作主门徒,使他们在教会里做更积极和无私的服事?我会在下面更深入讲这个问题。

最后,正是这种安静、努力、采取主动的服事,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能赢取人的尊重和信任,有时甚至让人来听你提出的新主张。

2. 聘牧委员会的服事

第二,聘牧委员会的服事。很明显,很少人有机会参加遴选下一任牧师的委员会。(实际上我认为教会甚至不应该有“遴选下一任牧师的委员会”,但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 目前我们只能按已有的去尽力做。)但如果你的教会需要找一位主要的传道牧师,那么再也没有比做工去呼召一位忠心、敬虔解释神话语的人出来事奉,是更具战略意义,可以改变你教会的方法了。

在聘牧委员会里,小小的领导力都能发挥大作用。所以我建议你开始的时候,要考虑一位信得过的牧师的推荐,而不是撒网去收一大堆简历。这个建议很有可能会得到人认同,因为至少它可以减轻委员会的工作量。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列出一份关于资格条件和优先次序的合乎圣经的清单。这可以指引委员会的注意力转移到正确方向上,也可以有助预防人提出不符合圣经的偏好,抹杀一个敬虔、合圣经资格的人的候选资格。

但我的要点是:无论你能怎样合理影响教会对下一任牧师的选择,那就发挥你的影响吧。当然不是人人都可以参加讲台委员会,但在大多数教会里,每一位成员都有某种发言权,可以表达对由谁来担任下一任牧师的看法。所以请你有智慧地作这份责任的好管家,并且履行这种责任。

3. 祷告的服事

第三,祷告的服事。为着你所在的教会,这从神而来的恩赐赞美神。为着祂为了祂自己的荣耀,呼召一群人出来的奇妙计划赞美祂,为着祂绝不离弃祂的教会,不让撒但胜过祂的教会的应许赞美祂。

更贴近实际来说,为着你的教会感恩。感恩把苦毒和抱怨连根拔起 — 如果你充满热情要改变教会,苦毒和抱怨这些试探会紧跟着你。所以为着你能找到的神在教会中施恩的每一样证据感恩。

承认你自己的罪,你伤害了教会的地方。为你的教会代求。求神赐给你以全教会范围为出发点的分辨力、爱心、合一、谦卑和忍耐。求神让你的教会在认识祂的话语、顺服祂的话语方面有长进。不断祷告,并且相信神会动工。

你也许不能改变你的教会,但神能。所以祷告吧。

4. 个人门徒训练的服事

第四,个人门徒训练的服事。不要聚焦在“教会”有什么问题,而要聚焦在你能怎样帮助教会个别的成员在恩典上有长进。你通过帮助教会成员在对圣经的认识,对基督的爱,对教会的爱,服事他们的家人,勇敢传福音,还有更多更多方面有长进,以此来改变你的教会。

你无需要求任何人批准才能开始进行门徒训练。从求别人灵里的益处开始。建立以彼此帮助在基督里长进为中心的关系。吃饭的时候,或在周末的时候,和其他教会成员一起通读圣经的书卷。问察验人心的属灵问题,通过你自己透明和谦卑作人,为其他人树立榜样。

简而言之,你能改变教会的单一个最有效方法,就是你自己去帮助别人与基督的形象相符。

5. 做榜样的服事

第五和最后一点,做榜样的服事。改变一间教会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不断在基督里有长进,定意去作其他人的榜样。这当然是与门徒训练并肩同行的。

你也许不能改变你教会的领导架构,但你能树立谦卑顺服教会领袖、使他们的工作满有喜乐(来13:17)的榜样。你可能不能改变你的牧师,让他转变来作释经式讲道,但你能作爱圣经爱得充满感染力的榜样,让你的这种爱满溢,洒在别人身上。

你可不要树立自己作为模式,生出一小群门徒,是更忠心于你,超过对教会的忠心。你而要树立起一种效果完全相反的榜样。你的生命应该是在教会里忠心、建造合一的服事的榜样,以致其他人从你这个榜样学到的,不仅是如何在个人敬虔方面长进,还在如此成为一位好的教会成员方面有长进。

换言之,你应该树立的那种榜样是,如果教会里面每一个人都效法这种榜样,这就会让你所在的教会更健康、更合一,更委身于彼此的益处。

再多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

你可能不能改变所有你希望教会要有所改变的事,但我想上面这份清单已经足以让我们大多数人忙个不停了。还有一个问题是我需要澄清的:你怎样才能谦卑和甘心面对一家有严重问题,很有可能不会改变的教会?我只能提供最简短和最概括的回答,但我希望接下来讨论这个问题,让我们思想应该如何忍耐你在教会里改变不了的事。

忍耐你改变不了的事

很明显你不应该忍耐异端或主要的教义错误。所以如果你的教会开始在神学上严重脱轨,你就要做工把它拉回正道上。如果它全然脱轨,没有进一步改革的真正机会,其实你除了离开就别无选择。

但是让我们说,你是在一家教义方面基本纯正的教会,但是有一大堆比较小,但仍然是严重的问题。而且看起来这些问题在近期之内不会消失。

基本上你有两个选择:和平离开,或者欢喜留下。

和平地离开……

你是否决定离开,这部分要取决于附近是否有另外一家健康得多的教会。这不是要考虑问题的全部,但却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如果你真决定离开,在你离开的时候要保守合一。说明你离开的原因时要有恩慈,要说得有节制。对你目前的教会和它的领袖,要尽你所能说好话。在你离开之前就预先工作,把你离开可能造成的任何关系方面的伤害,或事奉方面的紧张关系降低到最小程度。为你的心,为你的领袖,并且为全教会祷告。不要让苦毒作你的随从护送你出门,或者你留下的告别礼物。

但是你是否离开,这也取决于你决定什么是可以忍受,什么是不可以忍受。要认真考虑神学方面的轻重缓急 —— 哪些教义比其它更中心,重要和在实践方面更有影响。认真考虑是你个人偏好的问题还是圣经原则的问题,是带领风格的问题还是实质的问题。寻求意见。用祷告的心决定你的底线在哪里。如果底线被清楚突破,那就和平离开。

或者欢喜地留下

但如果你决定留下,无论是因为你甘心决定你能忍耐不能改变的事,或只是因为没有别处可去,那就欢喜留下。以下是这样做的几种方法:

1. 忠心支持你的牧师

首先,忠心支持你的牧师。作一位忠心、顺服、谦卑和支持的教会成员。把那种你的忠心和顺服取决于你的牧师要在教义和实践方面凡事认同你的想法赶出去。不要让你在神学或实践方面的分歧演变为不顺服的理由,违背圣经要求你顺从长老、在主里敬重他们的命令(来13:17;帖前5:12-13)。.

换言之,作你牧师的真朋友。分担他的重担。为他祷告。支持他。用你自己对他充满喜乐的欣赏,堵住别人对他说的流言蜚语和投诉。亲自让他知道你爱他,支持他。

2. 肯定教会中好的方面,特别是讲道中好的方面

第二,按你所能肯定你教会的事奉,特别是你牧师讲道中的每一件事情。我说的“肯定”是指发出具体的口头鼓励,既鼓励你的牧师,也鼓励其他教会成员。

当你特别受到你的牧师在一篇讲道里对圣经解释的鼓励,把这告诉他,并且告诉他原因是什么。让他看到他的服事正在你的生命中结出果子。这要对你的灵魂和他的灵魂都有好处。

3. 不要在教会成员之间激发不满

第三,不要在教会成员之间激发不满。如果你对某些方面,比如改革宗的救恩论或释经式讲道有了坚定看法,是超过了你牧师的确信程度,你在向其他教会成员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要特别小心谨慎。你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散布不满的种子,或者开始争取其他人支持你的观点,反对牧师。

4. 作敬虔得充满吸引力的人

第五,作敬虔得充满吸引的人。让你自己沉浸在圣经和祷告里。以顺服耶稣作为你的首要雄心壮志。作合乎圣经的健康与生命的源泉,让这些满溢,流向其他人。

5. 存着爱心

最后,做完这些之后,还要存着爱心。忍耐与你同为教会成员的人。操练自己不去抱怨和批评。不仅要制伏你的舌头,还要制伏你的灵。以神正在你教会中做的美事为乐,如此大大欢喜,以致你身上没有给不满的忧郁留有余地。

换言之,爱你的教会,因为基督爱教会,为她舍己(弗5:25)。爱你的教会,不是因为她可爱才爱她,而是因为她是蒙爱的(申7:7-8)。如果尽管你的教会有各样问题,神仍能爱你的教会,那么你也能爱教会。


译/校:九标志。原文刊载于九标志博客:你为什么改变不了你的教会?

Bobby Jamieson(鲍比·杰米森)是国会山浸信会的副牧师,主要负责讲道、教导、实习生项目和植堂事工。他道学与神学硕士均毕业于浸信会南方神学院,博士毕业于剑桥大学。
标签
教会论
改变
教会带领
九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