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改革宗福音派出现了分裂?
处理种族、政治和性别问题的四种方式
2021-03-30
| Kevin DeYoung

美国社会正经历着不断加深的分裂和两极分化,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我们中的许多人对我们这个国家在政治议题上日益增长的敌意、好斗和暴力感到担忧。但更令我担忧的是教会中的分裂,尤其是我所在的保守福音派改革宗世界中日益增长的“部落主义”。不管问题是在右派还是在左派(或者两者都有),毫无疑问,我们这群年轻、躁动的改革宗已经不那么年轻了(也许不那么改革宗了?),但肯定和以前一样仍然躁动。

我的记忆可能太过美好,但就我自己的估计——这段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属于“自己人”——从2000年代早期直到2014年,各种改革宗教会和泛改革宗的网络、事工和教会领袖们都很明显走到了一起。当然,这些被称为是“改革宗的复兴”、“新加尔文主义”或“年轻、躁动的改革宗”当中总是仍然有一些明显的路线划分。这些不同的路线通常在对待圣礼、属灵恩赐、教会体制和敬拜方式上有着一些明显的分歧。但整个改革宗运动“团队”仍然有一些共有、重要的神学信念:历史性的正统基督教、圣经无误论、替代受刑、加尔文主义神学、宗教改革的“五大唯独”、互补主义,以及解经式讲道的中心地位。在近十年的(表面)合一中,我们对这个运动不是什么也有共识:我们不是自由派,不是阿民念主义者,不是“新兴教会”、不以慕道者为中心,不是性别平权主义者,反对修改传统性伦理、不是天主教徒,不是掺了水的福音派,也不愿意在不受欢迎的教义真理上妥协。

大约有超过十年的时间,似乎令人惊奇的一幕是,越来越多的牧师、越来越多的教会、越来越多的教会网络都认同这些共识。重要的是,许多黑人弟兄姊妹也接受了同时是黑人基督徒和改革宗基督徒的身份。基督教嘻哈音乐被广泛地看作是丰富的神学酒,并被倒入新的酒瓶中。“大上帝神学”("Big God Theology",即高举神主权和荣耀的加尔文主义——译注)不仅在兴起,而且在发展,它把以前分开的人聚集在一起。

然而,在弗格森(Ferguson,2014年)、特朗普(2016年)、马丁·路德·金五十周年(MLK50,2018年)、新冠病毒(2020-2021年)、乔治·弗洛伊德(2020年)以及又是特朗普(2020-2021年)等等话题上,曾经很明显的合作似乎都被撕裂了。显然,最大的问题是种族和一切触及种族的问题(如警察枪击案、批判种族理论、特朗普),但使我们分裂的不仅仅是种族。更广泛的是我们不同的本能和感觉,我们不同的恐惧和怀疑,我们不同的知识和文化倾向。是的,也有重要的神学分歧,这些都需要我们的头脑和心灵给予最大的关注。但是,在许多情况下,能够在纸面上确认相同教义承诺的人,在姿态和实践上却相去甚远。

走向理解我们分歧的一种方式

为什么这么说?

这是我过去一年多来都在思考的问题。我对如何评估这个问题没有最后的说法,更不用说解决这个问题的所有下一步措施了。但试图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一个重要的开始。

在我看来,目前至少有四个不同的“派”别。许多旧的网络和联盟正在分崩离析,进而沿着新的路线重新组建。这些新的路线并不是经典神学意义上的教义。相反,它们往往抓住了一种文化情绪、一种政治本能或一种个人情感。每个派别都看到了当下的中心需要,并根据这一中心需要认定了教会在这个文化时刻最迫切的工作。让我们给每个“派”一个形容词来描述它的看见。

  1. 忏悔派:“看看教会在过去和现在的罪恶中怎样参与了同谋。我们对不公正、偏见、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虐待视而不见。世界需要的是看到教会能承认自己的罪,并在破碎中努力回应和战胜这些罪。”
  2. 同情派:“看到许多人在我们中间和世界里受到伤害和感到悲伤。现在是倾听和学习的时候了。现在是与那些哭泣的人一起哭泣的时候。世界需要的是一个展现基督之爱的教会。”
  3. 谨慎派:“看看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混乱和智识阶层的粗枝大叶,我们需要谨慎使用我们的语言和定义。世界需要的是这样一个教会:它将汲取其神学传统中的精华,引领我们理解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定挑战。”
  4. 勇敢派:“看看教会对世界和时代的妥协(甚至彻底的屈服)吧!现在是吹响号角的时候,而不是退缩的时候了。世界需要的是这样一个教会:要劝戒迷途的人,警告危险,成为真理的堡垒——无论多么不受欢迎。”

请注意,每一“派”都被贴上了一个褒义词。虽然比起其他类别,我更接近谨慎派,但我已经尽力为每个小组贴上一个积极的标签,以表达他们追求的美好。我们大多数人看了上面的列表,会觉得“这四个词我都喜欢。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用合适的方式,教会应该有忏悔、有同情心、有谨慎,也有勇气。”我设计这套词汇的目的并不是要把人或团体放在格子里,也不是说如果我们能从每一派中混入25%来自其他各派的人,我们所有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意识到,这种模式的危险性在于,人们可能会通过僵化地把他人归入某个类别而进一步分裂,或者人们可能会陷入道德平均主义的境地,好像没有正确的方法或正确的答案。

在做了这些重要的解释之后,我相信概念分组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我们的分歧不仅仅是关于一件事情,而是关于我们看待一大堆事情的基本姿态和方式。虽然任何分类工具都会是笼统、简化、不完美的,但它们仍然很有用,尤其当我们意识到有些类别可以有一个左翼(靠近前一派)和一个右翼(靠近后一派)的时候。

考虑到这一点,请思考四派人如何在两大类议题中评估一系列当代问题。

表一:种族问题

白人至上 系统性种族主义 警察歧视黑人 批判种族理论 黑人的命也是命
忏悔派 是美国历史的耻辱,白人必须悔改。 种族主义泛滥,有不平等就表明有歧视。 是种族主义和不公义仍在进行的标志和证据。 有很多不错的洞见。 支持!声张!参与!
同情派 比我们以为的更普遍,白人应当为之忧伤。 不是社会的唯一问题,但值得关注。 要与哀哭的人同哭。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支持这一口号,但不认同组织者。
谨慎派 美国历史中令人遗憾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我们应当为美好的部分欢喜,并拒绝接受不好的。 可能的确有该问题,但不平等还有很多其他原因。 先搜集证据进行分析,不要急着发帖。 核心概念与基督教信仰相悖,但不要随意给人贴标签。 黑人也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但考虑到这一运动的组织方和背景,脱离上下文地使用这个口号很不智慧。
勇敢派 很遗憾,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但把白人一竿子都打成种族主义是反福音的。 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坚决反对。 真正的问题是黑人社区中的暴力和犯罪。 相信这个就是走上了自由派的道路。 蓝领工人的命呢?未出生孩子的命呢?所有人的命都是命!

表二:政治与性别问题

特朗普 基督教国族主义 戴口罩 性侵问题 性别角色
忏悔派 反对!教会对特朗普的忠诚就是属灵破产的清楚标记。 我们今天最大的问题,国内白人保守派教会中最危险的意识形态。 如果不戴口罩,那就是不关心和保护他人,更何况弱势群体更需要我们戴上口罩。 教会要反思这些丑闻、相信这些举报的受害者,并且呼吁悔罪。 问题在于危险的大男子主义和不合圣经的偏见。
同情派 这是基督徒的自由,不过很有必要批评特朗普。 很多基督徒让政治意识形态影响了他们的信仰。 一个很小,但很重要的爱邻舍之法。 同情受害者,要努力改善。 传统观点是对的,问题出在我们自己的错误上。
谨慎派 基督徒的自由,但很多基督徒投特朗普的票这是有道理的。 基督徒主张和用夸张的方式支持暴力是错误的,但这个词需要更多定义。 被夸大了,其实没那么必要,令人感到恐慌,不过要我戴就戴吧。 每一个案例和举报都应当得到仔细调查。 我们需要一个更扎实、更带来喜乐、合乎圣经的男性主义和女性主义。
勇敢派 支持!他不完美,但他站出来反对了左派人士的反基督教浪潮。 一个好标签,基督徒应该想要看到自己的国家忠于圣经原则。 政府正在入侵我们的自由! 有些是不幸的,但也有诬告好人的! 都是女权主义者的问题!

那么,重点是什么呢?

重申一下,这套分析矩阵的重点不是给你制造刻板印象或相对主义。我并不是说每一个泛改革宗的基督徒都可以把自己对每个议题的观点都整齐地放在一排里,也不是说我们都是盲人摸象、每个人都不比别人更接近整个真理。

提出这套分析矩阵的原因之一是为了向理解我们目前的环境迈出一步。声音最响亮的往往是第一派和第四派,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往往把很多问题看得最透彻,而且经常互相碰撞,在网上吵得很厉害。第一派和第四派也可能是最容易带来分裂的,一些声音(在第一派中)鼓励基督徒离开白人福音派,也有一些声音(在第四派中)鼓励把不同意者都逐出教会。第二派和第三派更倾向于呼吁合一,或者至少要求更好地理解各方,这可能会让他们对于光谱的任何一端的人来说都太软弱。第二派和第三派致力于寻找中间立场,由于许多第二派希望他们在第三派中的朋友反对危险的第四派,而第三派希望他们在第二派中的朋友不那么同情第一派,因此寻找中间立场也很困难。

与了解我们的背景同样重要的是了解我们自己。我们愿意认为我们是通过认真的祷告、圣经的咀嚼和理性的思考过程得出我们所有的立场的。但如果我们诚实的话,我们也都有一定的本能。由于我们的成长、经历、伤痛、个性、恩赐和恐惧,当涉及到最复杂和最有争议的问题时,我们会倾向于某些解释,并经常以熟悉的模式思考。为什么通过了解某人对比如说戴口罩的看法,你可能可以八九不离十地猜到他们对基督教国族主义和系统性种族歧视主义的看法呢?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分析矩阵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总和效应也是如此。然而,我们每个人又是独特的——虽然往往是可预测的,我们对某个议题的敏感性往往比我们想象的作用更大。

我们不可能再把摔碎塑像的所有碎片重新拼凑起来——也许有些碎片一开始就不应该被粘在一起。但如果我们能够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我们的网络中,在我们的教会中,在我们的心里——我们就能更好地装备起来,去装备我们自己的人,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向那些可能持不同意见的人传福音。最重要的是,也许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新的焦点,不是出于我们的文化敏感性和政治本能,而是因为基督的荣耀,神的道成肉身的儿子,他从父那里来,充满了恩典和真理。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Why Reformed Evangelicalism Has Splintered: Four Approaches to Race, Politics, and Gender

Kevin DeYoung(凯文·德扬)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八个孩子。
标签
政治
社会
种族
性别
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