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做决定这么难?
2018-10-21
| Tim Challies

做决定,这是我们其中一样最难做的事。如果我们在选择吃什么方面已经如此艰难,那么在选择上这家还是那家教会,上这所还是那所学校,做这份还是那份工作,与这人还是那人结婚的时候,又会何等痛苦得多呢?我们祷告、我们流汗、我们流泪、我们读经寻找答案、我们辗转反侧。

为什么会有这种惧怕?为什么会有这种苦恼?为什么会有这些不眠之夜?这是因为做决定的不确定,我可以确定这一点。这是因为我们不确定,我们的选择会把我们带到何处。

在做决定这问题上,我们有一种愿望,要保护自己,以免做出错误决定,或者更正确地说,免遭错误决定的后果。我不想在教育方面做出一个选择,是危害我孩子的灵魂;我不想在约会方面做出一个选择,导致我婚姻受痛苦;我不想在职业方面做出一个选择,导致我失业。我不想……我不想不快乐,我想确保我的选择不会把我带到那种境地。

我做决定时真正要的,就是能看到将来。我不仅要看到摆在我面前的各种选择,还要看到这些选择每一样带来的结果。如果我能展望将来,看到我的孩子成长、顺利、是一个尊荣基督的成年人,这就会让选择这所学校的决定变得容易得多。如果我能展望将来,看到从现在开始60年之后,我自己手牵手与这位妇女在一起,我就知道她会是作妻子的好选择。要是我能看到结果,我就会知道。要是我能去到将来,那有多好。

但我们要的这种事,神是不会给我们的。神太充满智慧,以致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祂并不让我们看到那条终点线,不让我们稍微一瞥将来。当然祂能让我们看到,毕竟,祂是宣告说:“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10)的那一位。祂宣告了,就要成就。祂也是能预先把这一切彰显出来的那一位。但祂不会这样做。

祂而是做了比这美得多的事:祂把祂自己彰显给我们看。我们认识掌管将来的那一位,就无需知道将来会发生何事。神要我们不是把盼望放在将来的结果上,而是放在祂身上。我们并不是把信心建立在一个结果上,而是建立在那一位身上。如果我们能看见将来,可能就会把目光从祂身上转移。如果我们能看见将来,我们的信心就可能会建立在将来之上。但是当我们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神,我们的信靠就必然是在祂身上。

神安慰我们,不是让我们看到将来,而是让我们看到祂自己。祂显明自己是全能、全知,帮助我们,而不是抵挡我们的神。祂显明自己向我们委身,远超我们对祂的委身。祂应许绝不离弃我们,要让万事互相效力,使我们得益处,保守我们,使我们坚固到底。祂保证,祂在这世上有祂的旨意,没有什么能改变、中断、挫败祂的旨意。祂向我们保证,祂要得荣耀。祂说:“不要看将来,要看我!”

做决定很难,这完全是因为我们不把做决定的结果交给神。做决定很难,只是因为我们很容易把我们的安慰放在错误的地方;在对将来的看见上,而不是在掌管将来的那一位身上寻找我们的盼望。你在做决定方面的信心,与你对神祂自己的信心有直接关系。


译/校:古旧福音,本文译自作者博客:Why Making Decisions Is So Hard

Tim Challies(提姆·查理斯)是一个基督的跟随者、爱琳(Aileen)的丈夫和三个孩子的父亲。他是加拿大多伦多恩典团契教会(Grace Fellowship Church)的牧师,以及Cruciform出版社的创始人之一。
标签
福音
圣经
信靠
决策
古旧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