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喜欢说“上帝告诉我……”?
2019-01-21
| Nancy Guthrie

当我听见有人说“上帝告诉我……”我必须承认,我内置的警铃就会大作——除非这句话后面跟着的是圣经的经文。我知道有许多人认为,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就应该这样运转——即我们与上帝若有真正的团契相通,就应该能感受到祂通过一个内在的声音对我们说话。但是我对这种说法有点存疑。这不是因为我认为上帝今天没有能力对祂的百姓说话,或对此不感兴趣。事实上,我拒绝这样的说法,恰恰是因为上帝今天正在对祂的百姓说话。祂今天对我们说话,乃是透过圣经。

当我们读经时,我们不只是读一段上帝过去所说过的话的记录,上帝在此时此地透过这本奇妙的书——圣经里的话,主动地对我们说话。希伯来书的作者清楚说明了这点。他引用旧约圣经的经文,不是把它们当作是上帝在过去对祂百姓说的话,而是上帝今天正在对祂百姓说话(来1:6、7、8,2:12,3:7,4:7)。他写到,“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4:12)。它会揭露我们浅薄的信念和隐藏的动机。上帝的道是针对个人的。当我们阅读、聆听、研读,并默想圣经经文,你和我就是在听上帝对我们说话——清清楚楚,满有权威,也是针对个人的。

再多一些,来点不同的

但是我们有许多人对此感到不满足,想要点不同的。我们读圣经,亲眼见到上帝在整个救赎历史里,以奇妙的方式对一些个别的人说话。约伯听见上帝在旋风里说话。摩西听见上帝从燃烧的荆棘里呼召祂。撒母耳听见上帝在黑暗中呼唤他。大卫透过先知拿单听见上帝说话。以赛亚感受到烧着的火炭,并且听见保证,说他的罪孽已经被除掉,他的罪也被赦免了。扫罗和那些与他同行的人,在往大马色的路上听见耶稣问到,扫罗为什么要逼迫祂。先知和教师在安提阿听见圣灵告诉他们要分派巴拿巴和扫罗。约翰感到得荣耀的耶稣触摸他,并且听见祂的保证,告诉他不需要害怕。

我们许多人读到这些记载,并且假定圣经所呈现的是所有跟随上帝的人都会有的正常经历。但真是这样吗?高伟勋(Graeme Goldworthy)在他的书《福音与智慧》 (Gospel and Wisdom)里谈到这个问题。他写到:“圣经中所有关于个人的特殊引导,都和这个人在实现上帝救恩的筹算中的地位有关。”他补充说:“在圣经里,从来没有一个例子是上帝对寻常的以色列信徒或基督徒,在他们个人存在状态的细节里,给予特殊和具体的引导。

圣经里是否有一些例子是人们描述一种上帝透过内在的声音向他们说话的感觉的呢?我们听到上帝以一种听得到的声音说话的记录,通过一种超自然的异梦或异象,人的手在墙上写字,叫人瞎眼的闪电,或者从天上来的雷声。这和大多数人所说的、上帝告诉他们一些事情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描述说听见上帝的声音——一个想法进入到他们的脑海里,而他们“知道”这是上帝在说话。有一个专门训练人如何听见上帝声音的知名教师写到:“上帝在你心中的声音,听起来往往就像自发的想法的涌流。”但是圣经哪里有教导我们要追求或期望听见上帝以这种方式对我们说话呢?

有些人暗示,这种与上帝有着对话性关系的情形,不仅是可能的、甚至是常态,这指向约翰福音第十章。在那里,耶稣把自己描写成一个好牧人,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不过,在这段经文里,耶稣不是在描述一种持续不断的神圣沟通的方法,而是对祂当时的犹太人用一种他们懂得的比喻向他们说话——一位牧人和祂的绵羊。祂的重点是犹太人中的选民会认识祂就是先知书里所写的那位牧人,也会回应祂的呼召,悔改相信;外邦人当中的选民也一样,好叫他们合成一群,一个教会,以祂为元首。

渴望上帝的指引

因此,我们为什么会说以这样的方式听见上帝?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人们告诉我们,我们必须与上帝“建立个人的关系”,还有什么比听见祂对我们说一些关系到我们个人的事和个人的需要的话更加亲密的呢?有时候如果我们打破沙锅问到底,我们会明白,我们这样说是因为我们想要让别人惊讶、我们与上帝竟然有这么紧密的关系,保证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手头的事情已经征询过祂的意见。另一个理由也许是,当我们说“上帝告诉我……”,会证明对我们是有用的。如果你要我在秋季教儿童主日学,而假使我说上帝告诉我,我必须和丈夫一起参加成人主日学,这比起我只是说我不想去,或已经决定不去,听起来要来属灵许多,你也更难挑战我的说法。

不过,我认为这事牵连更广,不只是我们想要听起来比较属灵,或让人难以挑战我们的偏好或决定而已。我们真心渴望上帝的带领。我们真心渴望上帝亲自对我们说话,渴望一种与上帝的超自然经历。然而我们却不明白,当我们阅读、研读上帝的话,当有人教导并宣讲上帝的话,这就是一种来自上帝的、个人性的话。因为圣经是“活泼的、有功效的”,上帝透过圣经对我们说话就是个人性的,是一种超自然的经历。

上帝已经说话,而且事实上,仍然通过圣经对我们说话。我们不再需要特殊启示。我们所需要的是光照,而这恰恰是耶稣所应许的,当基督的话常在我们里面,圣灵就会把祂的话带给我们。上帝的圣灵乃是通过上帝的话来辅导我们、安慰我们、使我们知罪(约16:7-15)。通过圣经,我们听见上帝教训、督责、使我们归正、教导我们学义(提后3:16)。上帝的话通过更新我们的心思来转化我们,好叫我们的思想会更像祂,而不是像世界。我们不需要上帝发号施令,每一件事都对我们下令,而是越来越能“察验何为上帝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

我欣赏派博(John Piper)的信息里所描写的,他听见上帝通过圣经说话的经历。这个信息,“圣经有多重要”,这是在2010年的洛桑大会里发表的:

上帝没有用其他方法对我说话,但是不要误会,祂乃是以一种非常个人性的方式对我说话。我在清晨打开我的圣经,和我的朋友、我的救主、我的创造主、我的供应者会面。我和祂会面,祂也对我说话……我不是在否认上帝的护理之工,不是在否定各样的环境,不是在否定人,我只是说我和上帝所拥有的唯一具有权威的相通,我唯一有把握的,是借着这本书里面的话而来的。

如果我们再往回一些,爱德华兹曾经警告说:

我……从经验中得知,有一些印象是以强力造成的,被放在真正的圣徒——是的、显赫的圣徒——的心上;甚至是在恩典非凡的运作当中,在与上帝有甜蜜的相通当中,并伴随着圣经的经文,而在心思上造成强烈的印象,但这些并不是它们是来自天上的启示之确凿的记号:因为我已经知道,这样的印象失败过,且被证明是无效的。

它究竟会造成什么不同?

当我们期待上帝通过圣经对我们说话,而不是等候在我们的头脑里听见上帝的声音,真的会有不同吗?我认为的确会有不同。当我们知道上帝乃是通过祂的道亲自对我们说话、有力地对我们说话,那么,倘若我们没有感受到上帝在圣经以外的指示或应许,我们也不必觉得我们和基督的关系是一种次等的关系,或我们所经历的不是真正的基督徒生活。

当我们知道上帝乃是通过祂的道说话,我们就没有义务去接受——诚然,我们可以恰当地怀疑——任何书籍、教师、传道人、或甚至是朋友的宣称,他们会写到或说到,“上帝告诉我……”。我们不需要等到我们听见上帝给我们通行证,然后才对一个要求说“好”,还是说“不要”,或者是作出决定。我们可以查阅经文,并放心地相信圣经在我们心中所开发的智慧和洞见,自由地作出决定。

当我们喜爱上帝的律法,昼夜思想,我们就可以期待祂的道会成为我们内心深处最活泼、最有功效的话。这道会通过更新我们的心智来转变我们,我们会发现到我们的想法和感觉、梦境和欲望,越来越被祂的道所塑造,而不是被我们的肉体所塑造。我们会发现,我们会越来越被顺服祂的命令所吸引,而不是被文化牵着鼻子走。我们会向祂求智慧,也从祂的慷慨中领受智慧。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Do We Say, ‘God Told Me’?

Nancy Guthrie(南希·葛丝瑞)是田纳西州富兰克林的基石长老会教会的成员。她在自己的教会,在美国各地和国际会议上,以及在《在旧约里看见耶稣》系列书籍和DVD中教导圣经。 通过她与她丈夫大卫主持、为那些因为失去孩子而哀伤的父母举办的“暂时退修”活动,通过"分担悲痛"系列视频以及诸如《持守希望,聆听耶稣对你的悲伤说话》的书籍,南希为哀伤中的人提供陪伴和圣经辅导。
标签
圣经
认识上帝
读经
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