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在政治上走到如此两极分化的地步? 
2021-01-11
| Trevin Wax

孤立,碎片化,两极化。

这些都是当今社会面临的现实——这些问题让人们感到孤独和与他人疏远。被拒绝和孤独的痛苦常常导致人们更进一步地想要保护自己,这导致他们退缩到志同道合的人结成的茧壳或认同自己的洞穴中,从而加强了两极分化和彼此孤立的循环,而这种循环更进一步加深了本文开头所说的一些感觉。

导致孤立的文化是极其危险的,正如朋霍费尔在《团契生活》一书中所写的那样,“罪最希望一个人独处……它把他从社会中抽离出来。”罪在孤独的时候得到蓬勃发展,魔鬼就因此在某个人身上进入了全盛时期。不幸的是,今天的社交网络却团结起来反对着真正的共同体,尤其是反对一个尽管存在重大分歧却能保持合一的共同体。

在这样的世界里,教会举步维艰。

我们将回到教会如何在一个政治结党和两极分化的世界中脱颖而出的问题上。但首先,我们需要研究一下我们会变得如此两极分化的几个原因。

对机构的怀疑

第一个原因是我们对机构的信任度大幅下降。在一个充满了一个又一个选择的消费社会里,在一个技术发达的时代里,网络上的塑造和再塑自己的机会充满了我们。我们越来越没有方向,我们做出的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我们对自己做出的选择却没有信心。

在过去,体制在国家和个人之间提供了一个缓冲区。家庭、邻里、教会、工会——所有这些团体都对我们可能做出的选择类型提供了某种限制。我们信任这些“中间机构”,将其作为帮助我们驾驭所面临选择的指导来源。

今天,我们过度信任自我,对机构持怀疑态度。随着社会团体的没落,随着共同体的消失和中介机构的削弱,我们只剩下孤独的个人和国家。难怪每一个政治问题似乎都充满了危险。我们本能地觉得每个人的个人自由都岌岌可危,于是我们求助于国会或法院,以确保我们对个人选择和个人自由的追求能够继续畅行无碍。

乔治·帕克(George Packer)解释说,社会经历了一个“松绑”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我们的个人自由在扩大,而我们的社群纽带和制度却在“松绑”:

“松绑”带来的自由,比这个世界所有曾经赋予的更多,也比以往解放了更多的人群:我们可以自由地离开,自由地回来,自由地改变你的故事,自由地了解想要知道的事实,自由地被雇佣、被解雇、嗑药、结婚、离婚、破产、重新开始、创业、两全其美、实现梦想,自由地从失败中走出来,自由地超越你的梦想并为之夸耀,自由地失败并赤裸裸地再试一次。而“松绑”带来的自由也促成了对自由的更多幻想,因为所有这些追求都像思想的气球在现实中爆裂一样脆弱。

听起来很振奋人心,不是吗?但也有一个缺点:

虽然有这么多的自由,但你只能靠自己。相比过去而言,要独自生活的美国人大大增长,即使是一个家庭也可能在孤立中存在,每个人都好像在一个大型军事基地的阴影下生存,但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一个闪亮的新社区可以在一夜之间出现在任何地方、数英里之外,然后同样迅速地消失。一座老城可以失去它的工业基础和三分之二的人口,并且它所有的支柱——教会、政府、企业、慈善机构、工会——就像强风中的楼房一样倒下,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在这片没有了坚实构架的土地上,美国人不得不靠自己追求自己的命运,策划着自己的成功和救赎故事。

我们称这为“自由”,但其实这是对自由的狭隘定义和理解,这种生活方式可能是我们自以为想要的,但当我们拥有时却后悔莫及。

对邻舍的怀疑

我们这个世界如此政治两极化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对他人信任的下降。在一个日益多元化的世界里,我们有更多的选择来追求我们想要的任何生活,我们将自己的生活目的重新理解为寻找和成为自己。当每个人都认为个人的自我成长和自我实现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和万能的时候,我们更容易从别人有没有用(他们是否帮助我完成了我的梦想?)或碍不碍事(他们是否妨碍了我的梦想?)这样的角度来看待别人。

凯文·R. 登·杜克( Kevin R. den Dulk)在《评论》(Comment)杂志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解释说,政治身份的标记常常让我们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人,但通常不会让我们对自己是什么人充满信心。换句话说,我们的孤立和分裂导致我们创造了一种基于对他人的反对的自我理解,一种对“我们不是什么”的消极看法,而不是对我们真正代表什么的积极理解。他写道:

政治身份的标志成了一个闹钟,而不是一个邀请。差异更多地成了一种自我标榜而不是带来合作。关键问题不再是某人是否我们中的一员,而是他是否是“他们”中的一员。

社交网络就是这样运作的。……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归属感,一种认识,即某种教会、某个工作场所或家庭客厅把“你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通常把这种归属感归结为吸引力和选择:我喜欢这个群体,所以我加入了它。但我们常常(或故意想要)忘记了相反的情况。我们的群体生活也标志着我们的不忠诚,对被我们拒绝的那个群体的不忠诚。就群体如何塑造身份而言,我们不仅被(甚至主要是被)我们所爱的塑造,我们也被我们不信任的所塑造。

还有第三个原因,让我们在政治上变得如此两极分化。这是因为互联网以及它在我们想像中所创造的那种超连结世界。关于这一点,我想以后再进一步谈。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作者博客:Why Are We So Politically Polarized?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社交网络
分裂
个人主义
孤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