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会纪律成了公众事件时
2021-06-29
| Sarah Eekhoff Zylstra

2016年秋天,一个名叫杰森·托马斯(Jason Thomas)的人在Facebook上贴出了他所在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水印教会(Watermark Community Church)一年前发给他的惩戒信。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将你从我们这一基督的身体中移除,并像对待任何与神无关的人一样对待你。”托马斯当时处在一个同性性关系中,这封给他的信中这样写道,“这意味着你不再是我们水印教会的成员了。”

托马斯在他的Facebook帖子中这样回应水印教会:“我在你们当中花了多年时间与我的同性恋倾向争战,我曾经全心全意地相信神会改变我,我几乎每天都祈求来自神的改变。但当我无法改变时,你们却抛弃了我。……谢谢你们把自己从我的生活中移除!上帝就是把我造成这个样子,我无法改变我的性取向,我也不想改变。”

这故事引发了更多的信专栏评论新闻报道。水印教会有三个堂点,他们的主任牧师托德·瓦格纳(Todd Wagner)却认为这些报道都没有讲述完整的故事。水印教会每周末的聚会人数超过一万四千人。

关心和纠正

“教会是一个祭司的国度(出19:6),”瓦格纳说,他在16年前创办了水印教会,“我们认真对待上帝对彼此的呼召,就像每个认真的教会应该做的那样。”

根据教会的成员课程讲义,水印教会“可能会因为以下原因除名羊群中的某个成员”:

  • 偏离他先前表示同意的《教会信仰告白》(包括12项条款,涵盖了圣经、天使、婚姻和末世)。
  • 行为有损于教会的见证,或被证明持续不悔改地背离圣经的道德规范。
  • 对教会生活没有兴趣或不活跃。
  • 圣经规定的其他原因。

这一除名过程应当“遵循圣经中的规定”,即马太福音18:15-17所描述的画面:

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按照这一圣经原则,教会纪律——或如水印教会所说的那种关怀和矫正——往往不是教会领导层发起的,而是通过每个成员都是其中一员的小型社区小组。瓦格纳鼓励他的成员以爱和谦卑的态度纠正他们身边的人。“我每天从我妻子那里得到九次‘教会纪律’,”他说。“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我们的关怀和纠正都是私下的、个人的、非正式的。”

瓦格纳说,在给托马斯的教会惩戒信上签名的不仅有长老,还有他所在的社群小组每一个成员,他们发起了教会纪律的流程,并与他一起走过这个过程,这些都是爱托马斯、并鼓励他与基督同行的人。

瓦格纳说,当他需要更多的督责和帮助时,他的朋友和教会小组甚至为他提供了一个住处,因为他与他们分享他的同性恋斗争。四年前,托马斯在水印教会的讲台上分享了他的见证,说同工们第一次向他展示了他可以怎样与基督和好。他说,这些弟兄们爱他,是他生命中的“岩石”。

但是,在托马斯的朋友们都结婚了以后,他为自己的后半生要如何度过而感到挣扎,他为《达拉斯晨报》写下的报道中这样回顾。他加入了一个同性恋排球队,并开始与其他男性约会。他的小组鼓励他离开受到试探之地,并参与教会的门训事工,他听了,也这样做了几个月。

水印教会不主张修复性治疗,但确实乐意服事在罪中挣扎的人,包括那些受到同性吸引的人,到易怒和饮食紊乱者。

瓦格纳说:“当人们说‘我不再渴望同性关系’时,我们不是宣布他们已经得到医治。当他们与罪和死亡、与试探等等这些我们灵魂的敌人开战时,我们宣布他们是开始成圣了。”

在长达一年的过程中,托马斯感到“孤独、悲伤和对上帝的愤怒”,他退出门训并开始与另一名男子约会。六个月后,他的小组鼓励他中断与那个男人的约会,他照做了。但一周后,他又恢复了这种关系,他的小组扩大了教会中参与对付罪的圈子,直到最后包括教会的领袖和长老们。

教会的牧师们和托马斯小组中的朋友们总共与他有一年多时间的会面。

“只要一个基督徒会说‘弟兄们,帮帮我!我被困在我的罪中,’,我们永远不会把这封(除名)信寄给他,”瓦格纳说。“在帮助托马斯的过程中,我们流了很多眼泪,也花了很多个小时与他会面试图帮助他。但某一次,在与他的朋友和他们的牧师一起围成一圈时,他终于说:‘伙计们,我不认为我所做的事是错的。’” 

这封除名信回顾了之前几个小时的讨论、鼓励、告诫和祷告,据瓦格纳说,这封信的作用是“在许多对话结束时的最后警告。”他说,这类信件从来不会让人感到惊讶。

收到信后,托马斯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都离开了水印教会。

诉讼

水印教会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教会的成员制度正是来自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律师克里斯蒂安娜·霍尔科姆(Christiana Holcomb)的建议。

她说:“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教会仍有很大的自由可以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管理自身,这包括了建立成员标准和执行教会纪律。教会在法庭上遇到的障碍是,有人会声称自己从未同意接受教会的惩戒,或没有想到教会领袖会在公开的聚会上向大家宣布惩戒的原因。”

霍尔科姆建议各教会都制定正式的成员政策,就像水印教会一样,这包括了加入成员的人都要同意教会的信仰告白——如果其中包括对性行为和婚姻的明确立场则更好。成员还应该知道教会是如何执行纪律的。

她说:“成员们需要知道他们签署的是什么。水印教会的成员之约是这样说的:‘通过申请和获得本教会的成员资格,所有成员都要服从众长老的关怀、牧养和纠正,并且不得为逃避这种牧养和纠正而辞去成员资格。”

她说,法院也会怀疑教会“选择性”惩戒的情况,所以除名或惩戒其他罪行,就像对待不悔改的同性恋行为一样,这样做是明智的。水印教会就是这么做的。在另一个案例中,当小组成员与某位成员认真讨论了他为何不来聚会、不读圣经,并对妻子的担忧越来越冷漠时,水印教会最后因为他属灵上的冷漠而将其除名。瓦格纳说:

尽管我们欢迎被除名的人继续参加教会的敬拜,但不悔改的人收到明确的通知是:他们将被教会视为不信者。

“我们如何对待不信者?” 瓦格纳说。“我们爱他们、与他们分享福音,恳求他们悔改,但我们不邀请他们进入与我们有着属灵相交的团体。耶稣负责最终了解一个人是否属于他的羊群,但我们有责任让他们明白,他们因着不再追求对耶稣的忠诚,不能再被视为与我们有属灵相交的一部分。”

艰苦的工作

瓦格纳说,教会管教,尤其是管教一个非常亲近的人,这可不容易。“大多数人宁愿处理自己身上的罪,也不愿处理弟兄或姊妹生活中的罪,我们不断提醒我们中间基督身体上的肢体,在爱里说诚实话是爱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加6:1-2;箴27:5-6;帖前5:14)。”

他说,基督的身体,就像婚姻一样,需要“恒常的关注”。“冲突(以带来纠正)是一个荣耀神、服务他人、让自己成长的机会。这是一个三赢的局面。”

他鼓励牧师们教导成员如何很好地参与冲突。“‘宽恕人的过失便是自己的荣耀’(箴19:11)……但任何羞辱神、破坏关系、伤害他人或损害事工的行为都是不容忽视的罪。”

瓦格纳说,教会管教最好“不要独自、冲动地或带着优越感进行。”他说,教会领袖不应该只对“不太值得尊敬的”明显罪行进行管教。

但是,只要这种管教是正确的、合乎圣经的,牧师们就不应该担心他们的话在媒体上可能会有什么影响。他说:“我的工作是行公义,好怜悯,谦卑地与主同行,而不是避免批评。”

他说,对公众批评的最好回应是低头。“我不指望与我的世界观不一致的世界会听我的话,还同意我说得对。”

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空间进行深思熟虑的解释或回应。当《达拉斯晨报》的一位编辑要求他写一篇分享教会观点的评论文章时,他就写了一篇,并确保在发送之前经过其他人的审核。他还利用这个机会宣讲了“脱离上帝真理的爱……根本就不是爱,而只是欺骗性的吻。”

水印教会为失去托马斯而感到悲痛,并为他的回归献上祷告,但围绕他离开而发生的媒体风暴其实让会众感到安心,瓦格纳说。

“我们承诺互相照顾和对待保护基督的名声这一事业的严肃态度,鼓励了他们。瓦格纳已经听到会众和全国各地‘不少于50至80人’感谢教会的行动。在托马斯被教会除名后不久,另一个同样收到信的成员回到了水印教会,公开认罪并承认教会对他的爱。”

“我们因此得着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为那个人与基督的身体和好而欢庆,他再次成为我们教会的成员。”

他说,水印教会渴望有一天能与托马斯实现同样的和好。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en Church Discipline Goes Really Public.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同性恋
纪律
惩戒
水印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