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感恩节?
2019-01-18
| Stephen J. Nichols

感恩节是一个美国人的节日,可以一直追溯到美国立国之前。清教徒在1620年登陆美洲。他们面对极恶劣的情况,是他们完全没有意料到的。第一年有将近一半的人过世。然后他们迎来一个丰收的玉米收获。在1621年的十一月,他们决定要举行一个感恩的宴飨。

Edward Winslow是在1621年吃第一顿感恩节大餐的人之一。他提到:

“我们在收获庄稼后,总督派了四个人去打猎,这样我们在收获劳苦耕种的果实后,可以用特别的方式共同庆祝…...虽然那时的收成不如现在那么丰盛,但是靠着上帝的恩典,我们丝毫没有感到欠缺。”

第一次的感恩节除了有野禽可吃外,印第安人也带来五头鹿,作为这节庆的奉献。他们应该也吃了玉米。

几个世纪以来,美国人都会在秋天庆祝感恩节。有些总统发表一些宣言。亚伯拉罕·林肯则发布了一篇文告,宣布把感恩节定为国定假日。在1863年,随着美国被南北战争所撕裂,他宣告说:

“我因此邀请美国各地的同胞,以及那些在海上的,还有那些在外地漂流的,把十一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四分别出来,当作感谢和赞美那住在天上的、我们慈善的父亲的日子。”

因此我们就有了一个在极大苦难和挣扎的时期中孕育并诞生的节日。我们也许会以为在苦难和挣扎的日子里会让人忘恩负义,而富裕的日子才会使人感恩。很不幸,事情刚好相反。美国的卡通电视节目《辛普森一家》,有一幕令人心寒的戏证明了这点。有人请辛普森为一顿饭作谢饭祷告,他很快祷告说:“亲爱的上帝,我们自己为这顿饭付出了所有的辛劳。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好感谢的。”

富裕带来的是忘恩负义。海德堡要理问答的作者深明此理。问答28问到,我们知道上帝创造并眷顾万物,那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答:“我们可以在患难中忍耐,在富足时感恩。”摩西也知道这点。在申命记里,他为以色列展望一个物质丰裕的时代,然后在圣灵的默示下严厉地警告他们,不要忘记上帝。“恐怕你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申8:17) 这些全是靠我们自己完成的。没有什么好感恩的。人类的本性倾向于忘恩负义。

另一个使我们不知感恩的罪魁祸首是我们的“福利文化”(entitlement culture),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为我们所配得的、为我们有权得到的来感恩呢?我们的文化告诉我们,这是别人欠我们的,因此我为什么要感谢别人?

第三个罪魁祸首是加州戴维斯大学心理学教授罗伯特·沂蒙斯所称的,“向谁”的问题。在他最近对于感恩的科学研究中,沂蒙斯认识到,感恩会引发一个单一却很重要的问题:当我们说谢谢你,我们到底是在向谁感恩呢?

这里有趣的是,倘若我们回去追溯这个“向谁”的问题,就像是在拉某件织品的线头,我们会在每条线索的尽头找到唯一的答案,那就是上帝。我们要向谁感恩?从终极的意义来说,我们是向上帝感恩。

我们的施恩者“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喜乐。”(徒14:17)神学家称此为普遍恩典。上帝是创造主,祂眷顾所有的造物,并提供我们一切的需要。祂赐给我们每个人生命和气息。

我们的施恩者也通过赐予祂最宝贵的礼物,也就是祂的爱子来行善。神学家称之为救赎恩典。礼物通常会让礼物者破费。圣父差遣祂的儿子来到世上。是一件何等昂贵的礼物。因此保罗赞叹说,“感谢上帝,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林后9:15)

当我们把上帝视为我们应该“向谁”感恩的对象,我们就会明白感恩的必要,以及感恩所欠缺的。一个越来越转向世俗的文化,会越来越不知道感恩。我们以为是靠自己完成了一切,这是何等的虚妄;我们以为自己配得到一切,或这是基本的权利,这是何等的错误。倘若我们追根究柢,也会知道在那线索的尽头是什么。我们知道我们必定会面对一位创造者。我们知道我们必定要对一位创造者负责任。我们说谢谢你,意味着我们是倚靠他人的,不是独立自主的。但我们宁可做个不知感恩的人。保罗说我们从上帝留给我们的证据都认识上帝,但是我们却不把祂“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罗1:21)。如此一个向下堕落的螺旋就开始了。一个不知感恩的文化会更向下倾斜,直到衰败为止。

我们不应该成为这样的人,就是把十一月的第四个星期四看成不过是一个观赏美式足球或过度放纵的日子的人。我们应当把这一天分别出来,为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感恩,并且明白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当然,这样的感恩不应该只限于三百六十五天里的一天。

被囚禁在纳粹集中营六英尺宽、九英尺长(编注:约5平米)的囚室,长达一年四个月零十八天之后,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写下了这段文字,提醒我们感恩节的意义:

“你们千万不要怀疑上帝带领我所走过的路,我是带着感恩和欢喜的心一路走来的。我过去的一生充满了上帝的恩典,而我的罪是被基督钉十字架所显明的赦罪之爱所遮盖的。对我所遇见的人,我充满感恩,而我只盼望他们不必为我伤心,但愿他们也能和我一样,总是对上帝的怜悯和赦免充满确定和感恩。”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利戈尼尔事工网站:What Is Thanksgiving Day?

Stephen J. Nichols(史蒂芬·尼克劳斯)博士是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校长,也是利戈尼尔事工(Ligonier Ministries)的教务主任,并主讲5 Minutes in Church History这个播客频道。
标签
教会与文化
利戈尼尔
感恩
感恩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