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像基督吗?做个温柔的人
2021-04-14
| Dane C. Ortlund

约拿单·爱德华兹曾经这样写道:“一种像羊羔和鸽子一般的心灵及性情”是“基督徒内心真实,且与众不同的性情。”基于这一点,他有一些事情想要教导我们。

很多人都不认为温柔是爱德华兹作品的主题之一(对爱德华兹更加常见的认识是类似于这样的标题:《约拿单·爱德华兹:狂热的清教徒》),并且许多人也不认为温柔是目前教会最需要的基督徒性情,因此温柔大概是现今的基督徒中最容易被忽略的品德。

爱德华兹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我非常需要这样一种美德,它能让我的行为更加美好和散发光彩,那就是温柔。如果我想要更加温柔,那我在很大程度上就需要得到神的打磨。”

对他来说是如此,对我们亦然。

男人也需要温柔吗?

但是一些基督徒男性抗拒温柔是因为他们将这一美德与娘娘腔联系起来。力量和温柔看起来似乎相互矛盾。因为在我们的想象里,拿出男人的样子在家里和教会中做领袖意味着对大多数的我们来说,温柔不是这幅图景里一个起决定性作用的元素。

因此,我们要做的不是选择温柔、放弃选择男子气概,而是用耶稣基督的方式来准确定义男子气概。毕竟,如果有一个人曾经是人,一个真男人,那人就是祂。祂可以把兑换银钱的人从圣殿中赶走,同样祂也乐意用祂的臂膀接纳那些被门徒们试图赶走的小孩子(马太福音19:13-15)。祂以温柔待外邦人,祂为朋友的死而哭泣(约翰福音11:35)。祂以健康、充满男子气的方式与门徒之间有情感表达。举例来说,使徒约翰曾经(按着字面意思)“……侧身挨近耶稣的怀里”(约翰福音13:23——一种在约翰福音1:18中提到过的存在于耶稣和父之间的关系)。

温柔大概是在现今的基督徒中最容易遭到忽视的美德。

将耶稣的男子气概体现的最淋漓尽致的,就是祂代替自己的新娘——教会,牺牲地摆上自己的生命。当使徒保罗定义如何做丈夫的时候,他同时强调了丈夫做头的能力,以及作为丈夫牺牲地、像基督一般代替他的新娘摆上自己的生命(以弗所书5:25-33)。这样的牺牲不是怯懦的:而是最高级别的男子气概。

任何不成熟的男人都可能是一个强迫人的、不关心人的、没有爱的“领袖”。只有一个真男人才是温柔的。

威严和温柔

那些想要做领袖的人,神呼召他们务要看见基督的荣耀,他们都要被塑造成为基督的样式,集令人敬畏的庄严和温柔于一身。

在大卫·布雷纳德(David Brainerd)的葬礼讲道里,爱德华兹说到圣徒在天堂见到基督时会看到:

他们会看到基督的荣耀本质,这将会吸引并且鼓励他们,因为他们不只会看到无限的庄严和伟大;还有无限的恩典,谦虚与温和,以及温柔良善和甜美,等量于祂的庄严……所以一看到基督伟大高贵的王权对他们来说将不是可怖的;而是旨在更多的增添他们的喜悦和惊叹。

对于约拿单·爱德华兹来说,真正的男子气概不是外表强悍、内心软弱,恰恰相反——是一个刚强,如石头般坚固的内心藉由外在的温柔之美表达出来。男子气概不是大男子主义。男子气概也不是不节制的故作姿态和挺起胸膛。另一方面,温柔不是胆小懦弱。不温柔的男子气以及不男子气的温柔都应被避免。

我们都在追求一种有勇气的和悔罪的人生,又刚强又柔软,又有男子气概又温柔。但是只有在圣灵的能力中我们才能活出这两种品格(22页)。

配得上救恩的行事为人

以弗所书的转折点让人明白爱德华兹对于温柔在基督徒生活中扮演的重要性有所坚持。在提醒了读者神在耶稣基督里所成就的事之后,保罗告诉他们这对于个人品德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凡事(_____)。”(以弗所书4:1-2)

你期待保罗如何完成这个句子?我们可能期待着类似于“凡事牺牲,”“凡事赤诚”,“凡事勇敢”,“凡事坚忍”。

保罗说的却是,“凡事谦虚、温柔。

这就是以弗所书前三章所引领我们去的地方。约拿单·爱德华兹深知这一点。以弗所书1-3章的崇高神学论述把我们领入普通基督徒在其平凡生活中流淌出的温柔馨香之中,超乎其他。但是这种馨香不是平凡的。它是超凡的,超自然的。是圣灵带我们到达的。


编者注:本文改编自《爱德华兹谈基督徒生活:活出神之美》( Edwards on the Christian Life: Alive to the Beauty of God)一书。

译:小芝麻;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ant to Be Like Jesus? Be Gentle.

Dane C. Ortlund(戴恩·奥特伦)是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市内珀维尔长老会(Naperville Presbyterian Church)的主任牧师,也是福音联盟多个系列的编辑。
标签
基督
温柔
男子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