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奥伯利在圣公会总议会上的发言及访谈
同性吸引、总议会的发言,以及为什么福音对每个人来说真是好消息
2020-01-08
| Matt Smethurst , Sam Allberry

2017年2月15日,RZIM事工的讲员山姆·奥伯利(Sam Allberry),在英国圣公会总议会(Church of England General Synod)伦敦会议上就同性恋议题作了发言。这一简短的发言挑战了圣公会对于同性婚姻问题的思路和探讨,迅速在网络上得到大量转发和评论。在他的发言中,他勇敢地提出了挑战:“我给各位主教的问题不是‘你们是否会保护(传统婚姻)的教义?’而是‘你们是否真的相信这一教义?是否真的认为这是给全世界的好消息?’”他接着指出,“我们认为耶稣的信息和教导一直以来都是赋予生命的。”

“我们的同工中出现了一位但以理式的人物,那就是山姆·奥伯利。他以极大的勇气在总议会上做出了一个历史性的发言,这不但荣耀了我们的主,也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拉维·撒迦利亚这样评论山姆的作为。

下面是RZIM事工对山姆的访谈,在这次访谈中,我们探讨了为什么他会在总议会上这样发言,他收到了什么样的反馈,教会该如何教导同性吸引和性别身份的话题,以及福音是不是对每个人来说都真是好消息。

你最近在总议会上有一次发言,那次发言的视频红遍了网络。你可以告诉我们这个视频背后有什么故事吗?什么是你上台发言的动力?

总议会(General Synod)是英国国教(圣公会)的最高治理机构,由主教院、圣品院和平信徒院三院组成,共有450人,每年聚会两次,每次持续好几天。我是圣品院的成员。2017年2月的那次会议议程包括很多内容,但关于同性关系的辩论吸引了大部分的眼球。在2017年初,圣公会主教院出台了一份报告。就英国教会该如何回应同性恋问题作出了一些回应。在这份报告中,主教们认为没有必要修改传统婚姻是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之间的结合这一定义,但同时也指出,有可能教会要为同性结合提供“其他形式的教牧应用”(pastoral accommodation for other forms of same-sex partnerships),例如可能给出一种新型的“祝福”。

一般情况下,当总议会收到这样一份报告的时候会进行讨论,甚至为之辩论。然后就正式地“存档”(“take note”),意思就是说这份报告及其内容被听到了,仅此而已。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份报告遭到了出人意外的反对,很多反对来自那些主张全面接纳同性婚姻的圣公会教会。反对的声音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总议会最后投票结果是不将这份报告存档。

有好几个原因让我想要站起来发言。首先,基督徒如何理解婚姻非常重要。耶稣基督自己就在马太福音19:3-6教导说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任何在婚姻之外的性关系都是在犯罪(太15:19)。基督徒虽然在这一教导的某些细节上会有挣扎,但如果我们前后一致的话,我们就要跟随耶稣基督的教导。退后一步查考更多圣经经文的话,不难发现婚姻作为一男一女的结合事实上是在基督里天国与地上的连合。我们的婚姻是要指向基督与他的教会如何联合的(弗5:32)。婚姻的本质是要形象化福音,如果婚姻被重新定义了,那么婚姻要彰显的福音也就被扭曲了。

还有一个我想发言的原因是同性恋问题是一个个人问题,我在发言中也已经这样表达了。

你在发言中说你是一个“受同性吸引”的人,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

总议会发言被限制在每个人3分钟之内,所以我只能提出这个问题,但却没有机会解释我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是受同性吸引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有生以来我所经历到的性上面的渴望、感觉和吸引都是来自其他男性,而不是来自女性的。我这样说不是说这种渴望和感觉就一定是正确的。但圣经教导说作为罪人,我们的欲望都是被罪玷污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在性的问题上是堕落和败坏的,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堕落和败坏反映在异性关系上,而对我(以及一些其他基督徒)来说这种堕落和败坏反映在同性关系上。

有些人可能会怀疑,一个基督徒怎么可能经历这样的事情呢?我的回答是:所有的错误欲望都是一种试探,是我们要竭力胜过的。但是试探与犯罪不是一回事。耶稣在主祷文中教导我们要祷告求神“不叫我们陷入试探”,“赦免我们的罪”,这就意味着试探和罪是两码事。圣经从来没有应许过我们今生会彻底地脱离所有试探,但是圣经应许我们神会给我们力量在试探中站立得稳。

你的发言激起那么大的反响是在你预料之中的吗?哪些反馈和回应是最让你感到惊讶的?

首先,我并没有预料到有人会把我的发言从整个大会的视频流中剪辑下来并且贴在网络上,我也没有想到这一发言会在更广泛的范围里激起反响。我很高兴我并没有提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否则我就会有很大的压力。在总议会上发言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还好没有想到全世界都会看。

看起来我的发言激发了很多基督徒的思考。有很多人从未在性议题上听到过那么积极和鼓励人的消息,我也很高兴听到有人有和我一样的挣扎,他认为这一发言给他带去了盼望和生命。这些反馈提醒我们该如何在性议题上做护教工作。有些时候我们说的都是禁止、不能做等等的话,但是神对一些事说“不可以”的时候总是先告诉我们哪些事是更好的。所以,看到很多单身基督徒受到这一发言的鼓励,那很激励我。

你认为在教会和基督徒圈子里,对性议题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最大的误区,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教义,就是“福音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论受同性吸引还是受异性吸引,我们都在性上面败坏堕落。我们都在罪中,我们都需要得到饶恕和恢复,而这种饶恕和恢复只能在基督里找到。做门徒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代价:舍己和背起十字架。我想那些认为福音看起来会阻碍同性恋朋友信主的基督徒朋友们并没有意识到,福音同样要求他们付出舍己的代价。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是,圣经告诉我们,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并不是他用善行赚来的,也不是他自己发现的,而是从神那里领受的。我们不能自己决定或自己发现自己真正的身份——无论这身份是指性别身份还是其他什么。如果我们没有先认识到自己属于谁,就不可能认识自己是谁;要让自己的所是变得有意义,先要让自己的目的有意义。

变性人这个话题目前在美国社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但是教会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作为基督徒,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话题呢?

最重要的是,我们既要清晰,又要有怜悯心。我们要清晰,因为圣经是清晰的。圣经清楚地教导我们的身体属于谁,如何把我们的身体看作是神的恩赐和神给予我们的呼召。但是人的堕落意味着,人可能不想选择神所给的恩赐和呼召。对于那些面对性别危机的人来说,这一痛苦是真实的。我们需要对他们有怜悯心,因为我们应当知道堕落如何让我们远离神也与神的心意产生隔阂。所以,我们应当知道,不认同自己的性别这一现象的背后是人不认同神、远离了神,所以对那些就在身体上经历类似破碎危机的人来说,他们的盼望也在基督为他们破碎的身体上。

你在总议会上的发言中说到,福音真是给每个人的好消息——包括那些受到同性吸引的人,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神对我们的了解远超我们对自己的了解,神对我们的爱也远超我们对自己的爱,神愿意我们喜乐的心也大过我们的心。神的福音是赐下生命的,而不是仅仅谈论生命的。耶稣说“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5)只有我们完全降伏于基督,我们才能找到生命真正和丰盛的意义。


译/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 Two-Minute Clip on Homosexuality Every Christian Should Watch 及 RZIM事工网站:Q&A with Sam Allberry,福音联盟蒙允转载。

Matt Smethurst(马太·斯摩瑟斯特)是福音联盟的执行编辑,也是《帖撒罗尼迦前后书:12周研究》(1–2 Thessalonians: A 12-Week Study , Crossway ,2017)的作者。他和他的妻子Maghan 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育有三个孩子。他们在第三大道浸信会聚会,马太是这间教会的长老。
Sam Allberry(山姆·奥伯利)是福音联盟的编辑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讲员。他在英国的梅登黑德牧养教会,同时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同性恋
2017
同性婚姻
圣公会
RZ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