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黑夜中的信靠
2019-09-18
| Sara Wallace

有一位女士,她让我对做母亲这件事充满恐惧,我现在还记得那一幕。

那时,丈夫和我在参加一个查经,查经组中有一个家庭有四位年幼的孩子。每次来参加查经时,孩子父母的眼睛都困得几乎睁不开。这位妈妈眼神茫然地望着课程带领者,每次都抱怨她不得不东奔西跑追着孩子。

我当时还不能理解那种程度的精疲力竭,但没过多久就领会到了。我生了五个孩子,五次踏上不眠之路。我自己也变成那位衣着邋遢、 眼神恍惚的姊妹,她曾把教会里的年轻女性吓得不想要孩子。

现在回想那段时光,笑看那时的愚蠢,我从当中走出来了,活下来了。我告诉孩子们,“当时养育你们的我疲惫至极,把手机放冰箱里,忘记了‘耶稣爱我’该怎么拼写,把橄榄油错弄成奶油倒进咖啡,跑遍整个屋子找孩子却发现他在我怀里吃奶,开着空无一物的烘干机,哪怕怀里没有孩子的时候我也一看到火车就跟着‘呜呜’。”

我现在能一笑而过,而当时身陷其中笑容全无。那不眠的季节曾经是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光之一。

面对我们有限的体力

第一个孩子满月时,我陷入了严重的失眠循环。产后荷尔蒙失控,焦虑无孔不入,都让我无法入睡。晚上我把孩子放下,躺在自己床上凝视时钟。我知道在孩子醒来吃奶前,至多有几个小时可以睡觉。而随着时间流逝,第二天的力量眼见枯竭,什么也没留下。

然而,我能做什么呢?我完全地无助。有时候恐慌袭来,我必须起来踱步以放缓我的心跳速度。

我祈求上帝让我入睡。“难道你不知道我需要睡眠吗?” 我恳求道,“如果不能睡觉,我如何做你呼召我的事呢?” 我困惑了,成为母亲已够艰难,要是还睡不着,那该如何担当呢?

我们的确需要睡眠。睡眠是来自上帝的礼物。上帝并不轻看我们的身体需要。他创造我们有这些需求,且乐意满足它们。然而,在满足我们众多需求的恩典中,这一项已变成了我的偶像。我的心在告诉上帝,“除非我睡着了,否则我不能相信你在乎我”。我的盼望在于“礼物”,而不是“给予者”。

上帝撬动我的双手,让我松手放开危险的自我倚靠。真不知靠着我自己的结局如何,我不敢想象,也不想知道。然而,上帝没有给我选择。失眠迫使我面对彻底的无能为力。我找到的不是绝望的黑洞,而是上帝的恩典。

每日的怜悯

在无眠的夜晚和接下来饱受折磨的白天,我看见上帝的怜悯。许多日子里,除了上帝的怜悯以外,别无其他。我都几乎不太记得冰箱在哪里时,朋友和家庭纷纷送来食物,这是上帝的怜悯;能在完全未经计划的时间打个盹,这是上帝的怜悯;在可以提神的咖啡中看到他的怜悯;当我心情一落千丈时,心中隐藏多年的经文突然活生生地托住了我,这也是上帝的怜悯。

这段无眠之夜的人生阶段是一个重要的提醒——哪些是有保障的,哪些则没有。一晚好睡眠不是我的保障,上帝并不欠我。

相比熬过一段特殊时期,这当中蕴含着更深的安慰。不管睡着还是无眠,我们此刻都有保障:我想起这事,心里就有指望。“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他的怜悯不至断绝。每早晨这都是新的;你的诚实极其广大!”(耶利米哀歌 3:21-23)

我喜爱这句经文中的“早晨”。作为一个睡眠不足的母亲,早晨是极其疲劳的。然而,正是在早晨,上帝以崭新的怜悯来迎接我们。

或许我没有感受到每个早晨是“新”的,但上帝的怜悯总是全新的。我的力量微小甚或不存在,但上帝的信实何其广大。我的双腿或不稳,而上帝的慈爱坚定。失眠一次次夺走我的全部力量,但从未摧毁我。不管我的身体、精神甚至信仰多么孱弱,上帝“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诗篇 73:26)

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屡次衰残,但上帝从未放弃我。

我们无限的上帝

诸事顺利时,我们容易信靠神。我们甚至没意识到,我们寄希望于处境而不是他,直到那些处境被试炼。不眠之夜显露出我的真实想法,“上帝能帮助我度过白天,只要我晚上能睡个好觉”。他仁慈地拿走了那些处境——睡眠,向我显明他已足够。

我们相信上帝会为他所呼召的事情来装备我们吗?当他呼召我成为母亲,并给了我“行军装备”,我并不需要也交给他一张行军装备清单。“你必须给我睡眠、体力、精力、清晰的思维和稳定的情绪,然后我才能当母亲”。然而,我应当说的是“我所需的是你”。

当上帝让马利亚生一个儿子,她并没有去要一个供应清单。她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 (路加福音1:38)上帝数过我们的每一根头发,也数点星宿的数目,一一称它的名(参诗篇147:4,马太福音10:30)同一位上帝已计量我们每晚所需的睡眠量,直到最后一秒,并且在每一时刻都倾注并展现他的怜悯。

【编者注: 本文摘录自作者所著Created to Care: God’s Truth for Anxious Moms (P&R, 2019) 一书。】


译:Tianhua Li;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rusting God in the Sleepless Nights of Motherhood

Sara Wallace(莎拉·华莱士)毕业于马斯特斯学院(The Master’s College),在那里她认识了她的丈夫Dave。 他们带着五个儿子住在爱达荷州。 萨拉一直投身于在家教育与写作关于恩典对做妈妈的日常影响。
标签
安息
应许
偶像
为人父母
优先次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