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事实”和轻信的怀疑主义基督徒
2019-10-18
| Trevin Wax

这事发生在几年前埃博拉病毒危机爆发的时候。我在追踪新闻报道,同时为宣教士们祷告,希望出现一个解决办法能够终止非洲的瘟疫。

我对局势的处置不当感到沮丧,同时也担心病毒可能在美国爆发,因此在推特上发表了一条针对某州长的尖锐批评,这位州长当时认为百姓的恐慌是不明智的,因为埃博拉病毒没有那么容易在人群中传播。

我的一位朋友耶利米·怀特波尔则认为我这样做是在推特上散布假消息。他告诉我,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途径只有几种,那位州长的说法完全符合事实,而且人们急需这样的声明。

我不打算跟耶利米争论。他妈妈是南希·怀特波尔(Nancy Writebol),是跟肯特·布兰特利(Kent Brantly)一起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并痊愈的宣教士之一。我想他知道自己所言非虚,我的确在散布假消息。我被抓到了!

假消息与主流媒体

本周末(本文写于2017年1月23日,编注),特朗普总统的一位顾问声称白宫发言人给出的参加就职典礼的人数是“另类事实”。对这件事的真假之辩在网上进行得如火如荼,自我任命的“事实调查员”们努力想要修正数字,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则认为这是“废媒体”在推销它们自己想要说的版本。

这一事件的爆发只是一系列事件中最近的一次,在这些事件中真相、事实和谎言交互混杂。去年底,人们讨论的热点是“假消息”通过虚假网站、荒唐的电子邮件转发链、以及社交媒体在网上传播泛滥。主流媒体对“事实调查”的荒诞无稽感到惊讶,而牛津词典选择了“后真相”(post-truth)作为2018年的年度词。

但是很多基督徒认为“后真相”这个词出现得太晚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大学里谈论后现代哲学、有偏见的媒体报道和“后真相”的趋势。但只到现在,在2016大选中右翼人士大肆贩卖后真相新闻故事之后,大家似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

基督徒对主流媒体持怀疑态度是事出有因的。

例如,莫莉·海明威(Mollie Hemingway)曾花大功夫记录了新闻记者在报道堕胎问题时如何与堕胎产业相互勾结。马文·奥莱斯基(Marvin Olasky)则指出在关于堕胎的争论中,虚假数字(“另类事实”)是如何被用来支持堕胎合法化的政策的:

盘尼西林的出现降低了与堕胎相关的孕产妇死亡数,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每年5000人降为1967年的大约300人(官方数字为160人)。然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拥护堕胎的领袖,如伯纳德·内桑森(Dr. Bernard Nathanson)给出“每年5000至10000人死亡”作为当时的数据,而一些主要的报纸则使用这个数据推动堕胎合法化以阻止“陋巷堕胎”(back-alley abortions,暨由于禁止堕胎而致使寻求堕胎的人不得不到地下黑诊所去堕胎,从而导致高死亡率。——译注)。 内桑森在接受基督并反对堕胎之后,说,“我知道这些数据是完全虚假的,但它们‘有用’。”

《纽约时报》的叙事

《纽约时报》在其记者的报道内容和报道选材两方面都表现出自由主义偏见。最近,迈克尔·谢普利(Michael Cieply)在为纽约时报工作了十二年之后离职,他解释了《纽约时报》与《洛杉矶时报》不同的氛围:

“总的来说,有才干的记者争相让自己的报道符合内部所谓的‘叙事’。我们偶尔会被要求在一年中的各样报道中,事先描绘一个叙事,跟编辑谈妥计划,然后去创造符合预定计划的报道……更令我震惊的是,编辑们在描述时报每天召开的首页例会时,至少两次说道,‘我们在那个房间里替国家确定议程。’”

说到主流媒体的偏见,保守的基督徒有权保持怀疑。但是,如果我们不相信任何主流网站上的任何事实或数据,那我们就不免怀疑过头了。而且如果我们轻易地相信其他来源的报道,包括新任政府,那我们就过于轻信了。

轻信的怀疑主义者

如今太多的基督徒都是“轻信的怀疑主义者”:怀疑大型媒体,轻信其他网站,或轻信政治方面的新闻评论员,当然这些评论员的意见符合他们已有的信念或世界观。

如果我们同样散布错误信息,仅仅因为这条错误信息有用或对自己喜欢的党派有利,那么指责堕胎行业维护关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堕胎死亡人数的虚假但“有用”的数据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去年“美国生活”(This American Life)节目的某一期里,主持人依拉·格拉斯(Ira Glass)对话他的伦尼叔叔(Uncle Lenny),这位叔叔相信奥巴马总统一心借助非法移民和故意出台的灾难性政策搞垮美国。其中的错误信息频频发生:

  • 奥巴马比世上任何一位总统打高尔夫球的次数都多。(错误:艾森豪威尔打球的次数是奥巴马的三倍,伍德罗·威尔逊是奥巴马的四倍。)
  • 奥巴马声称曾在《哈佛法律评论》工作,但从未给评论写过一篇文章。(错误:他写过。)
  • 奥巴马希望消除加拿大和墨西哥边境,因此他无视所有的遣返法律。(错误:奥巴马遣返了250万人,超过任何一位总统。)

依拉的叔叔拒绝相信奥巴马遣返了这么多人,他认为那一定是假的。他说出这话之后,依拉恼怒地说道,“事实拼不过这个右翼的虚构故事。”

现在,“美国生活”是NPR上一档倾向自由派的广播节目。我期望依拉·格拉斯能对他深信不疑的主流媒体多一点怀疑。

不过,他指出当错误信息的来源肯定了人们已有的世界观时,人们很容易接受这些信息。事实上,左翼和右翼人士都是如此。

事实也拼不过左翼的虚构故事。有人写了整本的书,讲述宗教右翼即将建立一个神权政体,他们开展秘密集会,计划巩固势力。(相信我。我在某机场浏览了这些左翼书籍中的一本,该书对常见基督教术语的陌生,以及对保守基督徒参与政治动机的可笑揣度都令我轻笑不止。没错,这就是一个左翼虚构故事。)

不,错误信息的泛滥给保守派和自由派带来同样的影响,也给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带来同样的影响。但是,神呼召基督徒要做出更好的回应。

莎拉·普拉姆·贝利(Sarah Pulliam Bailey),为《华盛顿邮报》撰稿的一位朋友,敦促基督徒审慎考量我们的轻信和怀疑在传递什么信息:

作为一位记者,同时也是一位基督徒,我相信真相存在并且可以被查明——即便我们对真相的理解可能是不完全的,但这种不完全增强了我们努力追求真相的责任。我相信新闻业是世俗生活中追求真相的最佳实践方法之一,它使我们能够向他人揭露和解释真相。很多宗教追求新闻业范畴以外的真理,然而如果有信仰的人不再接受客观真相的真实性,这种态度就有可能危及他们自身对终极问题的追求。

放弃主流媒体网站,转向你认可的异见网站,这不是解决办法。“主流媒体”作为一个集体是有价值的,因为它呈现一系列的信息和观点,而像Breitbart这样的网站只向一个目标人群发出单一的声音。

向前行

在“这是我们的时代”(This Is Our Time)里,我在弗兰克·伦茨(Frank Luntz)的观点之上更进一步。他说,当今的新闻较少关乎信息,而更多地关乎确认。我认为是关乎确认我们已经信以为真的东西。并且,智能手机创造的“随时随地可得”文化正在定时地批发给我们新闻,告诉我们“你是对的”。

在一个充斥着“假新闻”、“另类事实”和偏见消息来源的世界里,如果我们要持守信实,那么我们就需要更加慎重对待我们分享的数据、我们读到的新闻报道,以及我们信赖的消息来源。无论是右翼还是左翼,轻信的怀疑主义都不能胜过世界。我们今天所需的是,基督徒们要在乎弄清事实真相,不管它们是否对“本党路线”有用或有益,因为我们所信的是一位传讲真理的上帝。


译:颂玫;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lternative Facts’ and Christians as Gullible Skeptics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社交媒体
新闻
偏见
事实
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