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提摩太·凯勒夫妇的访谈
关于约会、婚姻、互补主义和其他话题
2020-12-31
| Timothy Keller , Kathy Keller , Matt Smethurst

在他们的畅销书《婚姻的意义》The Meaning of Marriage: Facing the Complexities of Commitment with the Wisdom of God)出版六年之后,提摩太·凯勒与凯西·凯勒这对夫妇为我们带来了一本新书,一本给夫妻一起读的365天灵修文集。

《婚姻的意义:夫妻的每日灵修》(The Meaning of Marriage: A Couple’s Devotional ,本书没有中译本)汲取并扩展上一本书所教导的内容,包括了需要在一年时间里慢慢消化的灵修文字。提摩太与凯西已经结婚43年了,在这本书中他们提供了故事、经文和祷告建议,以增进你与神、与现在或将来配偶的关系。所以,无论你在寻求婚姻、享受婚姻或在婚姻中挣扎,都可以使用这本灵修书籍,使之每一天都给你带来帮助。

最近,我写信给提摩太夫妇,询问他们一些关于给约会中情侣的建议、互补主义之美、给幼童父母的辅导等话题。下面是我的访谈记录。

一、福音与约会有什么关系?如何从恩典的视角评估某个人是否“合适”与你共度一生呢?

提摩太:显然,“约会”这个词是一个很宽泛的说法,它的定义随着文化而不断变迁。如果你的意思是指“择偶”或“寻求婚姻”(并非所有的约会都是为着这一正确目的),那么福音在许多方面都应该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其中之一是“最好的”基督徒从根本上来说应该是“首席悔改者”,即他们能够很快看见且甘愿承认自己的过错,并寻求来自神和他人的饶恕。这种愿意悔改和获得原谅的态度也许是你当从自己和任何潜在配偶身上寻找的关键“美德”(如果能称之为美德的话)。假若你们双方都拥有这种“美德”,那么任何两个罪人身上的其他罪和矛盾都不会给你们带来瓦解性的破坏。尽管你们之间会有困难,但你们会在对彼此的爱中长进。

二、“自我中心”从创世记第3章起就存在,但表现型个人主义(expressive individualism)今天如何影响着基督徒的婚姻?

提摩太:在过去,所有的文化都认为人在自我“以外”找到真理,或从神、或是传统、或某些超然的价值观、或在家庭和社区的益处中。这意味着我们都曾经有过一些客观、外部的准则,据此来解决人们之间的纠纷。当今的文化称我们在自我“以内”找到真理,我们被告知“活出真我”,永远不要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幸福和内心的渴望。这样做,往好里说是不健康,往坏里说是逼迫人。然而,婚姻需要每天都有这样的相互牺牲。因此,婚姻和养育儿女在现今文化中都在衰退,也不足为奇了。

三、如果配偶总是很快道歉,但却没有真实的悔改(年复一年地重复相同的行为模式)时,另一方应当怎么做?

提摩太:“太快”道歉可能会让受委屈的配偶闭口不言,这会阻止他或她阐述你的行为所带来的伤害。认识到这种行为本身可以帮助你产生更真实的悔改。正如薛伯斯(Richard Sibbes)所说,“真正的悔改不是微微垂下头,而是内心持续的工作,直到罪本身远比罪的后果更让你憎恶为止。”真正的悔改会让你的心去“感受”到罪是如何令神和你的配偶忧伤,这总会带来一些改变。如果这样的改变迟迟未有,考虑去寻求牧师或辅导员的帮助。

四、什么是互补主义婚姻的美好之处?

凯西:神的所有创造都是美好的——有时错综复杂、难以掌握且被罪所影响,但仍然大有荣耀。在神所设计的婚姻里,你们双方都在某种程度上“扮演耶稣的角色”。圣经教导丈夫要效法耶稣的仆人式带领,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甚至舍命地服事和洁净他的新娘(以弗所书5章)。妻子仰望腓立比书2章所敬拜的耶稣,她在完全了解自己与丈夫平等的前提下顺服于“帮助者”的角色。

C.S. 路易斯称之为“舞蹈”(他没使用“互补主义”一词,当时我们还没开始用这个词)。他承认,为了避免罪人感到如此自然的压迫,有时候须有男女皆宜的“员工”、“选民”或“公民”。但是,有时需要穿上自己的性别天然赋予的“制服”,这就像药物虽然不是食物但却必要一样。路易斯关于性别角色荣耀的延伸思考,最佳的呈现之处是在《皮尔兰德拉星》Perelandra)中加冕的场景。

五、对那些在混乱日子里努力发展婚姻的学龄前孩子父母们,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凯西:我最近从一对有若干学龄前孩子的年轻夫妇那里学到了最佳实践。他们把每天晚上9-9:30作为“交流时间”(即便有时候是通过电话)。不去争论,也不关乎家务事,而是为了“交谈”:“你在想什么?你的感受如何?你与神相处如何?说说你的心里话。”

用他们的话说,这是一次游戏规则的改变。我们都非常渴望集中注意力。我们知道应该将注意力给予孩子,但很多时候对配偶缺乏同样的关注。

六、生活总是忙碌的,我们每周都排满了活动。你们有操练哪些每日和每周习惯,来确保在你们的婚姻中荣耀神?

凯西:许多年前,我们开始一起祷告,将其作为每晚睡前的最后一件事。即使提摩太在地球的另一端,他也会打来电话,然后我们一起祷告。我们没有固定日程或时间长度——有时是心里的重担,或赞美所领受的怜悯,或任何浮现于脑海的想法。但是,我们祷告。你们无法带着未悔改的怒气一同来到神面前。此外,我们在项目和事工中相互帮助和彼此建议,努力将我们给他人的教导应用于我们自己身上!


译:Tianhua Li;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 Tim and Kathy Keller on Dating, Marriage, Complementarianism, and Other Small Topics

Timothy Keller(提摩太·凯勒)是救赎主长老教会(位于纽约曼哈顿市)的创建者和曾经的主任牧师(已退休)、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联合创始人暨副主席。凯勒牧师著述颇丰。如欲获取他的更多资源,可浏览Gospel in Life网站,或在推特上关注他。
Kathy Keller(凯西·凯勒)是美国纽约市救赎主长老教会的通讯助理总监。 她是《耶稣,正义,和性别角色:一个为全职侍奉性别角色的案例》的作者,也与她丈夫提姆·凯勒合写了《婚姻的意义:以上帝的智慧面对承诺的复杂性》。
Matt Smethurst(马太·斯摩瑟斯特)是福音联盟的执行编辑,也是《帖撒罗尼迦前后书:12周研究》(1–2 Thessalonians: A 12-Week Study , Crossway ,2017)的作者。他和他的妻子Maghan 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育有三个孩子。他们在第三大道浸信会聚会,马太是这间教会的长老。
标签
婚姻
福音
互补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