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雷纳的“生命路”故事
2021-06-04
| Sarah Eekhoff Zylstra

2018年秋天,“生命路”基督徒资源中心(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后文均用LifeWay表示——译注)开始寻找一个新总裁(已由本·曼德雷尔[Ben Mandrell]接任——编注)。

根据该中心提供的职位描述,新总裁他(她)必须是一位属灵领袖和变革推动者,同时也要有财务和商业头脑。新总裁还应该是一个具有战略眼光、谦卑和能够鼓舞人心的、开发他人领导力的好领袖。他(她)应该有诚信和信誉、能包容,并有良好的职业道德。这个职位的候选人应该是一个好的战略家和一个好的沟通者,能够对自己负责,并拥有很好的情商。

LifeWay战略计划主任乔纳森·豪(Jonathan Howe)说:“LifeWay的总裁职位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角色。它的职责清单令人费解——你需要美南浸信会的认可、来自广义福音派的尊重,加上商业头脑和健全的神学思考。在一个人身上找到全部这些特质几乎是不可能的。”

63岁即将退休的LifeWay前任总裁汤姆·雷纳(Thom Rainer)是“这一代人中很难得的领袖”,豪这样说。

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雷纳有金融业背景,拥有美南浸信会神学院(SBTS)的道学硕士和神学博士学位,并在葛培理宣教学院(Billy Graham School of Missions and Evangelism)担任了十几年的创始院长,LifeWay当时很想聘用他,这很容易理解。

但是他直到2005年才加入LifeWay,这就很难理解了。

他回顾说:“LifeWay当时不在我的计划里,我不喜欢他们的产品。”

他不喜欢的不只是这些。在与LifeWay合作出版了六本书之后,因为对“糟糕的服务和产品”的顾虑,他放弃了B&H(LifeWay旗下的图书出版子公司),并与其竞争对手Zondervan签订了下一份四本书的协议。他也不再在LifeWay的活动中发言。

“我认为B&H管理不善,”他说。“那时他们出版了很多较弱的书。质量不高,编辑水平低,与作者的关系也很薄弱。”

当LifeWay来信请他考虑担任总裁时,他认为这是个笑话,并把它扔到一边。

但他的妻子内莉·乔(Nellie Jo)把这封信捡了起来。在截止日期前一天又拿了出来挑战他勇敢地申请。

“我保留这封信是因为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好的纪念品,”她幽默地告诉他。“我猜你不打算申请。我了解你,汤姆。你害怕的是被拒绝。”

雷纳看着她。

“把那封信给我,”他说。

从银行业到牧师

雷纳的父亲是一名银行家,他的祖父、曾祖父和曾曾祖父也都是银行家。

“我本科在阿拉巴马大学,获得了一个金融方面的学位,”雷纳说。“然后我在亚特兰大的一家大银行找到一份工作,后来又接受了另一家大银行的工作。对于一个20多岁的人来说,我在职业发展上走得比预期的更快。”

但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感觉到对基督教事工的向往。

“有一天我回到家,告诉我的妻子,‘我再也无法抗拒这个召唤了。我们需要去服事,’”雷纳说,“她说,‘我一直在等你做这个决定。’她比我早知道。”

雷纳按规定提前两周递交了辞职报告,收拾好了家,带着妻子和两个小男孩,开车前往路易维尔的美南浸信会神学院(SBTS)开始求学之路。那是1983年。

在途中,“我突然想起我没有申请,”他说。“我们在伯明翰停了下来,我填写了一份入学申请,并把它寄了出去。然后我们继续开车。”

雷纳一家在学校处理他的申请之前就到了SBTS,但雷纳找到一些办法求人让他们入住了学生宿舍。在一家银行为他提供每周30个小时的企业贷款顾问工作之前,他在李氏名菜鸡店(Lee’s Famous Recipe Chicken)做了一段时间门卫。

除此以外,他还去上课。但神学院与他预期的完全不同。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转变

“我当时很天真,以为在神学院上课前我们会手拉手祷告,”雷纳这样回忆SBTS。“其实这不可能,因为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当时被神学自由派盘踞着。一些教授不相信基督身体复活,他们中还有一些人会使用亵渎性的语言。那是一个可怕的时期,但也是一个磨炼我的时期。”

他并没有止步不前,在学校期间,他道学硕士毕业后又获得了博士学位,并牧养了两个教会。当新任校长莫勒(Al Mohler)邀请他担任葛培理宣教、传道和事工学院的创始院长时,他正在他毕业后服事的第二间教会服事。

“我在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呆了13年,”雷纳说。“我看到了圣经革命的发生。……我看到了革命的开始和结束。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LifeWay给他写信邀请他考虑的时候,雷纳还在美南浸信会神学院任职。他申请这份工作的动机时想要证明他可以得到这份工作,但随着候选人范围的缩小——从淘汰后剩下的15名候选人,到10名到5名再到3名,他开始真正想要这份工作。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神圣的愿望,或者我只是有竞争力,或者上帝在利用我的竞争力,”雷纳说。“但我的愿望越来越清晰了。”

他于2005年当选,并在2006年上任。这时,竞争带来的热度消退了。

“每天我都会想,‘哦,不,我不想做这个,’”雷纳回忆说。“我究竟在这里做什么?”

浸信会主日学委员会

1863年,美南浸信会(SBC)第一次出版了自己的儿童主日学课程,那时该机构成立不到20年。美南浸信会主日学和出版委员会(Southern Baptist Sunday School and Publication Board)在内战结束后缺乏足够的动力继续开展工作,只持续了10年。

大多数美南浸信会的成员教会认为他们可以使用美北浸信会出版的儿主资料,没必要自己做。但牧师J. M. 弗罗斯特(J. M. Frost)带着他妻子留下的5000美元遗产和巨大的决心,在1891年争取到了美南浸信会批准设立浸信会主日学委员会(Baptist Sunday School Board)。

美南浸信会与他的协议规定:他可以出版儿主课程,但没有任何浸信会有使用这些材料的义务,而且他必须自负盈亏。

在过去的127年里,浸信会主日学委员会不仅出版了主日学课程,还发行了其他书籍、录像、圣经和赞美诗。它开设了实体书店和会议中心,它在纳什维尔建造了最高的办公大楼。1998年,它改名为“生命路”(LifeWay),现在拥有五千多名员工。

但是,要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精力充沛、上升的销售额和旺盛的士气是很难的。雷纳上任时,生命路的旗舰资源——主日学和查经班的课程——正处在连续30年的衰退期当中。

其中一个原因是全国性普遍存在的问题:对宗派的忠诚度下降。但还有另一个原因是,“质量不高,”雷纳说。“我们的资源必须是最高质量的,而且不是从纯粹营销角度来看。当有人拿起我们的课程或书籍,或参加我们的活动时,我们希望他们说的第一件事是:‘哇,上帝真的通过这个得到了荣耀。’”

“坦率地说,LifeWay的许多事工领域情况并非如此。”

雷纳知道他想要更好的产品。“但你不能只是在那里自我激励说‘我们要做更好的产品。’”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知道他需要一种不同的文化。

优秀的人

“我不是吊灯上最亮的灯泡,”雷纳说,“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能做到的一件事是什么。我可以把优秀的人带到我身边。”他可能也是最聪明的灯泡之一——LifeWay前任副总裁埃里克·盖格(Eric Geiger)说:“你越在他身边,就越能意识到他是多么聪明。他是个天才。”

雷纳聘请了布拉德·瓦格纳(Brad Waggoner)——“福音派中最无名的英雄之一”——成立了一个研究部门,然后把它交给了知名的研究教会的人士埃德·斯特泽(Ed Stetzer)。雷纳说:“我们不仅想让本宗派,而且想让更大的福音派世界知道,LifeWay了解教会的挣扎。”

雷纳接下来要求瓦格纳经营B&H出版集团这一子公司,这一品牌是在LifeWay的布罗德曼出版社(Broadman Press)收购A. J. 霍尔曼圣经公司(A. J. Holman Bible Company)后创立的。几年后,瓦格纳将其移交给塞尔玛·威尔逊(Selma Wilson),自己担任了LifeWay的执行副总裁。

就在那时,所有人都确信,企业的文化正在发生变化。因为在那之前,LifeWay的行政会议上只有男性,而威尔逊是一位女性。

威尔逊在谈到雷纳时说:“他重视女性,……他重视多元性。……有人会对我说,‘告诉我你经历过的冲突。’但作为一个女性,我(在执行团队中)从未遇到过冲突。”

雷纳的每一次招人,他都在寻找三样东西——品格、能力和是否合的来。

他说:“我从来没有雇用过一个品格不好的人。”但有时我会从品格跳到是否合拍,而不太看重能力。LifeWay的工作很有趣,但也很有挑战性,可以说很辛苦。自1891年以来,我们从未接受过外部资金——我们真的是自负盈亏。

雷纳说:“(在招人这件事上)我并不总是能做得很好,”雷纳说。“一些最困难的对话发生在与我关系良好的人没有能够做下去的时候,因为他们并不是在最正确的时候出现。” 

另一个偶尔犯的用人错误是给了太多的自由。

他说:“你想要招来的人,不是用鞭子诱导他们走得更快,而是你必须拉住缰绳,说:‘吁……’。宁可给他们自由、允许他们犯错,也不要控制他们以和你一模一样。”

有些人的缰绳得拉的比其他人更紧。

“当我来到LifeWay时,他们最终要求我和我的团队提出一些新的事工倡议,” 斯特泽说。“我们想出的第一个方案损失了10万美元。”

“好吧,你现在知道这不顶用了,”雷纳告诉他。“让我们试试别的东西。”

斯特泽的下一个项目收支平衡。之后的一个项目是一个新的课程,最后发展成为了“福音项目”(The Gospel Project)。

他说:“有空间可以犯错,但这空间不是无穷无尽的。”

“当然,如果我连续失败五次,我就干不下去了,因为LifeWay是一个企业,”斯特泽说。“我曾在大型基督教组织工作过,在那里真的很难失业,人浮于事很严重。但企业就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汤姆的确会做出这些艰难的选择。”

文化变革

果然,有了合适的人选之后,LifeWay的企业文化开始发生变化。但雷纳也做出了直接影响改变的决定,以刺激这种转变。

最好和最明显的例子是着装规范。

2011年之前,LifeWay对员工的着装有明确的要求。女性不能穿短裤。高管必须穿西装打领带,虽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可以脱掉西装外套,但如果高管离开房间就必须重新穿上。只有在周五,每个人才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但至少得是商务休闲装。

“这很极端,”雷纳说。“它像是控制狂设计出来的规定。”

而这不是雷纳的风格。因此,有一天在晨会之后,他似乎是不经意地宣布了一个消息:

“顺便说一下,我真的厌倦了这种着装规范,”他说。“你们都是成年男人和女人。你们知道如何穿衣服。着装规范取消了。”

他没有想到他们的反应。威尔逊说,员工们“疯了”,他们为此鼓掌欢呼。

有人大喊:“这是否意味着可以穿牛仔裤?”

“当然,只要穿着得体。”雷纳回答。

他们给他起立鼓掌。

这似乎是一个简单的变化,一个几乎小到无法注意的变化。但“这是文化转变的一部分,”雷纳说。“这是向员工发出的一个信号:我们信任他们。”

笑声

此后,瓦格纳修改了员工手册的其余部分。

“LifeWay有一项政策,基本上是说,‘不准在走廊上闲逛聊天。’每次读到的时候通常都以笑声结束,”雷纳说。“显然,瓦格纳在重新修订政策手册时取消了这一点。”

雷纳不是一个小丑。他不善于交际,也不外向。但他总能够安静地开始搞笑。他的游戏能力会来得很快,很机智,也很有趣。他会在紧张的会议中开始唱披头士歌曲,会在你咬下一大口三明治后突然请你谢饭祷告,或者在愚人节的时候发推特说“我很高兴斯特泽家有了一对双胞胎。” 

雷纳“给整个LifeWay的企业文化都注入了笑声这一礼物,”威尔逊说,他也喜欢笑。

盖格说:“这使他更具有人味儿。” 

这样的转变其实很重要。

威尔逊说:“我在汤姆加入之前就在LifeWay了,当时组织文化相当僵化,而且等级观念很强。他打破了很多这样的墙垣,使LifeWay更容易协作,也更能带来创新。“

雷纳做的很好,人的改变带来了文化的改变,最终带来了产品的改变。

“福音项目”(The Gospel Project)

LifeWay的拳头产品是它的儿童主日学课程和小组查经材料。但近几十年来,这些材料的销售额一直在下滑。工作人员将其归咎于儿童主日学和查经小组的出席率和数量的持续下降。但雷纳并不满足于这个答案。

他的团队“认识到我们并没有真正为教会中的许多人提供尽可能好的服务,”LifeWay圣经和参考资料主管特雷文·瓦克斯(Trevin Wax)说。

雷纳说:“我们不想逼迫教会仅仅是出于对宗派的忠诚而获得(我们的课程)。我们希望教会打电话给我们说,‘我想要你们的产品。’” 

斯特泽和瓦克斯于是召集了一些人编写、编辑和协调一个雄心勃勃的新项目——一套花费三年时间、按着时间编排、以福音为中心、具有宣教性的课程。每个人——从学前班到成人——都可以使用它,而且印刷版将辅以可下载的数字资源,这包括了图片、歌曲和视频。

自开始这个项目以来,“福音项目”的内容每年都比前一年更大。

瓦克斯说:“在2012年秋季最初推出时这套课程,我们的希望是可能有4万名左右的人购买这套资源。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这将是12至15年来LifeWay看到的最大成功。”

出乎意料,第一季度就有493,000人想要订购“福音项目”课程。

“我们的印刷速度竟然赶不上订购速度,”瓦克斯说。“难以置信……自开始这个项目以来,‘福音项目’的内容每年都比前一年包含的内容更多。”

今年,大约有150万人在使用这套材料。

“福音项目”的巨大成功刺激了LifeWay “重启和重塑”他们的另外两个主要课程系列——《探索圣经》(Explore the Bible)和《生命查经》(Bible Studies for Life)。到2018年秋天,这三个系列的销售都在增长。

“这使LifeWay变得完全不一样了,”雷纳说。“人们开始关注我们,并说,‘那里正在发生一些改变。’” 

但是,即使开发再多的课程也不能解决LifeWay最大的财务困境。

来自亚马逊的挑战

“亚马逊和数字商业一直是我们最大的商业挑战,”雷纳说。他知道自己也是问题的一部分。“我是一个典型的内向者。我也不喜欢去门店购物,我更喜欢网络购物。”

因为LifeWay有自己的产品,而且大部分销售都是直接面向教会,所以它的书店比其他实体基督教书店——比如家庭基督教资源(FCR)——的定位要好一些,后者在2017年关闭了240家分店。去年夏天,LifeWay甚至在FCR原先的位置上又开了几家店。

在雷纳的领导下,LifeWay开始转向网络销售。但它仍然经营着约170家门店,而在数字世界中维持实体店的挑战将主要留给雷纳的继任者。

为了为此做好准备,雷纳一直在努力使LifeWay进入健康的财务状况。

这意味着需要重组部门和裁员。这意味着卖掉LifeWay110万平方英尺的总部,同时在北面五个街区建造一个277,000平方英尺的空间。这意味着改变政策让员工远程工作,这既放松了文化,又节省了办公空间。

这还意味着出售格洛里塔会议中心(Glorieta Conference Center),这是一个位于新墨西哥州圣菲(Sante Fe)附近的2100英亩营地。当雷纳最终拍板出售时,这个会议中心在过去25年中有24年是亏损的。

就商业决策而言,这是一个不费吹灰之力的决定。但出售这个会议中心导致雷纳面临一个极大的危机,甚至认为自己可能不得不离开LifeWay。

第二个家

20世纪40年代末,美南浸信会当时正在西部寻找一个会议中心,因为北卡罗来纳州的里杰奎斯特会议中心(Ridgecrest Conference Center)已经不敷使用了。它责成生命之路(当时的主日学委员会)负责“筹集资金、建造建筑、开发和运营”这个园区。

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52年,格洛里塔开设了几个营会项目,有来自18个州的1400名注册者参加。50多年来,数以千计的美南浸信会基督徒来到格洛里塔。一家人坐着旅行车前来游玩,孩子们来参加夏令营,教会同工来这里参加培训。对许多美南浸信会基督徒来说,格洛里塔好像是他们的第二个家,他们清楚地记得在哪里把另一个营业员吓得屁滚尿流,在哪里向女朋友求婚,在哪里把他们的生命重新献给基督。

“格洛里塔有很多感情和怀旧的价值,”瓦克斯说。

但是,随着宗派成员数量的减少,营会人数也在下降。工作人员遭到解雇,维护工作被推迟,建筑物陷入年久失修状态。当生命之路公司在2011年开始寻找买家时,他们无法将其送走。

首先,LifeWay“以1美元的价格向美南浸信会旗下的其他机构出售的其他实体出售格洛里塔,但是仍然无人问津。最后,这块地在2013年被卖给了Glorieta 2.0,这是一个由基督徒商人和露营专业人士组成的团体。

一些美南浸信会基督徒对这次出售感到愤怒,指责LifeWay没有保持格洛里塔的活力。他们提起了诉讼,声称这项出售并不有效,因为它没有得到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的批准。

“当这场诉讼的原告开始攻击我的家人时,我想过可能会离开LifeWay,”雷纳说,“然后我对自己说,‘这不值得,伙计。’而且我的家人说,‘我们没问题。不要因为我们而辞职。’”

“直到今天,我们还在为格洛里塔的事受到批评,”威尔逊说。“我近距离看到了雷纳和他的家人因为受到批评而承受着个人痛苦。”

后来,当雷纳做出出售市中心办公大楼的决定时,她知道他将再次面临反击。

“汤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问他。“我知道大多数领导人会说,‘我不可能碰这个。我已经承受了多年的痛苦。我会把这个问题留给下一位领导人。’”

但雷纳没有停下脚步,“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他告诉她。

为教会的健康而写作

雷纳编辑的第一本书是《21世纪的福音派:关键问题》(Evangelism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Critical Issues),这本书出版于25年前。从那时起,他撰写、合著或编辑了近30本书,其内容都围绕着教会的成长和健康。2013年出版的《我是一名教会成员:发现与众不同的态度》(I Am A Church Member: Discovering the Attitude that Makes a Difference)一书已售出超过一百万册。(“他与华理克并列,被看作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基督教作家之一,”瓦克斯说。)

因此,当斯特泽告诉雷纳他应该写一个博客时,雷纳说他没有时间。他也不想回复那些评论。

斯特泽告诉他,评论区是可以关闭的。

“他不停地催促,”雷纳说。“所以我开始了。”早期的一些文章真的很糟糕,但最终,“写博客成为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雷纳说,我们成了别人“每周七天都可以用的资源。”

雷纳的博客网站每年有超过1000万的页面浏览量。他的播客每年被下载超过150万次。

这些博客变成了衡量教会领袖正在挣扎或想知道的东西的关键。他说:“通过浏览量或回复、评论,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痛点在哪里或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如果我在等待我的聪明才智,有了灵感才制作内容,我就会坐在键盘前盯着一个空白屏幕。相反,现在我在倾听。

《我是一名教会成员》这本书就是这样诞生的,它来自一篇博客文章,是在午夜时分为早上7点的截稿日期而写下的。

雷纳说:“看到读者的反应后,我说:‘哦,我的天哪,现代福音派已经把作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的意义降低了很多,以至于他们对这个很渴望。”

雷纳还建立了“教会问答”这个团队,这团队是从这些博客文章和播客中成长起来的。他说:“有这么多牧师问我问题,我无法一一解答。所以我说,‘让我们创建一个24/7的论坛,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你都可以随时得到问题的回答。……我永远不想告诉一个牧师我们不能帮助他。’”

方向正确,改革路漫漫

“尤金·毕德生说过,要‘在同一方向上长久顺服,’”斯特泽说。“对雷纳来说,他所做的就是在同一方向上的长期改变。一次一次地做出改变,有点坚持,并使公司保持一致。”

这样的确发挥了作用。

“如果你了解10年前的LifeWay和现在的LifeWay,你会说两者已经大不相同了。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积极的改变,”斯特泽说。“汤姆只是想帮助教会,这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好精神。” 

雷纳想要做成的帮助还没有结束。他的信仰英雄之一是迦勒,这位以色列特工在40岁时冲进了应许之地,在85岁时还能更加热切(约14:6-12)。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还有能力为上帝服务,我就会向前看,”雷纳说。“有的人会为自己有所保留,但我不会。我知道我将来会以不同的方式做一些事情。但我不打算沉浸在那个世界里。我在向前看。“

雷纳的退休计划看起来像两份全职工作。“我要做三个播客,每周七天写博客文章,并继续做“教会问答”这个专栏。”

那么他将来写的任何书呢?他说自己要在LifeWay出版。

“它现在是一个A级出版商,”他说。“我现在喜欢和他们一起合作出书。”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om Rainer's LifeWay Legacy.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见证
职业
美南浸信会
生命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