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新兴性伦理的五个观念
2019-03-19
| Alastair Roberts

社会学家马克·瑞纳若斯(Mark Regnerus)最近在威林顿学会的公众论坛(Witherington Institute’s Public Discourse)上发表的一篇评论提到,一些基督教界对同性婚姻的支持,与性和与关系的连带道德标准发生广泛转变有关。在他所主导的问卷调查中,人们需要回答对于七项声明的同意度,议题包括了色情作品、同居、无责任性关系、维系婚姻的责任、婚外性行为、多重性伴侣关系、以及堕胎。结果显示:坚持传统基督信仰的性道德立场的与支持同性婚姻的这两个人群之间有了明显的分裂。

看到这种调查资料,身为保守基督徒的我们往往会做出两种相关的诠释或解释(有时候我们二选一,也有的时候我们两者都用),一种是“道德沦丧论”,第二种是“道德滑坡论”。而我认为这两种看法都把事情过度简单化了,掩盖了实情。

“道德沦丧论”认为那些摒弃正统基督信仰性道德立场的人,其实是想要摆脱一切外来的约束和道德规范,只受自己罪性的支配;在他们的宇宙里,道德之星已声销迹匿,在漆黑幽暗中任由个人肆无忌惮的意愿做导航,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这些人广泛的支持堕胎和同居,有什么好意外的呢?

而“道德滑坡论”则认为:因着与生俱来的误谬倾向,在某一区块拒绝圣经真理,假以时日,必然多方面的拒绝真理。采用这个说法的人认为支持同性婚姻终究导致多妻制、乱伦、恋童癖、和人兽性交;圣经的道德标准虽然尚未被完全摒弃,但它被逐渐腐蚀是必然的。那些主张“道德滑坡论”的人所提出来的证据经常是经验性的,说明那些跨出危险第一步的人,必定会逐步放弃基督信仰真理。

真实的成分

这两种说法都有事实的成分。在许多我们正目睹的道德标准转换上,个人意志占了上风、拒绝各种更高的权威,或加以扭曲以迁就自己的喜好,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我们也见到道德承诺退化的现象与日俱增,看见牵一发足以动全身、至终导致道德结构的全面瓦解。

但它们也都有问题。大多数弃绝正统基督教道德标准的人,并非有意造成道德混乱,说他们道德彻底沦丧则有欠公正。主张道德滑坡的人认为拒绝了道德立场甲就必拒绝道德立场乙,但通常只是未经证实的假设。相对而言,不会有太多证据显示支持同性婚姻就会进而支持人兽性交,或恋童癖之类的事;反而是对某类罪行的反对——特别是强迫性的虐待之类——会更加强烈。

我们可以保有这两种说法里的真实成分,并且好好巩固,只要我们意识到目前看到的道德迁移现象并非完全排斥道德,而是转换到另一个扎根在自由主义的哲学传统上的新道德系统。这个新道德系统缺乏严谨的一致性,它的根本原则对我们的道德观会带来很大的发酵作用;但它并非主张无道德,而是打压基督信仰的性与关系的伦理。对这种道德系统而言,基督信仰的道德标准不仅只是错误的,它更是不道德的。

除非我们根据这新道德系统本身的主张來了解它,我们的回应不会有功效。

五个核心观念

以下是这种新兴性伦理体系的几个核心观念:

第一,性行为不具任何本质上的意义与目的,与我们必须尊重、不能违反、更深层的自然法则无关。它的意义只不过是社会与当事人所建构的。男女之间的性关系无需与“成为一体”(并它所涉及的一切)这一创造意义混为一谈。“不具意义”的性关系的的确确是有可能的。

第二,我们的性别乃根据主观感受,与我们的自我认知不可分。即便需要透过变性外科手术,只要对他人不造成伤害,我们有义务关切自己,认清并表达我们所渴望的性别。身为社会成员,我们也有义务确保我们邻舍的性别认知得到肯定与支持。基督徒所坚持的两项立场——反对婚外性关系、终生持守婚约(即便性关系不圆满)——与这一性道德观点是对立的。

第三,性的主体是自主、又有主权的个人,因此性关系是为了相互受益所做的安排。恰当关系的先决条件是:就主体而言双方是平等的,他们之间没有丝毫不平权。对那些已经接受这个原则的人,传统的婚姻模式使人不安。传统的婚姻模式通常公认丈夫与妻子之间有某种程度的不平等权(例如:身体、经济、和社交上),借由男性的权力来爱和承担责任,并非把男性与女性视为自主的个体,各有面对面的平等谈判筹码;也限制了各人或两人做性别上的选择,即便违反了私下的欲望,仍被要求终身持守;这些限制有许多来自孩子,而孩子的存在根本上搅乱了自由主义对个人与社会关系的概念。

第四,两厢情愿是性关系的口号。性关系只基于双方同意,几乎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可以被提出来反对。列举一例,提倡传统的基督教性伦理就是在与两厢情愿的同性关系做对,侵犯了这个新兴性伦理所主张的原则,也严重威胁了他人的性别主体权利和身份认同。

第五,除非为了避免伤害,性关系应该不受社会监管、约束、没有标准上的限制、不被指责。两人的婚姻可以得到公开的承认和肯定,但结不结婚是两人的自由选择,不应该期望他们结婚。但是,基督教信仰向来只认可特定的性关系,谴责其他的,把婚姻当作是公开与公众的关切,从而与这原则冲突。

诉诸本能

我们务必要意识到,社会上大多数的人会本能的被这些道德原则吸引。这些原则源自于传统自由主义对人的定义,而且这种传统自由主义已经决然、广泛地塑造了我们的政治、经济、和我们的社会伦理。这种预设渗入社会至深,甚至入了保守的教会,使我们缺乏资源,拿不出可以用来挑战他们的原则。圣经里的权威命令:“你不可……”只不过被用来做拼死抵抗,因为我们已全然接受这入侵的原则,几乎无力反驳。然而,圣经的确提供我们另一种又强大、又结实的视野,让我们能免疫于这伪造的道德标准。

我一开始质疑了解读道德转移的典型说法——“道德沦丧论”或“道德滑坡论”。我也倡议对这新道德标准要有一个严谨的诠释,才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更具洞察力的架构。我们现在的处境是看看应该如何做到。

如果要回应“道德沦丧论”,我会说该观点所想象的,完全失控、无法无天的道德并未实现,我们已经看到的是取代基督信仰的另类模式。然而我们也确实看到个人的意志被高举,反对自然法则、神的标准、及社会标准,带来的是个人的自我实现成为更重要的目的。要回应“道德滑坡论”,我则要指出这一观点基本上缺乏充分的理由解释为什么排斥传统基督信仰对同性关系的立场,就必定进一步的只拒绝某些特定立场。当我们意识到造成转变的,是这些新兴伦理标准背后的观念被渐渐付诸实现,就能更清楚它的逻辑以及有哪些立场是受到威胁的;例如,这种新兴道德观念会大大反对恋童癖,因为它牵扯到伤害、严重的不平权、和没有知情同意的空间;相反的,这些观念却不会拒绝两厢情愿的多重伴侣关系。

对这一新兴伦理观念做更确实的了解,我们才能装备自己做更好的解读并且预测它的发展趋向。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Five Principles of the New Sexual Morality

Alastair Roberts(亚历斯特·罗博茲)博士毕业于英国杜伦大学,目前服事于福音联盟的神学期刊(Theopolis)及另外两个机构,也参与播客。
标签
同性恋
伦理
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