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信仰 vs. 耶稣的福音
2021-03-02
| D. A. Carson , Douglas Sweeney , Harold A. Netland

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关系问题一直是媒体和整个社会关注的热点。基督徒和穆斯林是否崇拜同一位神?这问题在美国特别会引发基督徒之间的争论。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往往截然不同,有人会斩钉截铁地说“是”,其他人则会毫不犹豫地说“否”。然而这个含混不清的问题中其实混杂了多个不同的问题,这样的讨论对人毫无助益。因此,与其试图直接回答基督徒和穆斯林是否崇拜同一位神,不如思考穆斯林和基督徒在信仰上的异同,留意其中的相同点和差异处,这样可能会更有帮助。

基督徒和穆斯林在信仰上有明显的相似之处。例如,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是一神教,认为宇宙是神创造的,神赐给人类特别的启示,并且相信将来会有末日审判。

但两者之间也有根本性差异,这些差异带我们审视基督教福音的核心以及新约圣经中关于耶稣基督的教导。以下将简明扼要地介绍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信仰中的一些特点,着重说明基督教福音与伊斯兰教传统观点的不同之处。请不要把着眼差异看成是企图消弥这两个宗教之间重要的相似性,但既然差异点触及福音的核心,因此,赞赏相同之处时需谨记两者间的差异。

伊斯兰教的起源

伊斯兰教发源于今天的沙特阿拉伯,它的出现大约在公元七世纪时。根据伊斯兰传统,真主通过天使加百列在大约20年的时间里向穆罕默德(公元570?-632年)启示了他的旨意。这些启示在穆罕默德死后被编撰成《古兰经》——被穆斯林视为真主之言。据说《古兰经》是真主的最终启示,也是诸多先知启示的巅峰——包括此前的犹太教和基督教先知。穆罕默德被称为最后一位也是最伟大的先知。

穆罕默德起初在麦加遭遇迫害,于是搬到麦地那,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以宗教为中心的社区,该社区后来成为穆斯林社区的典范。他们很快就征服了周边地区,在先知死后的一个世纪里,穆斯林不仅遍布阿拉伯半岛,还扩张到了法国南部、西班牙、北非、中亚,甚至中国西部。如今,伊斯兰教已成为一个全球性宗教,全世界约有17亿穆斯林,与之相比基督徒约有24亿。大多数穆斯林居住在亚洲和非洲,世界上50%以上的穆斯林居住在印度尼西亚、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尼日利亚、伊朗,土耳其和埃及。

伊斯兰教内部主要划分为什叶派和逊尼派。两者虽然在教义上有差异,但分歧主要来源于早期选立穆罕默德合法继承人的暴力争斗。今天大约85%的穆斯林是逊尼派,大约15%是什叶派。事实上,不同的派别在如何定义在21世纪作穆斯林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上都有挣扎,因此伊斯兰教面临着严重的内部张力。除了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紧张关系之外,传统主义者(拒绝接受现代化)和进步主义者(坚持伊斯兰教与现代民主社会完全兼容)之间以及不同族裔群体之间也存在分歧。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激进的伊斯兰运动通过全球范围内的恐怖主义来推动其主张。

全体穆斯林统一的信仰是:相信一位真主,相信古兰经是真主的启示,相信穆罕默德是真主最后的先知。他们统一的实践是“五功”:(1)清真言,或信仰宣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2)每日五次礼拜;(三)天课(施舍);(4)斋戒;以及,力所能及的情况下(5)到麦加朝圣。

伊斯兰教与爱

穆斯林和基督徒都确信只有一位神,他是万物(除了神自己)的创造者。尽管穆斯林和基督徒在某种程度上对神的某些属性有一致的看法,但他们在神的本质以及神对人类的期待和目的上又有着根本性分歧。

例如,穆斯林认为真主是至高无上的,怜悯的,有慈悲的,但他们通常所认为真主的慈爱有别于圣经所说的上帝之爱。圣经宣称上帝是爱(约壹4:8、16),因为神爱这个世界,所以差遣了祂的儿子为世人成为代赎(约壹3:16,4:10)。因此,圣经吩咐基督徒要全心爱神,爱邻舍(太22:34-40),甚至爱仇敌(太5:43-47)。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古兰经从没把真主和爱关联起来,也从没命令我们爱真主。许多穆斯林坚定地认为说真主是爱有损于他的主权,并将他人性化,从而扭曲了他的超越性。基督徒则坚持认为,虽然上帝超越并至高无上,但祂也是人格化的和慈爱的。

伊斯兰教和正典

基督徒和穆斯林都相信神赐给了人类特别启示,但是他们对该启示的性质有不同的认识。穆斯林相信上帝过去向众先知——包括希伯来先知和耶稣——启示了他的旨意,但是基督教圣经的旧约和新约已经被篡改了,因此失去了权威性。《古兰经》才是确实的最终启示。穆斯林坚持认为穆罕默德不是古兰经的作者;他只是被动地接受了真主的启示。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基督徒则认为上帝在新旧约中逐渐启示自己。基督徒相信圣经中的书卷既是上帝的作品同时也是人类作者的作品。上帝超自然地预定使得所写出的话语既是上帝的旨意,与此同时人类作者的差异带来的特征也被囊括其中。因此,尽管圣经本身确实是上帝启示的话语,然而它却通过人类作者传递。基督徒相信,旧约和新约是上帝完整的特别启示,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著作可以被添加为正典。新约的最后一部著作是在第一世纪末完成的,比穆罕默德所谓受到启示的时间早了五个多世纪。根本没有任何历史性或文本性证据同意伊斯兰教所说的“基督教圣经是遭到了篡改的上帝启示”这样一种观点,更不用说他们所认为的“篡改之前的圣经与古兰经一致”了。

伊斯兰教与基督的生命

整本新约都表明上帝自我启示的巅峰是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约1:118; 来1:13)。在这一点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福音之间的差异变得最为明显。伊斯兰教一向否认道成肉身和三位一体的教义。这并不是一个细小的分歧,因为圣经中关于耶稣基督神性的教导处于福音信息的中心。

耶稣在古兰经中的确被赋予了突出的地位。他被称为玛利亚的儿子、弥赛亚、上帝的使者、先知、仆人、道和神的灵。《古兰经》中提到耶稣时总是带着崇敬之情。《古兰经》3:45-48和19:18-22指出他由童女所孕,但是《古兰经》省略了耶稣的教导并且拒绝了关于耶稣神性的教义。例如,《古兰经》中耶稣曾明确否认他与真主同等(5:109-119)。尤其令穆斯林反感的是“神的儿子”这个称号。毫无疑问,穆罕默德明白这个称号的意思是“儿子”是从父亲那里生出来的,他对此深恶痛绝(23:90-93;比照112)。《古兰经》中有许多对基督教中三位一体教义的谴责(比照4:171;9:30-31)。其实,古兰经似乎假定基督徒相信的三位一体是由圣父,圣母玛利亚和他们的孩子耶稣组成。当然,这既非圣经的教导,也不符合传统教义。

伊斯兰教与基督的死亡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随后荣耀地复活是基督教信息的核心。福音就是好消息,就是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祂是神的儿子,是救主和主,借着他的生,死,复活,我们可以从罪中得到赦免和救赎,借着圣灵内住的能力得着新生命并与神和好。没有十字架就没有福音,因为借着耶稣替罪人赎罪,罪人称义、与神和好才有可能。

然而,可能会令基督徒感到惊讶的是:多数穆斯林都否认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根据古兰经4:155-159,许多人认为虽然犹太领袖试图杀死耶稣,但他们并没有杀死他,也没有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只是他们以为自己这样做了。穆斯林无法想象真主会允许耶稣,真主的受膏先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正如Kenneth Cragg所指出的,这一事件是基督教的源头和核心,却被穆斯林认为是没有历史根基和不可思议的(《耶稣与穆斯林》,166页)。伊斯兰教不需要基督的代赎,因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36:54;53:38;82:19)。罪不是人性的完全堕落,而是人性中的弱点,缺陷或瑕疵(参4:28;30:54;7:1925)。

在多元化的世界里吸引人作门徒

西方基督徒所处的世界在许多层面上变得越来越紧密地相互关联。美国社会自身正变得日益多元化。种族、文化、伦理和宗教问题上的分歧和张力往往导致不同群体间的进一步两极分化。在美国社会中基督徒应该如何回应穆斯林以及其他宗教的信徒?我们已经阐述了明白穆斯林和基督徒在信仰和习俗方面异同的重要性。这些差别是真实且重大的。然而,基督徒不但要认识到我们之间的不同之处,还应该认识到在一起寻求共同的福祉这一过程中与穆斯林建立健康关系的重要性。

首先,作为耶稣的门徒,基督徒要成为好公民(太22:15-22; 罗13:1-7; 彼前2:13-17)。美国大约有330万穆斯林(相比而言,犹太人有570万,印度教徒有210万)。穆斯林在美国军队中服役;在地方、州和联邦政府任职;并活跃于整个商业领域,医疗领域和教育领域。美国穆斯林和其他公民一样,受到宪法的保障,享有宗教信仰和实践的自由。那么,美国基督徒应该接纳美国穆斯林作为同胞,并且应该努力在工作,学校和社区中与穆斯林建立关系。穆斯林和基督徒在很多地方休戚相关,他们应该为共同利益而一起努力。

其次,耶稣的门徒要爱邻舍(太22:34-40),这就包括了穆斯林。爱他人包括寻求他人的福祉和推进他们的利益。我们要以推己及人的方式待人,包括对待穆斯林(太7:12)。

最后,基督徒要使万民成为耶稣的门徒(太28:18-20),这也包括了穆斯林。为了对主耶稣忠心,基督徒必须与穆斯林邻居分享福音,澄清误解,敦促他们接受上帝的儿子耶稣为主和救主。

考虑到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长达几个世纪的相互猜疑和误解以及当前的张力,要以一种讨人喜悦同时又负责任的方式吸引人作门徒并不容易。但这是美国基督徒未来的挑战:合宜地接纳和欢迎穆斯林为邻舍,同时也鼓励他们成为耶稣这位君王的门徒。爱邻舍是基督徒的义务和特权,即便基督徒并不认同印度教徒或穆斯林对上帝的认识,也不认同佛教徒或否认上帝真实性的无神论者,仍要爱邻舍。认知上的分歧是真实且深刻的。但是,爱邻舍的责任则来自于每个人都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这一事实,也来自主耶稣的命令和祂的榜样。

进一步阅读:


译:Jenny ;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Message of Islam vs. The Gospel of Jesus.

D. A. Carson(卡森 )是三一福音神学院(位于伊利诺伊州迪尔菲尔德镇)的新约研究教授,也是福音联盟(TGC)的联合创始人、福音联盟的主席,著有多本书;和妻子乔伊有两个孩子。
Douglas Sweeney(道格拉斯·斯文尼)是阿拉巴马州比森神学院的教务长,博士毕业于三一福音神学院。
Harold A. Netland(哈罗德·奈特兰德)是三一福音神学院宗教与跨文化研究教授,博士毕业于克莱蒙特研究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 。
标签
福音
护教
伊斯兰
穆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