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倍增喜乐
2021-03-10
| D. Michael Lindsay

“迈克尔,我们想做件大事。”

那是2016年的夏天,当我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我正开车赶往赴约的路上。打电话的是哥顿大学(Gordon College)一位非经常性捐赠者,哥顿大学是一所位于波士顿北岸的基督教大学,我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我们原来因着他可能对哥顿大学有所捐赠而通过几次电话。但经过这次通话后,他和他的妻子最终捐赠了七千五百五十万美金作为哥顿大学的奖学金和学术研究项目费用,这是有史以来对福音派大学最慷慨的捐赠。

这项捐赠对我们学校和我都有变革性的影响。这次经历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上帝的慷慨,并且当我们慷慨回应时,上帝的供应大大地激发了我们的信心。

计划不到的慷慨惊喜

我自认为是一位喜欢制订必胜策略,然后带领团队努力完成的领导者,但在这次史无前例的捐赠上,我没有任何功劳可夸。

我和妻子的确有拜访过这对夫妇,我也时不时写长长的信给他们,获得如此金额的捐赠也是同事和理事们长期追求的愿景。换句话说,为了获得这份捐赠我们也是付上心力的。但是在跟这个家庭的接触中,我们没有做任何我觉得会赢得这么一大笔捐赠的必要举动。这是一份真正的礼物,是我开始为之祷告时从未预料到的,是上帝丰盛的恩典。

四年前,在得知另一所学校获得了一笔大的捐赠,并且这笔捐赠成为它重生的支撑时,我开始祈求神同样赐给我们学校一笔带来转变的捐赠。我希望哥顿也能像那所学校一样。在看到我们那么多学生在努力学习、知道我们学校有数不尽的需求和艰难之后,我祷告祈求上帝把祂所拥有的无限资源分赐给我们一些。

上帝没有以我期待的方式和时间回应我的祷告。有时,我会遇到一些人,并向他们提出捐赠的请求,同时心里也在思想他们是不是我祷告中带来转变的捐赠者。哎,事实一次又一次的显明,他们并不是。但后来,在我最没有预期的时候,我接到了这通改变我们生活的电话。

我相信捐赠者本人也会说这出乎他们的意料。因为他们捐赠的最初设想跟设立学生奖学金和创办全球荣誉学院(Global Honors Institute)这个最终关注点完全不同,他们后来也有考虑提供小额的种子基金,但从未想过会进行全部金额的捐赠,至少在他们有生之年不会。

但是祷告使我们通过慷慨得着自由,帮助我们看见慷慨对待他人可以使我们体会到“真正的生命”(提前6:19)。这是我收获的第二点。

慈善是行动,慷慨是朝圣

最近几年,星期二捐赠日(Giving Tuesday)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也许相对黑色星期五和网络星期一的购物狂欢而言,人们认为慈善捐赠是感恩节更好的延续。但是如果我们把给予当作某一天的行动,那么我们就错失了慷慨真正的力量。

感恩节那天,美国人会纪念天路客——那些英国清教徒们,他们为了更好地活出信仰而迁移到美洲大陆。因为上帝在一定程度上通过马萨诸塞州沿海居民的热情慷慨为他们供应食物,所以他们以盛宴来感谢上帝的供应。所有真正的慷慨都始于庆祝上帝慷慨的赐予,而这种赐予通常是透过他人完成的。 

认识到上帝的慷慨为我们开启了一段持续顺服和获得释放的旅程。就这个捐赠而言,首笔捐赠为两千五百万美金,专门用于学生奖学金。这个金额远超我们的预期。在2017年宣布时,它是哥顿以往单笔捐赠的五倍。

天路之旅很少是孤独的奋斗,它通常始于社区,也几乎总是终于社区。这点在我们收到的首笔捐赠上很好的体现出来。其他人因此觉得自己也必须作出回应。一对夫妇,他们对哥顿的单笔捐赠从未超过五万美金,却因此受鼓励而捐赠了七位数。我们还收到一些小的捐赠,其中包括我们学生的甜蜜奉献。慷慨激发了更多的慷慨——一种分享自由和喜乐而产生的飞轮效应。

甚至连最初的捐赠者也受到了鼓励。当这个家庭看到他们的捐赠产生的影响时,他们觉得上帝呼召他们奉献更多。他们真心遵照上帝的话语而行:“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1)

今年早些时候,另一位匿名捐赠者向我们的捐赠基金捐了一大笔钱,当时我们正在经历痛苦的人员裁减。我想这是我不得不学习的另一个功课。那就是即使在众人无比的慷慨中,我们仍然经历学费收入的下降和需要提供更多奖学金来维持入学率。

有时,我们认为“转变型”的捐赠会消除我们的挑战。事实并非如此。相反,它邀请我们继续天路之旅,包括做出艰难的选择。它帮助我们省察以确保我们是朝着问题前进,而不是逃离问题。最终,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慷慨的飞轮还在持续运转的部分原因。

蒙福关乎我们自己,慷慨却关乎祝福他人

Ins上的标签“#蒙福”(#blessed)关注的是我们自己得益处,但是“祝福”在圣经中却直接指向上帝的旨意,就是把我们生命中的祝福倾倒而出,成就他人的益处。

我们立马把这些捐赠用在哥顿的需求上。我们得到的资源已经资助了几批全球荣誉奖学金获得者,帮助塑造这些敬虔、优秀年轻人的未来。其中有撒拉·凯瑟琳·哈提恩斯(Sarah-Catherine Hartiens),她正在学习国际关系,预备自己服侍西非的穷苦人,这可能会是她一生的呼召。今年暑假,她将通过大一认识的联系人开始在加纳的实习。她就是捐赠者们想要资助的新兴领导者。通过资助撒拉·凯瑟琳·哈提恩斯,捐赠者们也就资助了福音事工,资助了撒拉在未来几十年里将会接触到的成千上万的生命。

看到这个敬虔基督徒家庭捐赠个人财产很大一部分的决定怎样对学生们产生变革性影响,以及学生们如何反过来透过服侍和带领事工机构,使捐赠的果效倍增,这个近距离观察的经历对我来说是莫大的祝福。这种慷慨的倍增也的的确确配得上“#蒙福”这个标签。

过去几年中与这对美好夫妻的接触也有高低起伏。但当我们最终在8月份对他们捐赠的重要性和用途达成一致时,我知道是时候跟全世界分享这个好消息了。

我们盼望,也如此祷告:当我们越来越慷慨的时候,他人的信心因此得到增添,教会中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经历哥林多后书9章11节的经文,就像过去几年我们在哥顿经历到的那样,“叫你们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舍,就藉着我们使感谢归于神。”(林后9:11)


译:Kari Gao;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Multiplying Joy of (Shocking) Generosity

D. Michael LindsayD.麦克林赛(博士)是《在权力殿中的信仰:福音派如何加入美国精英阶层》Faith in the Halls of Power: How Evangelicals Joined the American Elite和《从高层观看:内部解析掌权人士如何看待和塑造世界》View From the Top: An Inside Look at How People in Power See and Shape the World 的作者,也是马萨诸塞州文南市哥顿学院(Gordon College)的校长。
标签
慷慨,奉献,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