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的窘境
2019-07-11
| Ronnie Martin

对于那些真正相信神话语的人而言,神的话为他们提供了一座实践真理的宝库。当保罗谈到“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的时候,他实际上是给我们两个相当简单的选项:效法(这个世界)或是(心意)更新。如果我们每天清晨盯着镜子,仔细思考我们面前的形象,就会面临着这个选择:是顺从自己还是顺服上帝而被改变?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其实喜爱镜中那个盯着自己看的人!无论是通过自爱还是自厌——别搞错了——我们定能被那报以微笑的脸庞所鼓舞,因为“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弗 5:29)

这也是在敬拜中所遇到的两难处境,它不经意间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方面,尤其是当我们周天早晨特意聚在一起来共同敬拜主基督的时候。虽然我们知道主日的敬拜是既定的(是我们理所应当做的),但敬拜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了吗? 

主日早晨的短剧

我小的时候,在家里每个周日的清晨我是这样度过的。

妈妈会早早地叫醒我们,并且强调我们的周末其实只有一天这个令人痛苦的现实。接着要么是用剩下的热水冲了澡——然后挨骂就好像保罗所说的被鞭打“每次四十减去一下”一样,要么就是等着其他人一起冲澡并共同经历在黎明时体温过低的乐趣。爸爸周天醒来的时候就会满怀怒气,因为任何一个操持六口之家的爸爸都要忙这些事还要保证准时出门,这也会进一步加深诸如“每个爸爸都天生具有暴躁情绪障碍”一类传说的真实性。

在这个家庭聚集的闪亮时刻中,我哥哥一直都睡不醒,然后妈妈就会第15次大步走进他的房间,用湿冷的毛巾在他的脸上猛烈地擦拭,伴随着尖叫喘息和极大的愤怒——尽管每周这个事件都会发生一次。经过五到六轮的争吵后,大家才挤进车里,而当铃声一响,我的弟弟和妹妹又开始在车里来一场重量级的争吵。这幅兄弟姐妹“相亲相爱”的画面会一直持续到在教堂停车场停车,直到最后父亲说“受够了”,并像《欲望号街车》里的白兰度一样疯狂甩手大喊大叫。我们会遇到一位友善而又惊恐的停车场服务员,因为爸爸将车鲁莽的滑行过去,几乎与他擦身而过。轮胎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然后停进了一个大号停车位(毕竟崇拜已经开始了)。接着慢吞吞的跳下车,静静地凝视着前方,跺着脚步走到各自的座位上,听到敬拜带领兴奋地鼓励我们去赞美这位“伟大而值得被称颂”的神。

当然,我们过一会儿才能明白这点(神的伟大和值得称颂)。

(这样的困境)是该漠视还是去交托呢?

周日的早晨可能很难熬,我们带进教堂的那些干扰和负担们可能使我们抓狂,我们希望它会以某种形式立刻停止。作为一个敬拜带领,我喜欢不断地回到这一点:即使我们经常面临着是投身基督里的事奉还是忙于自己事情的窘境,我们也要一起在主日相聚,通过读经和唱诗歌来宣扬神的道和赞美主。我们本能的倾向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自我追寻和自我放纵的,被自己的欲望、分心和忧虑完全所吞没。我们虽然身体坐在教会的长椅上,内心却在不断波动,我们的肉体和灵魂持续争战。当约书亚要求以色列民“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侍奉的” (约书亚24:15)时,约书亚所面临的这个问题具有更大的挑战。而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同样尖锐、扣人心弦并且每时每刻和我们息息相关。

这需要一个答案。

保罗是如何描述这场野蛮而残酷的拔河呢?他说:“因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马书7:15)。我们想在星期天免去麻烦事,但是神要我们把这些事交托给祂。否认生活中紧迫的问题,只意味着这些问题会不断地再次出现,来分裂我们的心灵和思想。不是“假装无视”,是“交托”!“你要把你的重担卸给耶和华,他必抚养你”(诗篇55:22)。

上一次我们在主日到来之前祈求耶稣在我们的心里动“(引领我们)交托”的工作,是在什么时候?我们认为在任何方面上“做预备”都是一个好习惯——更何况当我们的心灵和思想处于危险之中。神永远比我们更关心我们敬拜的焦点。因此,我们可以确信,如果我们寻求帮助,将我们的忧虑卸给神,祂必预备我们的心,使我们更加专注于神。

在这周主日到来之前,让我们再思考我们所崇拜的是谁。我们是正在效法(这个世界),还是正在(心意)更新(而变化)?我们是要(靠着自己)假装无视困境还是将其交托给神?无论一周中的哪一天,我们都面临着两难的窘境,我们在服侍谁?我们是在满足自己肉体的私欲还是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我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译:袁忠雪;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Dilemma of Worship

Ronnie Martin(罗尼·马丁)是播道会“主旨教会”(Substance Church, EFCA)的创会牧师,也是《停止抱怨》(Stop Your Complaining)一书的作者。
标签
敬拜
忙碌
思考
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