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重审基督》
2019-10-10
| Dustin Messer

1981年,《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的一位记者在调查了关于耶稣死和复活的证据后从无神论归信基督。那位记者的故事被写进书里,销量高达一千四百万册。如今有一部以此为主题的电影《重审基督》(The Case for Christ )正在热映。

对那些熟悉李·史特博(Lee Strobel)的信仰之旅,及其护教学和神学作品的人来说,这部电影的内容并无特别的惊人之处——它紧紧贴合了史特博的自述。但是该片的制作品质也许会让人大为惊艳,它远超过近来一批以信仰为背景的影片。这不仅仅是因为迈克·沃格尔(Mike Vogel)和艾丽卡·克里斯藤森(Erika Christensen)的出色表演,该片更以真实的场景再现了1980年的芝加哥,精选的原声配乐和两个主题的叙事让《重审基督》成为难得一见,值得观看的电影。

远超经验

首先,信仰不应只是经验。尽管该影片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但影片的叙事却扎根于比个人与神的经历更为广大的事实之上。影片的关键不在于神是“住在我里面”的那一位,而在于耶稣外显的——祂的确从死里复活、也的确坐在父神的右手边掌权。如果神的外显性(客观性)不是真实的,那么史特博也不想在内心(主观地)接受祂。他不想要“宗教性真理”,他想要真实的真理。

着手调查之初,《芝加哥论坛报》的同事告诉他复活才是核心的基本信条。如果他可以证明复活根本没有发生过,“那整个多米诺骨牌就都倒塌了”。从那里开始,影片追随史特博的脚步,访问了一个又一个学者,以“解决”他对复活奥秘的质疑。

复活会不会是后来人的发明?他咨询一位由考古学家转变为神父的人。会不会是场闹剧?他和圣经学者喝了杯咖啡。会不会是一场集体的幻觉?他上了知名不可知论心理学家的课。耶稣会不会在被钉后活了下来?闻名于世的医生发表了高见。

在与一位既是朋友又是父亲般的无神论者进行谈话时,史特博意识到他的选择不是在有信仰没有信仰之间,而是在根基牢固的信仰和愚蠢的信仰之间。要坚持无神论信念,他就越来越多地需要暂停理性的思考;而令他惊讶的是,复活远不是他原以为的宗教性教条。复活是真实的,复活应当被看作事实。

远超理性

还不止于此,影片同样清楚地表明信仰不只是理性。史特博在影片前半段中说他只相信他能听见、看见或触摸的东西。作为一名记者,如果他要相信基督,他就需要不带感情,真材实料的证据。我对这种侦探式的信仰探索有些退避三舍。循此路径,人可以像C.S.路易斯指出的那样,轻易地把自己放在审判者和上帝的角色上:

古人把接近神看作是被告接近法官。而对现代人来说,却发生了角色互换。人成了法官:神站在了被告席上。人类是一位颇为良善的法官;如果神能有合理的理由为祂作为神却允许战争、贫困、疾病辩护的话,他已做好了聆听的准备。审讯可能在将神宣告无罪释放中收场。但重要的是人坐在了法官席上,神却在被告席上。

尽管叙事的本性会将其本身引向路易斯所描绘的现代护教法,编剧却尽可能绕过了这个坑。影片中的次要情节是关于一个男人究竟有没有向一位警官开枪的调查,这调查显明史特博只想看自己想看的。在广阔宏大的宇宙舞台中,他并非是一个中立、没有偏见的角色。

同样,我十分欣赏导演给予祷告足够重要的分量——尤其体现在李的妻子莱斯利·史特博身上。影片清楚地显示理性只能带李到某个地步为止。他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改变的视角;他需要一个更新的灵,一颗新心。

事情总是如此。如果看见了复活的弥赛亚却仍心存怀疑(太28:17),人显然需要超越朴素理性的事物,才能拥有真正的信心。

事实上,人需要超自然的干预。影片中不止一次提到以西结书11:19:“从他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史特博的信仰之旅中包含着理性,毫无置疑,但同时也包含着超验的理性。他开始用头脑检验基督的复活;最后却在这过程中拥有了一颗复活的新心。

在此情况下,我希望编剧能继续展示信仰中的主要障碍:罪(罗1:18-19)。尽管影片在许多方面质疑了史特博无神论主义背后的推理(精神病医生设想一种关于不信的“父亲伤口”的理论),却几乎没有提到在归信过程中,为罪悔改的必要。事实上,如果你想在影片中寻找对福音清晰的解释,恐怕要失望了。

尽管有这样的瑕疵,《重审基督》如实地展现了一个人非同寻常、引人入胜的信仰之旅。该片不仅从艺术和制作水准来说非常优秀,它也讲述了一段强有力的关乎信心、转变和恩典的信息。


译:EYZ;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Case for ‘The Case for Christ’

Dustin Messer(达斯汀·梅瑟)在达拉斯诸圣堂(All Saints Dallas)带领青年与大学生事工。他也在莱加西基督学校的德州分部(Legacy Christian Academy)教授神学。
标签
电影
影评
护教
好莱坞